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卜非

第826章 古怪的河水

    刘浪本不想多管闲事,可此时既然碾死了人,如果处理不好,恐怕会变成厉鬼。

    刘浪站在岸边,将欧阳图韦放在一块石头上,然后说道:“欧阳大哥,我下去看看。”

    欧阳图韦似乎知道刘浪的想法,也没阻止,只是嘱咐了一句:“教主,小心点儿。”

    刘浪点了点头,一个箭步跳了下去,高声喝道:“住手!”

    刘浪三步并作两步的冲了过去,朝着挖掘机下面一看。

    惨,太惨了。

    一个人此时半截身子压在挖掘机的下面,肠子都流了出来,显然已死得不能再死了。

    可是,司机竟然不动声色的坐在驾驶室,没有半分惊恐的表情。

    就连那几个大汉都一副有恃无恐的样子,手持铁棍,看了刘浪一眼,扑哧一声乐了:“哟,这是哪儿来的小崽子啊?竟然敢来这里管闲事?”

    几个村民一见有陌生人来,不禁也是一怔,纷纷扭头看去。

    刘浪轻轻一笑,走到大汉跟村民之间,不动声色道:“怎么,你们碾死了人,难道还想打死人不成?”

    “哈哈,哈哈,小崽子,你是新来的吧?哈哈,你哪只眼睛看我们碾死人了?”

    大汉们肆无忌惮的笑着,根本没将刘浪放在眼里。

    我艹,睁着眼说瞎话?

    刘浪还真是见识了,指着挖掘机下面被压死的人吼道:“这不是吗?难道不是你们做的?”

    几个大汉无所谓的摆了摆手,挑衅般盯着刘浪,冲着司机喊道:“赶紧干活,别耽误了时辰。”

    司机竟然微微一笑,瞟了刘浪一眼,再次将挖掘机开了起来。

    嘎巴嘎巴骨头碎裂的声音响了起来,被压在下面的那个人完全被碾成了肉泥,一片血肉模糊。

    刘浪瞪大着眼睛,根本不相信自己看到的。

    这也太张狂了吧?

    光天化日之下,竟然根本不把人命放在眼里。

    挖掘机隆隆的开了过去,几个大汉却并没有动,指着刘**嚣道:“小子,如果不想死,最好有多远滚多远,否则,老子不保证你能离开这里。”

    狂,太他娘狂了。

    村民们此时早已吓得瑟瑟发抖,根本不敢反抗。

    刘浪不禁有些奇怪,瞪了几个大汉一眼,冲着村民们怒道:“你们怎么了?他们杀了你们的人,你们怎么连声都不敢吭了?”

    村民们盯着刘浪,张了张嘴,却是没敢说话。

    刘浪越看越奇怪,又想起每家门口贴的那些古怪的黑白无常,不禁感觉事情似乎没有表面这么简单。

    几个大汉见村民不敢吭声,不禁笑得更狂了。

    其中一个大汉拿着铁棍指着刘浪,不屑的喊道:“小子,赶紧滚,别妨碍老子办事!”

    刘浪将眼一眯,不禁冷笑道:“滚?哼哼,我倒想学学。”

    大汉一听,脸腾的一下就红了,吼道:“什么?还敢嘴硬!好啊,小崽子,既然敢多管闲事,那今天老子就让你尝尝死的滋味。”

    说着,大汉甩起铁棍朝着刘浪的脑袋上就砸了下来。

    村民们一看架式不对,吓得连忙闭上了眼睛。

    其余几个大汉也抱着膀子在一旁看热闹,嘿嘿笑道:“还真碰到不怕死的了呢。”

    铁棍足有两指粗,半米多长,这要真是轮在人的脑袋上,不死也得残废。

    眼见铁棍离刘浪的脑袋只有寸许的时候,持棍的大汉两眼都呲了出来,像是看死人一般看着刘浪。

    铁棍带风。

    刘浪能感觉得出,大汉使了全力,这是要自己命的节奏。

    刘浪本来只是想观察一下死者,检查一下不让他变成厉鬼,后面的事让他们自己处理就行了。

    没想到,对方竟然不知死活,还想要自己的命。

    刘浪怒了,几乎是瞬间抬起手来,闪电般抓住了铁棍。

    眼见铁棍就要砸到刘浪的脑袋上时,铁棍突然停止了下落,被刘浪生生的接住了。

    所有人都没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却见刘浪忽然抬起脚来,重重的踹在了大汉的肚子上。

    大汉还没反应过来,啊的闷哼一声,身体直接倒飞而起,扑通一下跌落在了河里。

    刘浪顺手一把抓住铁棍,拍打了两下,“怎么样?你们也想试试!”

    一见大汉跌进了河里,剩余的几个大汉脸刷的一下就白了,哆嗦道:“怎、怎么办?”

    几个村民似乎也跟见到了什么可怕的事情一般,立刻站起来,没命的往回跑。

    最后一个村民看起来四十多岁,脸上胡子拉渣的,略一迟疑,拉了刘浪两把,急冲冲的喊道:“小兄弟,快、快跑吧!”

    跌落水中的大汉看起来像是不会水般,挣扎着大叫道:“救命啊,救命啊!”

    可是,没有人下去救他。

    其余几个大汉瞪了刘浪一眼,朝着挖掘机司机大喊一声,“不好,快跑啊。”

    连招呼都没打,几个大汉绕开刘浪,飞速的朝着远离河水的地方跑去。

    刘浪被搞得莫名其妙,可却并没有动,而是盯着正在河中挣扎的大汉。

    就这片刻工夫,大汉似乎已放弃了挣扎,只将脑袋露在河水外面,绝望的看了刘浪一眼,眼神中早已没了嚣张的模样,而尽是恐惧和眷恋。

    正在此时,河水突然像是起了一阵狂风一般,猛然间旋起一个大浪,瞬间将大汉卷了进去。

    几乎是眨眼之间,河水上浮现出丝丝血色。

    开挖掘机的师父正在掉转车头,准备朝着远离河水的地方开。

    可刚刚消下去的浪花却再次扑了起来,正朝着挖掘机扑了过去。

    挖掘机司机似乎也感觉到不妙,立刻舍弃了挖掘机,还没等跳下来,连同挖掘机一起,瞬间被卷进了河水里面。

    刘浪看傻眼了,根本不明白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这条河宽不过十米,看样子也不深也深不到哪儿去,怎么会有这么大的浪?

    更让人奇怪的,就算再大的浪,能把挖掘机给卷进去吗?

    我艹,肯定有什么东西!

    刘浪刚有这种想法,忽然感觉迎面扑来一股带着腥臭气味的气息。

    刘浪抬头一看,却见一股大浪朝着自己扑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