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卜非

第843章 你不是堂主了

    如何处理阴眼兽的确是个难题。

    过堂风倒是想将阴眼兽带走,但又不敢惹刘浪,只好将这个想法生生吞回了肚子,一味想着讨好了。

    刘浪见过堂风一副奴才的样子,不禁蹙了蹙眉头,冷哼一声:“你以后不再是异录堂的堂主了。”

    过堂风一愣:“那、那异录堂……”

    刘浪脑海中灵光一闪,不禁来了主意,看了欧阳图韦一眼:“让他做异录堂的堂主。”

    不但是过堂风,就连欧阳图韦都吃惊的张大了嘴巴。

    欧阳图韦挣扎了两下,用手支撑着自己坐着的石头:“教主,我、我不懂异物……”

    刘浪一摆手,冷声道:“将异录堂搬到燕京的郊区,找个隐蔽的地方!”

    刘浪的话不容质疑。

    欧阳图韦还想推辞,看着刘浪一副严肃的表情,还是老老实实的闭上了嘴。

    欧阳图韦眼力惊人,虽然双腿已经残废了,可已明白了刘浪的意思。

    过堂风带着的异录堂太过残忍,都说杀人不过头点地,可过堂风杀人如麻,根本不拿人命当命。

    正因如此,刘浪需要将这个异录堂弄到自己眼皮底下,以防过堂风再做什么为非作歹的事情。

    再者,刘浪也有了自己的考虑,既然异录堂有本事来抓阴眼兽,定然也有地方安置阴眼兽。

    将异录堂放在自己眼皮子底下,然后将阴眼兽安置在异录堂,这绝对是个皆大欢喜的事情啊。

    欧阳图韦猜出了刘浪的这个想法,深深的看了刘浪一眼,重重点头道:“教主,那我听您吩咐!”

    过堂风心里一百个不乐意,可看着刘浪凶神恶煞的样子,只好也点了点头,咚咚咚叩了三个响头:“感谢教主不杀之恩!”

    夜幕已将整个屯子笼罩在其中,刚才这一场折腾,那些小喽啰都死了。

    看着阴眼兽,刘浪心中不禁感慨万千。

    这个东西为何肯服从于我,难道我跟黑白无常的气息真一样吗?

    想起陈独眼说的话,刘浪不禁越来越疑惑。

    黑白无常?那可是阴间两只极为著名的鬼啊,就连阳间也是人人皆知。如果算起来,都可以称得上是大明星了,可是我凭什么跟他们的气息一样?

    这种事情自然不是想想就能想明白的。

    刘浪将一切安排好后,还是不放心过堂风。

    这个娘炮的心里阴暗面积远非自己能想象的,如果真让他服从欧阳图韦,必须得下点儿狠辣的手段。

    想到这里,刘浪一把将过堂风抓了过来。

    过堂风正一副失魂落魄的模样,心中也是怅然若失,后悔这一笔买卖做的太亏本了。

    可自己的小命攥在别人的手里,不服软不行啊。

    正发愣间,过堂风的手突然被刘浪抓了过来。

    “教主,你……”

    还没等过堂风反应过来,刘浪用指甲刺啦在过堂风的手心划了一道长长的口子。

    过堂风疼的啊的低叫一声,惊异不定的盯着刘浪:“教主,你……”

    刘浪微微一笑:“哼,给你留个记号。”

    过堂风低头一看,只见那道伤口正好横穿手心,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很快结成了一道疤痕。

    过堂风稍微蜷缩了一下,却是疼痛不已。

    “教主,你、你给我中了蛊?”

    过堂风终于知道害怕了,虽然不知道刘浪给自己中的是什么蛊,但的确是蛊无疑。

    刘浪微微一笑:“放心好了,只要你好好听我的命令,配合好欧阳大哥做事,我早晚会把这个蛊给解开的。”

    过堂风愣住了,眼神中闪过极其复杂的神色,看了刘浪一眼,又看了看手心的蛊痕,心中暗暗咒骂,可没有半点办法。

    还没等过堂风说话,刘浪又是说道:“这种蛊痕你也不想用尽办法去解,如果你听话的话,自然不会发作。可如果不听话的话,嘿嘿,疤痕会一点点蔓延,直到将你的身体撕裂成两半……”

    过堂风闻言,猛得打了一个哆嗦,连忙说道:“不不不,教主,怎么会呢?”

    嘴上这么说,可过堂风的心里却恨死刘浪了。

    欧阳图韦显然也没想到刘浪竟然如此小心,不禁仔细看了看这个年轻的教主,心中暗想:这个教主看起来非常年轻,可做起事来绝对有些手段,不得不让人佩服啊。

    做完这一切后,刘浪才抬起头看了看天色,慢悠悠的问道:“过堂风,有电话吗?”

    过堂风一愣,似乎不明白刘浪为何转变如此之快,略一迟疑,连忙道:“有有有,这里信号不好,手机不行,我车有车载电话,可以连通外面。”

    “哦,带着欧阳大哥去打个电话,我去跟村里人说一下。”

    过堂风哪里还敢不从,连忙上前背起欧阳图韦朝着轿车那边走了过去。

    阴眼兽一直巴着眼盯着刘浪,似乎在等刘浪给它好吃的。

    刘浪冲着阴眼兽摆了摆手:“你也去车里,不准伤人!”

    阴眼兽呜呜低叫了两声,像是听懂了一般,竟然真的朝着轿车爬了过去。

    过堂风正背着欧阳图韦,一见阴眼兽跑了过来,吓得连忙让到了一边。

    阴眼兽根本无视过堂风,一个急跃径直跳进了车里,往后排座上一躺,倒是享受了起来。

    看着阴眼兽的样子,过堂风不禁有些苦笑不得。

    半个小时之前还是你死我活的,现在倒好,所有的都变了。

    过堂风很郁闷,超级郁闷。

    堂主没了,身边的打手也没了,甚至还中了不知道啥玩意的蛊,不但伺候一个瘸子,甚至还得伺候随时有可能把自己吃掉的阴眼兽。

    这血霉真不是一般二般的倒,绝对是倒了八辈子的血霉啊。

    关键这些还不是最重要的,就算心里有一万只草泥马在狂奔,脸上依旧还得春光灿烂暖阳照,装得比孙子还得孙子。

    过堂风蛮横惯了,作威作福才是最拿手,可装孙子……

    哎,造物弄人啊!

    过堂风心里长长叹着气,背着欧阳图韦走到轿车边,开门,恭恭敬敬的将电话送到欧阳图韦的手里:“堂主,这是电话……”

    做完这些,过堂风苦着脸将自己胳膊上跟手上的伤都稍微处理了一下。

    欧阳图韦微微一笑,倒也不客气,拿起电话给图韦影业的人打了一个电话,让他们来接自己跟刘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