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卜非

第845章 新的黑白无常

    “你是白无常?你怎么是女人的声音,难道,连鬼也有娘炮?”

    刚刚被过堂风那个娘炮给镇住了,没想到突然又来了个白无常,还是女声。

    刘浪实在有些难以接受,瞪着眼指着陈独眼,浑身上下跟着抖动了起来。

    黑白无常是兄弟的传说刘浪可小就听过,他们俩一个吊死鬼一个淹死鬼,这也是众所周知的事情,怎么还冒出来一个娘娘腔?

    一想起村民门上帖的黑白无常的画像,刘浪不禁皱了皱眉头。

    看起来,白无常打扮的倒的确像是女人,妈的,三观尽毁灭啊。

    刘浪警惕的盯着陈独眼。

    陈独眼咯咯冷笑一声,似乎并不着急,而是一伸手,妩媚的冲着刘浪眨巴了一下眼睛,“哟,小哥,什么娘炮不娘炮的啊?呵呵,谁说白无常就不能是女的了啊?”

    “啥?啥……你、你……”

    刘浪语无伦次,不明所以。

    陈独眼却是眉眼一挑,嘴角微微一勾,娇媚的声音中带着几丝寒意:“哼,小子,你说的黑白无常是范无救跟谢必安那两个老顽固吧?”

    刘浪一怔,连连点头道:“对对对,他们才是黑白无常。”

    “咯咯,他们冥顽不灵,早就被我们打入了十八层囚狱之中了,现在嘛,黑白无常是我常氏兄妹……”

    陈独眼边说着,脸上浮现出一副得意之色,直视着刘浪,啧啧叹道:“哎,小哥,看你长得怪水灵的,死了真是可惜了。如果你不动我的阴眼小兽,也许咱们还能快活一番。”

    刘浪被说得一愣一愣的,脸上震惊无比,嘴里不停的念叨着:“常氏兄弟?黑白无常,阴司到底发了什么?”

    刘浪当然不知道阴司到底发生了什么,如今的阴司早已一片混乱,哪里是如今的刘浪可以知道的。

    陈独眼见刘浪发愣,不禁冷哼一声,吧嗒了两下嘴,身形一动,突然间一把抓住了刘浪的胳膊。

    速度之快,让身负鬼王诀第二重的刘浪都完全没有反应。

    陈独眼笑得很欢,脸上的褶子挤出了道道壕沟,可一张嘴偏偏是个乖巧的女声。

    刘浪将手一扬,想要挣脱陈独眼的手。

    可是,陈独眼看似一个瘦小的老头,手却跟钳子一般,死死的掐住了刘浪的胳膊。

    刘浪大惊:“放开!”

    “咯咯,你一个凡人而已,我常凤婴只需要一缕灵识就能要你的命,只是本体不在,啧啧,太可惜了……”

    陈独眼边说着,眼神中闪过一丝贪婪之色。

    那种贪婪,跟男人看美女一样一样的。

    可是,从陈独眼这个老头子眼中放出这种光,刘浪立刻起了一身鸡皮疙瘩,大声吼道:“我管你黑无常白无常,快点放开老子,别再恶心老子了!”

    陈独眼哪里会放开,咯咯笑了一声,忽然间一张嘴,朝着刘浪的脖子上就咬了下来。

    刘浪大惊,脱口骂道:“我艹,怎么他娘的都吸人血啊?”

    再也管不了那么多了。

    说是迟那时快,刘浪飞速的运起鬼王诀,朝着陈独眼的脸上重重的甩了一巴掌。

    那巴掌正好打在了陈独眼脸上的白无常的画像上。

    “啊……”

    一声尖叫从陈独眼的嘴中发了出来。

    陈独眼像是触电了一般,身体快速抖动了起来,嘴里尖叫连连:“啊?鬼、鬼王诀?你、你小子到底是什么人?”

    说话间,陈独眼倒在地了上,面露惊恐之色,指着刘浪大叫道:“阴眼兽,快来将这个小子给我吃了!”

    陈独眼腮上白无常的画像变得越来越淡,像是染料被水冲刷了一般,正在一点点从脸上蔓延而下。

    正在此时,在村边的路上突然传来砰的一声闷响。

    紧接着,就听到过堂风啊啊的尖叫声:“我的车啊,我的车啊……”

    “嗷嗷……”

    一声尖锐的兽鸣声跟着响了起来。

    刘浪听到声音,连忙后退了两步,离得陈独眼又远了一点儿,扭头一看,见一个黑影正朝着自己急速窜了过来。

    而在轿车那边,过堂风跟被狗咬了一边,正围着轿车一圈一圈的转,边转边哭,跟个娘们似的。

    轿车的顶部,破开了一个明晃晃的大洞,正好可容纳阴眼兽通过。

    “我的车啊,我的最爱啊。小畜生,你赔我的爱车,赔我的小蜜!”

    过堂风跟疯了一样,转身朝着阴眼兽窜来的方向跑了过来。

    刘浪眼见阴眼兽窜了过来,心中大惊,连忙运起鬼王诀,正想迎击。

    可没想到,阴眼兽直接窜到了刘浪跟陈独眼之间,用一只独眼深深的看了陈独眼一眼。

    “呜呜……”

    陈独眼此时躺在地上,身体不停的抖动着,面色变得狰狞无比,指着阴眼兽叫道:“快,快将那个小子给我吃了!”

    听闻此言,阴眼兽闪过一丝茫然,转过头看了刘浪一眼,也是呜呜叫了一声。

    刘浪一看有门,也跟着大叫道:“把这个小娘们给我吃了!”

    刘浪虽然不知道阴眼兽能不能将附在陈独眼体内的灵识给吃掉,可此时已是气极,一张嘴就喊了出来。

    阴眼兽又扭过头,看了陈独眼一眼,呜呜低叫着,竟然凑上前,像是在闻什么东西。

    陈独眼的面色愈加狰狞,脸上的白无常画像颜色也愈加淡了。

    陈独眼又惊又恐,指着阴眼兽尖叫道:“你、你为什么要听这个人的话?”

    阴眼兽如果有表情,此时肯定会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的感觉。

    陈独眼见自己无法操控阴眼兽,脸上慢慢浮现出了狠毒之色:“好、很好,原来我们养了这只阴眼兽,是为别人做了嫁衣。哈哈,哈哈,好小子,你等着,我常氏兄妹绝对不会放过你的!”

    说着,陈独眼猛然间左手成爪,一把抓进了阴眼兽的那只独眼之中。

    阴眼兽似乎根本没有料到自己的主人还会对自己下毒手,嗷的一声惨叫,身体嗖的一下高高窜了起来,像是一只火箭一般,腾飞而起。

    刘浪目瞪口呆,抬头看了看阴眼兽,又低头看了看陈独眼。

    陈独眼嘴角勾起一丝满意的微笑:“咯咯,我常氏兄妹得不到的东西,谁也别想得到!”

    陈独眼的手中,赫然是一块翠绿的石头。

    石头跟眼珠差不多大小,但光泽却变得越来越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