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卜非

第846章 阴间发生了什么

    “嘭!”

    半空中发出一声巨响。

    刘浪一怔,抬头一看,只见天空中像是放了一团礼花一般,发出道道蓝色的荧光,甚是绚烂夺目。

    “炸了?阴眼兽竟然炸了?”

    正在此时,过堂风也跑了过来,愣愣的盯着半空,拳头攥得紧紧的,咬牙切齿道:“我的爱车啊,我的爱车小蜜啊……”

    这个娘炮竟然惜车如命,还真是可见一斑啊。

    陈独眼慢慢闭上了眼睛,手也一点点摊开,手中的石块没有了半丝光泽,暗淡无光。

    就连陈独眼腮边的白无常画像也完全消失不见了。

    刘浪根本没想到对方竟然如此残忍,呆在远处,脑海中却像是被一团浆糊包裹住了。

    白无常是个女人,叫常凤婴?这、这是怎么回事?

    正想着,陈独眼忽然剧烈的咳嗽了起来。

    “咳咳!”

    刘浪低头一看,却见陈独眼面色蜡白,似乎恢复了知觉。

    刘浪连忙上前扶起陈独眼,急道:“大爷,你没事吧?”

    陈独眼茫然的抬起头来,眼珠再次由黑变白。

    “小伙子,刚才发生了什么?”

    刘浪刚想解释,却见陈独眼忽然间像是被什么东西噎住了一般,剧烈的干呕了起来,可是,什么都呕不出来。

    刘浪大急,连忙拍着陈独眼的后背,接连拍了好几下。

    陈独眼哇的一声吐出一口黑血,才慢慢平复了下来。

    陈独眼看起来虚弱无比,有气无力的看着刘浪,喃喃道:“小伙子,河里的那个东西呢?”

    刘浪抬头看了看天空,“死了。”

    陈独眼将眼一瞪:“死了?”

    刘浪点头:“嗯,死了。”

    “那、那我们村子就得救了?”

    刘浪又是点头:“嗯。”

    可是,脸上却尽是担忧之色。

    村子得救与否根本不是自己能说了算的。

    这件事显然不只是一只阴眼兽那么简单,竟然牵扯到了阴间的黑白无常。

    更有甚者,那黑白无常还不是传说中的范无救跟谢必安。

    阴司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什么会这样?

    可是,刘浪并没有将这些告诉陈独眼,而是劝慰道:“大爷,那个怪东西死了,以后你们再也不用提心吊胆了。”

    陈独眼闻言,干瘪的老嘴终于裂开了,又咳嗽了一声:“咳咳,我们不用提心吊胆了,真是谢谢你了,小伙子,只是,我恐怕……”

    陈独眼挣扎着想要站起来,忽然又感觉自己手里有东西,抬起手一看,正是那块石头。

    石头此时看起来只像是一块普通的石头,甚至就连陈独眼都有些疑惑:“这是什么东西?”

    刘浪微微一笑:“大爷,这就是那个怪东西啊,以前,好像是你的那只眼睛吧?”

    陈独眼一愣,木讷的盯了刘浪一眼,脸上浮现出一丝欣慰的微笑:“呵呵,呵呵,我老独眼活了大半辈子,此时终于可以瞑目了。”

    陈独眼边说着,颤巍巍的抓过刘浪的手,将那块石头放到了刘浪的手里。

    “小伙子,我就要死了,我们屯子穷,也没有什么好答谢你的,这个东西,全当是我老独眼的一点儿心意吧。”

    刘浪没有拒绝,虽然他不知道这块石头还有没有用,但还是收了起来,笑道:“大爷,看您说的,怪东西死了,您还得长命百岁呢。”

    陈独眼眨巴了两下眼睛,缓缓摇了摇头,轻轻叹了一口气,勉强支撑着坐了起来,似乎运足了浑身的力气,对着院子里喊了一句:“陈留!”

    不一会儿,院里出来好几个人,其中也有那个中年男人陈留。

    陈留看着陈独眼,连忙蹲下,抓住陈独眼的手问道:“老村长?”

    陈留抓住陈独眼的同时,眼圈不觉红了。

    周围站的那些村民眼圈都有些泛红,似乎预感到了什么。

    “咳咳!”

    陈独眼重重咳嗽了一声,勉强支撑着身体,好不容易挤出一丝微笑:“陈留,以后你可要好好保护好我们村子,带着村里人发家致富。如果可能,就带着村里人搬离这里,知道吗?”

    陈留点头:“老村长,您放心好了。”

    陈独眼微笑,又转过头,看了刘浪一眼。

    陈独眼的眼睛是白色的。

    刘浪也搞不清楚他是否能看到自己,但见他转过头来,还是冲着陈独眼笑了笑:“大爷,我们先把您扶到床上,好好休息一下。”

    陈独眼摇了摇头,跟交待临终遗言似的虚弱的说道:“不用了,我知道自己活不了。等我死了,将我埋在村头土地庙的旁边,希望我在天有灵能最后再帮助村子一把。”

    没有人知道陈独眼这句话的意思。

    刘浪正想再劝两句,陈独眼突然脑袋一歪,面带微笑,缓缓闭上了眼睛。

    “老村长……”

    所有的村民一怔,纷纷大叫了起来。

    死了,就这么死了?

    其实刘浪心里也明白,被黑白无常附体之后,身上的阴气之重可想而知,能坚持着说这么长时间的话已不容易,想要活下去却太难太难。

    刘浪没有流泪,而是将陈独眼的尸体放平,低声道:“陈留大哥,老村长命数已尽,您也不必难过,跟村里人一起,按照老村长的吩咐去做吧。”

    陈留看了刘浪一眼,眼中挂泪,但还是点了点头,跟村里人一起将陈独眼抬回了屋子,着手准备后事了。

    …………

    月朗星稀,天空不知何时已悄悄放晴。

    狼窝之中,朱涯盘膝坐在洞口,慢慢调息着自己的呼吸,将全身心灌注在经脉之中。

    “这个世界真的有神仙存在,那道术的至高应该就是仙术,仙道自来不分家,如果勤加修炼,肯定可以触及天道。”

    朱涯心中不自觉的想着。

    自从在蓬莱见到了那个自称任逍遥的乞丐之后,朱涯心中虽然还有一丝疑虑,可见到胡三太奶之后,这种疑虑却被慢慢打消了。

    朱涯如今深信不疑:凡人之上,定有神仙的存在!

    调息,运转经脉,朱涯不知不觉感觉浑身有些燥热。

    “呜……”

    正在此时,一阵阴风乍起,一声鬼哭突兀的响了起来。

    朱涯猛得睁开眼睛,警惕的打量着四周。

    就在离狼窝不远处,竟然站着一头恶狼。

    恶狼眼中放光,正盯着自己这边,而恶狼的旁边,却站着一个人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