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卜非

第824章 求救百里听

    趁着曹星中跟小烟再次滚在一起之时,杜仲连大气都不敢喘一口,鬼鬼祟祟的朝着远离二人的方向逃去。

    杜仲一口气跑了十几里路,早已是上气不接下气,回头见曹星中二人终于没有追来,不禁长长出了一口气。

    可是,等杜仲环顾了一下周围时,整个人脸都绿了。

    周围像是一片草原一般,茫茫无边,一眼看不到尽头。

    可由于季节的原因,四周全是枯草,完全没有了之前郁郁葱葱的感觉。

    周围别说是人了,就连鬼影都看不到半个。

    杜仲倒吸了一口凉气:“这是在哪儿?我、我难道要饿死在这里吗?”

    杜仲神色慌张的四处打量了两圈,不觉心下一沉,默默将手伸进了胸前。

    在杜仲的脖子上挂着一个小吊坠,吊坠是个圆形球状,呈古铜色。

    “爹,我不想死在这里,如果你说的是真的,希望真的能有人来救我。”

    杜仲念叨着,将吊坠拿了下来,然后两手抠在吊坠的圆面,用力一掰,咔嚓一声竟然将球体掰开了,里面赫然出现了一个通体翠绿的小圆球。

    圆球的模样,竟然正是朱涯的百里听。

    杜仲跪在地上,脸上还挂着惊恐,嘴里嘀咕着:“求求你,一定要管用啊,千万要管用啊。我真的不想死在这片荒野里,活活饿死真的好难受。如果死,我宁愿也是撑死,下了地狱也做撑死鬼,不能做饿死鬼啊。”

    “爹,你说这东西是当年你救过的人给你的,如果有需要只要捏碎就行了,自会有人来救,你可千万别骗我啊。”

    杜仲祷告了一番,看了看天空,终于一咬牙,用力捏了下去。

    “piu……”

    一声尖锐的脆响,响彻在了整片荒野之中。

    杜仲看着自己手中的圆球变成粉末之后,再也没有了其它的反应,不禁愣了:“这、这东西真能行吗?”

    杜仲的确是吓傻了,看着曹星中跟小烟将夏怜歌杀了,然后又滚在了一起。

    杜仲此时不仅仅是迷路了那么简单,心里已脆弱到了极点,只是想找个人来保护自己。

    可是,看着化成粉末的圆球,只像是听了一个响儿,再也没有下文了,杜仲连吓带累,再也忍不住扑通一声跌坐在地上,喃喃道:“难道不管用?如果曹星中他们发现了我,那、那我……”

    一想起那把刀生生将夏怜歌吞了进去,杜仲再也忍不住哭了起来,可又怕被发现,只得使劲捂着嘴,绝望的抽泣着。

    就在杜仲捏碎百里听的同时,十几里远的一条小路上,正有三个飞速跑动的人影。

    三个人影一个身穿道袍,另外一个身上还背着一个人,可谓是箭步如飞,跑起来脸不红心不跳,面不改色。

    这三人正是刘浪、朱涯跟欧阳图韦。

    三人远远看到不远处有炊烟升起,好像还有大挖掘机在河堤之中铲沙,不禁心头一喜:“终于看到活人了。”

    正当三人长长出了一口气时,朱涯身上突然发出一声尖锐的鸣叫声。

    那种鸣叫尖细无比,好似一声短暂的笛音。

    朱涯立刻止住脚步,朝着左方看去。

    刘浪也停下来,看着朱涯问道:“咋了?”

    朱涯道:“有人在用百里听求救。”

    “啊?你们茅山的人?”

    朱涯摇头道:“好像不是,百里听的声音跟我们茅山弟子的不同,好像是师父给别人的那种求救信号。”

    “啥?你们把百里听四散出去不少啊?”

    朱涯白了刘浪一眼,低声道:“只有对我们茅山有恩的人才会有这种百里听,我得去看看。”

    说着,还没等刘浪回答,朱涯直接抬起脚,朝着那边跑去。

    刘浪一看急了,大叫道:“喂,能不能把话说完再走啊?”

    朱涯的声音远远传了过来:“刘浪,事不宜迟,等回燕京我自会去找你的。”

    眨眼之间,朱涯的身影就消失在了刘浪的视线之中。

    刘浪看着朱涯消失的方向,恨恨的嘀咕道:“真是服了,每次离开话都说一半,岂有此理。”

    刘浪将欧阳图韦往身上又背了背,沉声道:“欧阳导演,前面有村庄了,应该能打电话了吧。”

    欧阳图韦此时眼圈泛红,被刘浪背了一路,也琢磨了一路。

    开始时欧阳图韦还担心刘浪会扔下自己不管,可后来见刘浪连一句话都没说,竟然直接背着,连句怨言都没有。

    甚至一直背了大半天,刘浪一句多余的话也没说,像是理所当然一般。

    人家可是教主啊。

    欧阳图韦心中翻江倒海一般,听到刘浪的话,哽咽道:“教主,我、我欧阳图韦的命,以后就是你的。”

    刘浪正被朱涯搞得郁闷,突然听到欧阳图韦冒出这句话来,不禁一愣,偏头看了他一眼,咧嘴一笑:“欧阳导演,你咋了,怎么突然说这种话?”

    欧阳图韦动了动喉头:“教主,您直接叫我欧阳好了,我在黑巫教待了有些年,后来下海投进了影视行业,也见识过形形色色的人,但见到教主如此仗义的,还是头一次,所以……”

    刘浪一听明白了,这是在奉承自己啊。

    刘浪连忙摆手道:“行啦,叫你欧阳可以,但马屁的话咱就不说了。我救你不仅是因为你是黑巫教的人,而因为你不该死,赶紧留着力气,等着回家吧。”

    刘浪边说着,朝着远处的村庄快步跑了起来。

    欧阳图韦张了张嘴,却是没再说话,而是老老实实的趴在刘浪的背上。

    欧阳图韦第一次真正感觉到,黑巫教是可以让人有所期待的地方。

    因为,如今的教主跟之前完全不一样。

    谁说修习巫术就一定是邪恶的?

    谁说黑巫教就要躲避在暗处,被道门所排斥?

    只要人心向善,黑巫术难道就不能用来帮助别人吗?

    欧阳图韦暗暗下定决心,一定要誓死追随在刘浪的身边……

    却说刘浪看到村庄之后,急跑了两步,远远就看到远处传来了激烈的争吵声。

    “你们不讲理,凭什么要拆堵塞我们的河道?”

    “对,这条河水我们还要喝,你们这么做缺不缺德啊!”

    隆隆隆!

    挖掘机的声音很快将吵架声淹没,刘浪抬头一看,却见那台挖掘机竟然正将一些废弃的垃圾倒进了河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