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卜非

第851章 独霸一方的男人

    不是自制力差,而是根本无法控制自己。

    女人的美跟照月身上刻意散发出来的魅惑完全不同,这种美是骨子里的,是任何法术都无法复制甚至掩饰的。

    “咕咚。”

    空气像是在一瞬间窒息了一般,欧阳图韦的喉头上下蠕动,使劲咽了一口唾沫。

    “出息!”

    刘浪瞪了欧阳图韦一眼,低声说道。

    欧阳图韦四十多岁,也算是半老的年纪,突然听到刘浪的话,立刻面红耳赤,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按说欧阳图韦在影视行业里经营了这么多年,什么美女没见过啊,甚至连很多明星都潜过,可从来没有见到一个让自己如此失态的女人。

    “咳咳。”

    欧阳图韦连忙干咳了两声,扭头看向一旁。

    刘浪却是鼻子一抽,深吸了一口气,努力稳了稳心神,连忙伸出手来,嘿嘿一笑:“施姐姐,您好!”

    女人咯咯一笑,屁股一扭,并没有伸出手来,却是连连摆手道:“我的名字不叫施姐姐啊。”

    刘浪一脸的尴尬,“那……”

    女人一指过堂风,“我年纪比他要小二十多岁。”又看了刘浪一眼,“应该跟你年龄差不多了,你说你怎么能叫我施姐姐呢?”

    刘浪不明所以:“那、那不知该如何称呼?”

    过堂风连忙上前解释道:“教主,怪我,都怪我。我只是因为敬佩施姐姐,所以一直这么称呼她,她的名字叫施襄,也是我们施过矿业最大的老板,嘿嘿,教主您要是不嫌弃,直接叫施襄好了。”

    “哦……”

    刘浪长长出了一口气,怪不得啊,还以为又跟萧书娘那般练了什么诡异的法术,改变了形貌呢。

    施襄也上下打量了刘浪两眼,啧啧叹道:“教主,你真是黑巫教的教主?”

    刘浪点头:“如假包换。”

    “咯咯,还真是年轻有为了。”

    施襄说着,颇有深意的盯了过堂风一眼:“我说过堂主,这么帅气的教主,你就不心动?怎么还舍得介绍给我啊?”

    刘浪闻言一怔,立刻像是被灌了一口水一般,一口唾沫呛的剧烈的咳嗽了起来。

    这、这个女人也太开放了吧,刚见面就来这话?一会儿不会直接拉着自己去干那啥吧?

    过堂风却是吓了一跳,连忙说道:“施姐姐,别别别,你可别乱说,我对教主可没有半点儿非分之想。”

    刘浪只觉自己的胸口堵的慌,如果被男人看上了,那到底是该高兴还是悲伤啊?

    可说来也是奇怪,本来凶神恶煞的过堂风,在眼前这个美女面前,竟然跟孙子一般,脸上始终挂着微笑,那种讨好般的微笑。

    刘浪能明显的感觉得出,过堂风对施襄的笑是发自内心的,而对自己嘛,呵呵,谄媚而已。

    施襄不以为意,根本不为所动,却是上前拍了拍刘浪的胸膛,娇声说道:“咯咯,还真够健壮的啊,比过堂主可强多了呢。”

    刘浪的脸上青一块紫一块。

    过堂风的脸上红一块白一块。

    俩人脸上各尽丰富多彩之色。

    刘浪是根本没想到施襄竟然如此毫不掩饰。

    过堂风却是担心刘浪会不高兴,反而把小命给弄丢了。

    “施姐姐,施姐姐,这是我们黑巫教的教主啊。”

    “咯咯,又不是我的教主。”

    施襄无所谓的笑了笑,一把拉住刘浪的手,朝着沙发走了过去。

    “小哥教主,一看你就不像过堂主一样,骨子里都透着血腥的味道。呵呵,这里的男人全是野兽,我看到了小哥教主,突然感觉原来这个世界上还是有男人的嘛。”

    施襄一席话,说得刘浪热血澎湃。

    我勒个去,这个女人太他娘的够味了,长得够味,身材够味,连性格都这么够味。

    他娘的,太爽了!

    刘浪心中的小宇宙都快要炸开了,可还是矜持道:“呵呵,施……”

    刘浪一顿,突然感觉不知该如何称呼眼前这个女人。

    叫施襄吧,太见外。

    叫施姐姐吧,把人家叫老了。

    施妹妹?太龌龊。

    襄儿?这又不是郭靖他闺女。

    刘浪不禁皱起了眉头,脑袋中灵光一闪,想起了士兵的称呼,连忙说道:“施社长,看您说的,我是文明人而已。”

    刘浪倒是大言不残,被施襄握着手,阵阵丝滑之感源源不断的传来,勾得刘浪心神跟着荡漾了起来。

    突然,正当刘浪想入非非的时候,施襄刷的从腰间掏出一把枪,直接抵在刘浪的太阳穴上,冷哼一声:“好个年轻有为的教主啊,哼哼,竟然敢坏我好事!”

    事发突然,甚至施襄的速度太快,所有人都没有反应。

    就连过堂风也是一愣,根本没想到施襄变脸比翻书更快。

    欧阳图韦刷的冒出了一脑门的汗,这娘们的性格也太牛逼了吧,根本不是能猜度的啊。

    刘浪却是微微一笑,此时反而镇定了下来,看着施襄娇美的脸庞,缓缓将手举过了头顶。

    “施社长,这是几个意思啊?”

    “哼,看着过堂风的样子,肯定没有抓到阴眼兽。说,是不是你在后面搞了鬼!”

    施襄面色冰寒,跟刚才却是截然相反。

    刘浪不为所动,慢悠悠的坐在了沙发上,长长叹了一口气,“哎,阴眼兽啊,这件事不应该问我啊,应该问问过堂风嘛。”

    说话间,刘浪嘴角轻轻一动,低声念动了两句咒语。

    本来目瞪口呆的过堂风手心突然传来一阵钻心的疼痛,像是有什么东西在手心里钻来钻去一般。

    过堂风疼的一咧嘴,惊恐看了刘浪一眼,立刻醒悟了过来。

    他娘的,自己的小命在人家手里,可千万不能出事啊。

    过堂风再也不敢迟疑,连忙上前一步,将脑袋使劲往刘浪的脑袋跟枪口之间挤了挤,满脸堆笑道:“施姐姐,你这是干啥呀?教主年轻有为,注定是要成为独霸一方的男人,怎么说动手就动手了啊?”

    黑洞洞的枪口慢慢移到了过堂风的脑袋上。

    施襄眼神中闪过一丝惊异,深深看了过堂风一眼,似乎没想到过堂风啥时候变得如此敬重教主了。

    施襄可是清楚的知道,在过堂风的眼里,教主一直是狗屁。

    可如今,过堂风竟然不顾自己的性命,也要护住眼前这个年轻的有点过分的教主。

    “注定成为独霸一方的男人?”

    施襄皱了皱眉头,暗自嘀咕了一句。

    谁也没想到,过堂风这句无意的话,却在数年后,真的应验了。

    而此时,过堂风只为了缓解一下紧张的气氛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