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卜非

第853章 巫毒毁容(加更,求月票)

    就在刚才的一瞬间,刘浪在施襄的脖颈后画了一道定身符。

    没想到,施襄竟然会如此恼怒,竟然生不畏死的还要去杀刘浪。

    刘浪眼见如此,却是无奈的摇了摇头,一脸惋惜之色:“可怜了如此漂亮的脸蛋喽。”

    话音刚落,施襄立刻怔住了,还没来得及抠动扳机,却是惊疑的问道:“你对我做了什么?”

    边说着,施襄慌慌张张的摸着自己的脸,哆哆嗦嗦的问道:“你、你对我的脸做了什么手脚吗?”

    听到这话,过堂风立刻抬起头来,朝着施襄的脸上看去。

    可是,依旧是一张干净白皙,漂亮到让人窒息的脸,跟之前根本没有任何区别。

    过堂风也是一脸的疑惑,忍不住问道:“教、教主,您、您给施姐姐动用巫术了吗?”

    施襄闻言,吓得娇躯一颤,脸上立刻变得惨白,手一哆嗦,却是将手枪吧嗒一下掉在了地上。

    越是漂亮的女人,越是珍惜自己的容貌。

    这是一个亘古不变的真理。

    刘浪见施襄真的上当了,却是微微一笑,装作高深莫测的叹了一口气,无奈的摇了摇头,对过堂风问道:“过堂主,我们黑巫教能胜任教主最基本的东西是什么?”

    过堂风不明所以,战战兢兢的回答道:“乱神术。”

    刘浪满意的点了点头,又问道:“那你知道乱神术中有一种巫术,可以毁容的吗?”

    话音刚落,施襄的娇躯却是剧烈的颤抖了起来,又急又怒的指着刘浪,想骂,却又不敢。

    过堂风虽然是堂主,但哪里知道乱神术里面讲了些什么,看了施襄一眼,只得老实的回答道:“乱神术只有教主才有资格修炼,我等根本无缘得见。”

    就等你这句话了。

    刘浪闻言,立刻大喜,忽悠道:“哎,对了,我还忘了这一岔了。”

    刘浪漫不经心的指着施襄的脖子,故作神秘的说道:“你知道你刚才为何不能动弹吗?”

    施襄此时眼睛都快呲出来了,哪里会回答刘浪。

    刘浪也不在乎,继续说道:“刚才就是我给你用了巫术。哼哼,你身上中了我的巫术,如果没有我的救治,从明天开始,你的脸上就会开始发痒,然后慢慢溃烂……”

    还没等刘浪说完,施襄啊的尖叫一声,刷的又从腰后抽出一柄小巧的匕首,冲着刘浪就刺了过来。

    刘浪连动都没动,缓缓说道:“我死了,你就永远不会恢复了。”

    匕首在离刘浪的胸口只有寸许的时候停了下来。

    施襄的手在剧烈的颤抖着,整整持续了数十秒,终于将手往回一抽,大喝道:“好,你有种!”

    “哈哈,我当然有种喽!”

    刘浪无所谓的摇了摇头:“如果不尽快救治,脸上的皮肤不但会一点点溃烂,而且,等到七七四十九天后,整张脸就会变得血肉模糊,但人却偏偏死不了……”

    别说是施襄了,就连过堂风的心都跟着提到了嗓子眼。

    就算是男人,恐怕中了这种巫术,也不会好受到哪里去,何况是爱美如命的女人呢?

    可此时过堂风根本不敢吭声,只得将愤怒藏在自己的心中,直愣愣的看着刘浪跟施襄,生怕两人再起冲突。

    刘浪漫不经心的走到沙发前,坐下,然后翘起二郎腿,补充了一句:“哦,对了,忘了说了,生气也会加速巫毒在体内的运转,可能用不着明天早晨就会开始发作。”

    施襄一听,彻底凌乱了。

    生气?

    这种情况下怎么能不生气?

    可是,生气会加速毁容,这、这怎么办?

    施襄眼睛瞪得巨大,牙关紧咬,似乎在努力控制着自己的情绪。

    刘浪差点就笑出声来,可又怕被人揭穿自己,连忙低下头,轻轻咳嗽了一声,掩饰道:“哎……”

    这一声叹息,彻底把施襄的心给揪了起来。

    施襄使劲咬了咬自己的嘴唇,深吸了一口气,竟然诡异的换了一张笑脸。

    施襄竟然真的在这种情况下控制住了自己情绪。

    刘浪心中暗暗惊叹,可依旧眯着眼睛,露出一丝高深莫测的微笑。

    施襄使劲挖了过堂风一眼,然后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将两手放在小腹,那模样倒是端庄无比。

    “教主……”

    施襄娇滴滴的说了一声,那声音,宛如天籁,其中竟然没有掺杂着半点儿不悦。

    刘浪心中震撼,抬起头来:“不知施社长有何指教啊?”

    “呵呵,刚才我只是怕过堂风被骗了,所以才想确认一下,并没有冒犯教主的意思,还望教主大人有大量,好男不跟女斗。”

    此话一出,如果刘浪还斤斤计较的话,那显然就不是好男了。

    赤果果的威胁嘛。

    可刘浪将头一歪,故作不知的嘿嘿笑道:“哦?那不知施社长现在知道了吗?”

    施襄一怔,张了张嘴,努力压制住自己心中的愤怒,脸上依旧挂着微笑:“当然,现在我已经知道了您就是黑巫教的教主,而过堂主也是您的手下。这样算起来,我们也算是有些关系……”

    说到一半,施襄不吭声了,而是热切的盯着刘浪,那意思已非常明显了:我们既然有这么深的关系,那可以解开我身上的巫毒了吗?

    可是,刘浪此时感觉施襄此人不但长得漂亮,而且非常有趣,反而来了兴趣,依旧装傻充愣道:“哦,这么说来,那倒还真有些关系,这样吧……”

    边说着,刘浪站起身来,走到施襄的面前,一把抓住了施襄柔嫩的小手。

    施襄想要挣扎,却又有些担忧,纠结了片刻,还是任凭刘浪抓住自己的小手。

    “哎,说来这巫术真是好东西,不但能让人生畏,而且还能提高自己的社会地位。”

    施襄以为刘浪要跟自己说解毒之法,突然听到刘浪冒出这句话来,不禁一愣,却是勉强挤出一丝微笑道:“教主,您看我身上的中的巫毒,能不能先帮我解了?”

    刘浪抬起头来,看着施襄精致的脸庞,长长叹了一口气:“哎……不是我不帮你解啊,只是……”

    “只是什么?”

    施襄顿时焦急的问道。

    刘浪故意在施襄的手背上摸了两把,然后将她的小手拉了起来,指着手背说道:“你看,刚才你生气了,毒性已有侵入的迹象,所以,要解起来恐怕还有点困难呢。”

    手背白皙水嫩,根本看不出任何异常,只是被刘浪搓了一下,微微有点发红而已。

    “啊?那、那怎么办?”

    施襄低头看了两眼,不明所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