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卜非

第811章 参场还是坟场

    d

    刘浪眼皮也急跳了两下,心中暗惊:我艹,可恶的小娘们,怎么哪里都有你啊?

    可是,刘浪脸上还是表现的很正常,也跟着笑道:“呵呵,承蒙欧阳导演抬爱,我这还没毕业呢。”

    欧阳图韦见刘浪也跟着借坡下驴,连忙说道:“刘浪啊,你太客气了,我就是看重了你的人品。等你毕业,不论如何,一定要来我们公司,我们公司的大门一直为你敞开着。”

    虽然知道欧阳图韦说这话带着客套,可刘浪心里倒还蛮高兴的。

    只是刘浪有些想不明白,怎么这个剧组的人个个都话中有话,难道他们都知道夏怜歌不正常吗?

    欧阳图韦抓着夏怜歌的手,嘿嘿一笑,冲着刘浪摆了摆手道:“小兄弟啊,我都闻到早饭的香味了,走,一起吃去。”

    刘浪连忙笑道:“不用不用,欧阳导演,您太客气了,我四处转转好了。”

    “哦,这样啊,那行吧,到时候老田带人回来后,我叫你哈。”

    也没再跟刘浪客气,欧阳图韦挎着夏怜歌,重新走回了村子。

    看着两人的背影,刘浪的眉头却是越皱越紧:这是什么情况?妈的,小烟似乎有话要跟我说,突然被夏怜歌打断,欧阳图韦有话要说,又被夏怜歌打断了。车胎还在这种时候坏了,这些东西他娘的也太巧合了吧?

    刘浪越想越不对劲,四下想寻找个村里人问问情况,结果,让刘浪感觉奇怪的是,那些古怪的村里人像是凭空消失了一般,竟然一个也不见了。

    开始时刘浪听了杜仲的话,还真以为那些村里人的确害怕外人偷他们的人参才会如此戒备,可如今连个人影都不见了,不禁让人更加怀疑了起来。

    想到这里,刘浪再也按捺不住,立刻回到剧组,找到朱涯,将他拉到一边,低声问道:“朱涯,你有什么发现没?”

    朱涯见并没有人注意自己,也低声将自己看到夏怜歌跟曹星中抱在一起的事说了。

    这么一来,两人不禁越发肯定是这俩人搞得鬼了。

    “猪牙,那曹星中到底是什么鬼东西,你究竟看出来没有?”

    朱涯摇头,一脸的迷惑:“我连阳关露都用了,这阳关露可以持续七天,如果真有问题,肯定会看出来的。”

    “你们茅山这么牛x的东西也不行?”

    朱涯瞪了刘浪一眼,冷声道:“这跟阳关露没有任何关系。”

    刘浪想反驳,又怕被人发现,只好回瞪了朱涯一眼,沉声道:“行,你的阳关露厉害。”

    说着,刘浪眼珠一转,又道:“对了,还有一件事,这个村子似乎也不正常,他娘的,我总感觉这些人全他娘的不正常,你盯着这边,我去找找看,能否真的找到所谓的人参种植地。”

    朱涯一愣,似乎不明白刘浪的意思:“你说什么?这个村子也不正常?”

    “嗯,刚才我绕了一圈,一个村里人都没看到,像是突然间都消失了一样。”

    朱涯闻言,瞳孔跟着一收缩,点头道:“行,你去看看,我盯着那俩人,如果他们敢耍什么花招再害人的话,我不会手下留情的。”

    刘浪没再跟朱涯废话。

    自从碰到这个剧组,一切都变得有些古怪,开始时刘浪还以为只有那个曹星中有问题,可后来竟然看到夏怜歌也有问题。

    本来刘浪还只是以为一切都是这俩人搞得鬼,可突然发现,每个人似乎都不正常。

    杜仲倒还好,可是小烟跟欧阳图韦呢?

    这俩人说话有些吞吞吐吐的,而且还怕被夏怜歌听到,难道他们也知道什么不成?

    内忧未解,如果再出来外患,那可是大大的不妙。

    刘浪忽然想起了照月临死前说的一句话:防人之心不可无。

    他娘的,如果根本不是人呢?

    刘浪知道这里离最近县城的距离,如果自己跟朱涯还好,用两只脚也能走得出去,可剧组这帮人想要走回去,恐怕还真得费点事。

    既然被自己碰上了,当然不能坐视不管。

    况且其中还涉及黑巫术,虽然不知道夏怜歌跟曹星中是不是黑巫教的人。

    有句话说的好,屁股决定大脑。

    如今既然坐在教主的位置上,思考的方向也跟之前不同了,黑巫教的事,就是自己的事。

    刘浪虽然不知道面对的是什么鬼东西,可还是决定要管到底。

    跟朱涯分开之后,刘浪再次来到了村后,寻觅了一会儿,终于找到了一条隐蔽的小路。

    小路是由青板石铺成的,但已被周围的泥土冲刷的几乎看不见了,看那模样,像是好长时间没有人走过了一般。

    刘浪沿着青石小路一直走了十几分钟,远远就看到一扇大铁门。

    那扇大铁门也已经锈迹斑斑,恐怕一脚就能踹得稀巴烂。

    “奇怪,既然这里经常有人来,怎么会破成这个样子啊?”

    刘浪带着好奇走到铁门门前,抬头一看,不禁又是一惊。

    只见铁门外立着两头石狮子,在左边那头石狮子身后还有一块大石头。

    石头差不多有刘浪一半高,上面坑坑洼洼写着两个字:参场。

    “什么?里面真是参场?”

    刘浪愣了愣神,抬脚往前走,推了两下铁门,可发现铁门似乎已经锈住了。

    如果真用力的话,恐怕真会将铁门给推烂了。

    刘浪想了想,又退了几步,看着铁门两边的围墙并不高,便直接一个急跳,从墙头窜了进去。

    可是,刘浪双脚刚一落地,顿时被眼前的景象给惊呆了。

    围墙的后面,密密麻麻的坟头,每个坟头都没有墓碑,而且每座坟上都长满了枯草。

    放眼望去,这哪里是什么参场啊,简直就是一片巨大的坟场。

    坟场看起来足有好几里,里面堆积的大大小小的坟墓数也数不清,甚至一眼都望不到尽头。

    刘浪倒吸了一口凉气,心中震撼的同时,不禁也升起了一丝不祥的预感。

    “怎么回事?这个参场怎么变成坟场了?难道杜仲在骗我?”

    刚有这种想法,刘浪立刻又摇头自语道:“不对,恐怕杜仲根本就不知道这里是片坟场。”

    一想起在刚刚进村的时候碰到的那几个古怪的村里人,刘浪忍不住又打了一个寒战。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