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卜非

第852章 干嘛动手动脚(加更)

    施襄看了看刘浪,又看了看过堂风,却是冷哼一声,一改刚才的热情,却是眨眼间变成了一个冰山美人。

    慢慢将枪收了起来,施襄低声哼道:“黑巫教教主?”

    “对对对,就是黑巫教教主,我的顶头上司。”

    过堂风暗擦了一把冷汗,连忙扶着施襄坐下,又回身去扶刘浪。

    刘浪脸上一直挂着笑,慢慢也将刚才惊艳于施襄美貌的心态放平了,语气中带了几丝挑衅:“怎么,难道我不像是教主吗?”

    一直坐在轮椅上的欧阳图韦没想到还会来这么一出,看着沙发边的三个人,一时竟然搞不清状况。

    “哦?我还真有点儿不太相信。”

    施襄说得很是自然,似是无意中瞟了刘浪一眼,可刚刚坐下,突然又弹跳而起,抬起腿朝着刘浪的脑袋就劈了下去。

    要知道,施襄穿着一件连体衣,下摆是秋冬季节的裙子,虽然裙子下面还穿着一件紧身衣,但此时将腿一抬起来,还是将刘浪震撼到了。

    刘浪不经意的朝着施襄的腿下一看,嘴角露出一丝邪恶的微笑,连眼皮都没抬,一顺手,正好接住了施襄抬起的腿。

    施襄大怒,用力往下一压。

    可是,刘浪那只手却举得牢牢的,纹丝不动,就跟举了一根火柴一般轻松。

    施襄眼中闪过一丝震惊。

    过堂风眼神中同样闪过一丝惊异。

    要知道,在过堂风的眼中,施襄可是一位全才,不但精通建筑勘测,甚至还精通军事,而且跆拳道更是黑_带高手。

    甚至很多训练有速的士兵,根本都抵不住施襄的一腿之攻。

    在异录堂这个基地里,还有一个训练馆,平时只要施襄一露面,那些士兵就没有一个人敢吭声了。

    虽然过堂风懂得巫术,但如果不是暗中想要迫害施襄,根本无法奈何她。

    正因如此,施襄跟过堂风看到刘浪轻易的接过了一劈,不禁纷纷惊奇不已。

    关键是人家刘浪还跟玩儿似的,似乎根本没放在心上。

    施襄又用了两下力,不禁有些面红耳赤,将高高抬起的腿猛然间往后一抽,刚想再来一击,却忽然见刘浪身形一闪。

    下一刻,刘浪竟然诡异的出现在了施襄的身后。

    刘浪轻轻一笑:“女孩子,干嘛老是喜欢打打杀杀的啊?”

    说着,施襄忽然感觉自己的身体像是被点了穴一般,竟然僵硬无比,根本动弹不得了。

    与此同时,施襄感觉自己的耳朵一痒,有股热乎乎的气息吹了过来。

    “施社长,就算我不是黑巫教的教主,也不用着刚来就动手却脚,动刀动枪的吧?”

    施襄气得浑身发抖,大叫道:“滚开,快点松开!松开我!”

    过堂风张大了嘴巴,脑袋像是短路了一般。

    只见此时,刘浪竟然将两只胳膊环绕着施襄,而两只大手正好按在了不该按的位置。

    刘浪无所谓的嘿嘿一笑,狠狠的吸了一口鼻子,玩味般的笑道:“嗯,身上还有一股兰花的香味,是不是刚洗澡啊?”

    炸锅了,彻底炸锅了。

    从来只有欺负男人的施襄,此时竟然跟一只待宰的羔羊一般,被一个自称为年轻帅气的教主小子给欺负了。

    简直是奇耻大辱啊。

    最为重要的是,自己连任何反抗的余地都没有。

    施襄的脸色红中透白,跟疯了一样大声喊叫着,见刘浪根本不为所动,不禁大叫道:“过堂风,快点,快点把这个臭流_氓给我杀了,快点!”

    过堂风动了动嘴,一脸的为难之色:“施姐姐,我、这……”

    “什么这我的,快点,如果你将这个流氓给杀了,我立刻给你寻处大矿,让人再发一笔财。”

    过堂风眼神中闪过一丝动摇,可一想起自己身上中了蛊,立刻哭丧起脸来,扑通一声跪倒在刘浪面前,用近乎求饶般的语气说道:“教主,施姐姐没有别的意思,求您手下留情,放、放了她吧?”

    刘浪嘿嘿一笑,“我本来就没把她怎么样啊?”

    过堂风顿时语塞。

    刘浪的确没有把施襄怎么样。

    可施襄是什么人啊,自恃凌驾于所有男人的之上,那种尊严此时完全被刘浪践踏得不剩分毫。

    “过堂风,你、你他娘的给我起来,你这威风八面的过堂主,怎么变得这么窝囊了。快点,否则我再也不跟你合作了!”

    施襄此时真是急眼了,可根本不知道刘浪使了什么诡异的手段,竟然让自己浑身动弹不得。

    虽然跆拳道厉害,可谁知道,刘浪的手段更是厉害的离谱。

    在刘浪面前,跆拳道似乎就跟小孩过家家似的。

    过堂风见施襄真的急眼了,颇为无奈的伸出手来,将自己的手心送到施襄的面前。

    “施姐姐,我、我们教主……”

    施襄虽然不懂巫术,但跟过堂风也合作了好多年了,一看到过堂风手心的疤痕,立刻明白了。

    “你、你被这个臭小子中了蛊毒?”

    过堂风点了点头,一看刘浪,又连忙解释道:“不不不,其实是我怕教主起疑心,主动要教主帮我中下的。”

    乱了,这下全乱套了。

    如果不是自己不能动弹,施襄恨不得将刘浪抽筋剥,碎尸万段。

    刘浪见玩的差不多了,却又是嘿嘿一声笑,将手抽了回来,在手往上走的时候,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轻轻触碰了施襄的脸颊一下。

    施襄顿时石化了。

    自己还没被任何男人主动碰过呢,从来都是自己去碰别的男人,哪儿有男人这么碰自己?

    施襄的确石化了。

    可是,嘴中却像是被什么堵住了一般,想骂,根本骂不出来。

    一定要杀了这个男人,我才不管你是不是教主呢!

    施襄心中暗暗咒骂着。

    在刘浪离开施襄的同时,却见施襄的后颈不知何时出现了一道若隐若显的图案。

    那个图案像是在短时间内用指甲挠成的,可形状怪异,在施襄白皙的皮肤上显得极为刺眼。

    刘浪轻轻叹了一口气,一副占尽便宜的模样,乐滋滋的说道:“哎,一个女人,干嘛这么凶悍啊,真是的。”

    边说着,刘浪伸出手,在那个图案上轻轻划了一下。

    下一秒,施襄的骨头发出嘎巴一声响,立刻像是解了束缚一般。

    “我要杀了你!”

    施襄在能动弹的瞬间,再次拔出手枪,转身朝着刘浪射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