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卜非

第827章 无眼珠的村长

    大浪掀起足有五六米高,透着冰冷的气息。

    那些好不容易跑远的村民跟大汉,此时也停下了脚步,惊恐的回头看着河边。

    刘浪眉头一皱,清晰的看到大浪之中裹着一团黑气。

    黑气像是一只骷髅头一般,张牙舞爪,朝着刘浪就抓了过来。

    刘浪见此情景,心知这河中有怪,也不再怠慢,立刻运起鬼王诀,朝着夹裹而来的大浪一拳就砸了过去。

    当然,村民们是看不到刘浪拳头上散发出的气势,只是个个心惊不已。

    “这个人是谁啊?他疯了了,用拳头去打什么啊?”

    “是啊,哎,可怜了一副热心肠。”

    村民们都感觉一个外乡人死在这里有些惋惜。

    村民们此时已逃到了河边十多米远的地方,似乎已慢慢将心静了下来,眼见大浪就要将刘浪吞噬的时候,纷纷扭过头,唏嘘不已,不忍再看。

    他们对这种情景见得多了,但却没有丝毫的办法。

    可是,想象中的惨叫声并没有传出来,却只传出了突兀的嗷嗷声。

    “嗷……”

    刘浪的拳头正击到那团黑烟之上。

    黑烟发出惊恐的嘶吼,嗷嗷叫着,带着大浪疯狂的往回逃窜。

    大浪很快就平息了下来,整个河面再次恢复了平静。

    而刘浪举着拳头,造型像是奥特曼一般,却是威风凛凛。

    村民们见此情景,瞳孔瞬间收缩,将眼一瞪,暗暗惊叹道:“没事?这、这个小伙子竟然没事?”

    不但是村民,就连那几个拿铁棍的大汉都目瞪口呆,似乎根本不相信有人能在大浪中存活下来。

    过了好大一会儿,众人才反应过来。

    之前劝说刘浪的中年村民此时也眼神一闪,连忙急急的跑了过去,拽着刘浪就往回走。

    刘浪正琢磨着刚才是什么东西,突然被村民拉了一把,不禁问道:“大哥,干嘛?”

    其余的村民见此情景,也纷纷凑上前来,跟欢迎英雄一般将刘浪围在了一起,簇拥着他就往村子里走。

    “喂,你、你们这是干嘛啊?”

    刘浪大声喊着。

    中年村民连忙解释道:“小兄弟,不,不,大师,我们带你去见村长,你要救救我们村子啊。”

    刘浪被搞得莫名其妙,还不忘了指着欧阳图韦说道:“我、我那朋友……”

    村民们顺着刘浪手指的方向看去,这才注意到坐在一边的欧阳图韦双脚根本不能动弹。

    “快,背着那位大哥,我们一起去找村长。”

    有人喊了一句,立刻就有村民跑过去,将欧阳图韦背在了身后。

    那几个拿铁棍的大汉见此情景,相互对视了一眼,却是一句话没说,逃也似的跑了。

    刘浪此时有点儿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被一帮人连拉带拽的进了村子,来到一处宅院之前。

    这座宅院看起来要稍微新一点儿,可门口的两扇木门上同样贴着黑白无常的画像。

    村民们走到门前,突然停了下来,朝着黑折无常的画像拜了拜,这才推门走了进去。

    因为来的人很多,可门口并不大,大家伙儿都堵在门口,差点儿挤不进去。

    中年村民见此情景,连忙摆手道:“大伙儿先在外面等着,我跟大师进去,有什么事情随时跟大家说。”

    众人听了,点了点头,都等在了门口。

    灵河屯的宅院都是北方的典型院落,大门围成了院墙,里面有个院子。

    中年村民刚进门,就扯着嗓子叫了起来:“村长,村长,我们屯子有救了啊。”

    话音刚刚落下,只见堂屋的门被打开,从里面走出一个六七十岁的老头。

    老头满头的白发,下巴上还长着一撮胡须,两眼浑浊,从屋里走出来之后,抬眼看了好大一会儿,似乎才看到中年村民跟刘浪。

    老头看着中年村民,又看了看刘浪,眯起眼睛含糊的问道:“是陈留吗?”

    中年村民名叫陈留,听到老头的话后,连忙拉着刘浪走到面前,激动的说道:“老村长,刚、刚才,您听到声音了吧?”

    刚才河中发出的声音的确很大。

    老头点了点头,表面有些淡然:“是不是又出来了?”

    “嗯,出来了,可是,老村长,您猜怎么着?这位大师将那东西又打回去了。”

    “啊?什、什么打回去了?”

    老头身体一颤,不禁使劲睁了睁眼睛,朝着刘浪这边看来。

    刘浪这才发现,老头的双眼竟然全是白的,好像根本看不见东西。

    陈留不容分说,一把抓起刘浪的手,将刘浪的手送到了老头的手里,颤声道:“老村长,就是他,就是他啊!”

    老头无珠的眼神转了两转,用两只跟枯树皮一般粗糙的手抓住了刘浪的手。

    老头两只手一上一下将刘浪的手合在其中,不停的摸索着。

    开始时老头并没有多大的反应,可摸了一会儿,竟然微微颤抖了起来,足足摸了十几分钟后,老头忽然间脸色大变,用力将刘浪的手甩开,大叫道:“你、你究竟是什么人?”

    别说是刘浪了,就连陈留都被搞得有些懵了。

    “我、我是什么人?”

    刘浪不明白老头的意思。

    陈留也有些奇怪:“老村长,怎么了?这位大师刚刚将那东西打退了呢,怎么了啊?”

    老头本来脸色有些泛黄,可此时像是见到了什么可怕的事情一般,竟然有些发白,而且两条腿还不停的抖动着,一个踉跄往后退了两步,好不容易用手扶住墙后,才没有倒下。

    至于吗?这老头是几个意思?

    刘浪有些纳闷,也问了一句:“大爷,怎么了?”

    老头的呼吸有些粗重,过了好大一会儿才深深吸了一口气,再次抬起头来时,额头上竟然滚出汗来。

    “陈、陈留,你将这位先生带到屋里,我跟这位先生有话说。”

    陈留奇怪的看了刘浪一眼,却是道:“大师,老村长请您进去呢。”

    刘浪进去之后,老头忽然间又转过头来,跟陈留说道:“你们都在外面等着,没有我的吩咐,不得打扰。”

    看着老头严肃的表情,陈留木讷的点了点头:“村长,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