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卜非

第849章 异录堂基地

    夜,显得有些冷清。

    月亮慢慢爬上了树梢。

    朱涯收好锁鬼符,回头看了杜仲一眼。

    杜仲老老实实的躺在昏暗的狼窝里,一声不吭,不知在想些什么。

    朱涯转过头,看着天空中的弯月,不禁长长叹了一口气,自言自语道:“难道师叔的疯话是真的?阴间的鬼魅真的可以来到阳间?”

    除非那些来阳间办事的鬼差,大部分鬼魅之物想要来到阳间却是难上加难。

    可是,一只阴间的刀劳鬼竟然会在无意中走到阳间来,这可是闻所未闻之事。

    朱涯深吸了一口气,喃喃道:“师叔,你到底是真疯还是假疯,为何每次说得话都得预言一般那么准啊?”

    月冷星稀,夜色微寒,远处不时会传来几声兽吼,亦或者是猫头鹰的啼叫声。

    狼窝位于半山之中,朱涯目光所及之处,除了荒野之外,还有一片看不到尽头的密林。

    夜晚的密林相对于小山要混乱的多,甚至不时会传来阵阵野兽的厮杀……

    …………

    刘浪将灵河屯的事情处理好后,给陈留留了下了自己的电话,并告诉陈留,有事给自己打电话。

    末了,刘浪坐着过堂风的轿车,跟欧阳图韦一起,到了离灵河屯五十多里远的一个小村庄。

    村庄极其隐蔽,三面环山,只有朝北的地方有一道峡谷。

    峡谷也并不宽,只能容纳两辆汽车并行通过,可修得倒极为平整,显然是有人经常出入。

    刚到峡谷的入口处,远远就看到在峡谷的一侧有一个类似碉堡般的东西。

    里面有灯光朝着轿车这边一闪一闪。

    过堂风连忙也将车灯闪了几下。

    “教主,这就是我们异录堂的基地。”

    过堂风亲自开着车,边走边给刘浪解释道。

    车子又往前开了一段儿,出现了一道黑漆大铁门。

    铁门一看就极为厚重,将五六米宽的峡谷入口完全堵住了。

    还没靠近铁门,过堂风使劲按了两下喇叭:“嘀、嘀……”

    车鸣声回荡在峡谷之中,显得极为突兀刺耳。

    大铁门随之发出隆隆的响声,朝着两面分开,露出了一条可容纳轿车通过的缝隙。

    过堂风连停都没停,直接开车走了进去。

    一进大铁门,里面的景象豁然开朗,不禁让刘浪有些目瞪口呆。

    所有的房屋全部依山而建,甚至很多外面都露着钢筋,一看就非常牢固,那模样,倒像是抗击炮弹的工事一般。

    峡谷里面的路也全被水泥铺就,跟城市里的相比也不承多让。

    过堂风开着车在里面打了一个弯,到了停车库,立刻有士兵上前将车门拉开,朝着过堂风敬了一个礼,“过堂主!”

    过堂风微微点了点头,却是问道:“施姐姐在吗?”

    “施社长在办公室等您呢。”

    士兵说着,朝着坐在过堂风旁边的刘浪看了一眼,不禁有些疑惑。

    过堂风没有理会士兵的眼神,下车后,立刻在车头处打了一个弯,跑到副驾驶室的车门处,帮助刘浪将车门打开,恭恭敬敬的说道:“教主,下车吧。”

    士兵一愣神,狐疑的看了刘浪一眼,似乎也意识到了什么,啪的又朝着刘浪敬了一个礼。

    刘浪脸皮轻轻跳动了两下,兀自点了点头,也没客气,对过堂风说道:“你这儿有轮椅吗?给欧阳大哥找一个。”

    “有有有。”

    过堂风连忙笑道,对士兵说道:“赶紧去拿架最高档的轮椅。”

    士兵这才注意到轿车后座还坐着一个人,又是一怔,连忙回身拿轮椅去了。

    过堂风见士兵走了,嬉笑着凑到刘浪面前,谄媚道:“教主,这些年来我一直在这里发展,您看看,根基全部都在这里,虽然不能说这里固若金汤,但就算天塌下来,我这边应该也可以支撑到最后一刻。”

    刘浪瞟了过堂风一眼,哪里还不明白过堂风的意思?

    开始时刘浪只想着尽快回到燕京,可过堂风却坚持要带刘浪来异录堂的基地看看。

    看看就看看吧,反正你身上中了蛊毒,谅你也掀不起多大浪来。

    刘浪也不在乎,直接点头答应。

    这次看到基地的壮观与坚固,刘浪才真正明白过堂风的意思。

    这是在向自己宣战啊。

    他娘的,本来要让过堂风将整个异录堂弄到燕京的周边,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

    可看这架式,似乎并没有那么容易。

    而且,这个基地的地理位置的确非常好,恐怕再找出第二个地方都不容易。

    刘浪没有吭声,而是转头四处打量了一番。

    周围环绕的山足有几百米高,而且上面树木茂密,连发生山体塌陷的可能性都不大。

    这种地方易守难攻,恐怕真放到战争年代,也是一个绝佳的军事基地。

    而且山体环绕的面积也非常广阔,足有上百亩,在里面容纳一两百人根本不成问题。

    整个基地之中,随处可见的士兵,个个挎着枪,警惕着四周,似乎随时都准备作战一般。

    和平年代,搞得如此严肃,倒让刘浪大出意外。

    刘浪歪着脑袋看了过堂风一眼,微微一笑,问道:“这个地方是你搞的?”

    过堂风连忙答道:“不不不,教主,我很早就加入了黑巫教,对黑巫术以及一些鬼魅的异物倒是熟悉,可对于这些东西,却是一窍不通。”

    过堂风边说着,边指着那些建筑跟士兵,脸上浮现出得意之色。

    刘浪看在眼里,不禁蹙了蹙眉头,“哦?那是何人所为?”

    过堂风满脸堆笑:“教主,这个基地的建设跟士兵的训练招募全是我一个朋友策划的,一会儿我就带您去见她。”

    正说话间,之前那个士兵已推着一架轮椅走了过来。

    过堂风一看,连忙打开后车门,上前弯腰将欧阳图韦抱了起来,放到了轮椅上。

    “欧阳堂主,您感觉我这里怎么样?”

    欧阳图韦精明如斯,哪里还不明白过堂风的意思?

    微微点了点头,欧阳图韦也是轻轻一笑,缓声道:“呵呵,不错。”

    嘴上虽然这么说,可心中显然也被震撼到了。

    这么一个地方,何止是不错啊,绝对有当土皇帝的潜质。

    看着如此宏伟的建筑与士兵布局,欧阳图韦也明白为何过堂风之前那么嚣张了。

    可是,正因如此,欧阳图韦却又对刘浪高看了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