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卜非

第856章 谁放走了骨熊

    巫术害人,道术抓鬼。

    这是一直以来在世人心中形成的印象。

    看着刘浪手中抓着一团萤火,在场的所有人都目瞪口呆。

    刘浪之前就能用炼鬼术将鬼魅炼化成傀儡,暂时寄放在自己的左手。

    如今鬼王诀修为大涨,刘浪看着手中的恶灵,心头一动,慢慢运起鬼王决,只听见一团阴气从手心飘了出来,就像是一朵绽开的牡丹,将恶灵包裹在其中。

    不一会儿,恶灵竟然在众目睽睽之下在刘浪的手心消失了。

    白巫牌如今已与刘浪的左手手心融为一体,内含鬼王诀外,也能存放一些魂魄。

    刘浪感觉这只恶灵并没不简单,便打算回头有空的时候好好审问一番。

    看着骨熊已完全变成了一堆无用的骸骨,刘浪轻轻一笑,“走,我们一起去看看吧。”

    一个士兵看着刘浪,眼神也在慢慢发生了奇异的变化,由刚开始的疑惑,慢慢演化成了惊异,甚至敬佩:“那、那这具骸骨……”

    刘浪一摆手,“没用了,找个地方埋了吧,或者,喂狗也行。”

    那个士兵看了过堂风一眼。

    过堂风也跟着一摆手,“照教主说的做。”

    “教主?”

    在场的所有士兵脑袋中都冒出了一个问号:“什么意思?这个年轻的太离谱的家伙,竟然是教主?不会真是黑巫教的教主吧?可是,刚才明明看到他用道术收出恶灵了啊?”

    心中虽然如此想,可没有人敢吭声,都是点了点头,拖着骸骨往走廊外走去。

    剩下的士兵跟着过堂风和刘浪一起,再度朝着走廊内走去。

    走了几分钟,前面的电力系统似乎也恢复了正常,刘浪刚想问还有多长时间,突然看到眼前的情景,立刻张大了嘴,生生将话又咽了回去。

    只见走廊的尽头,竟然有一个跟室内篮球场那么大的洞穴。

    走廊正好延伸在洞穴的中间位置,上下还有好十几米的距离。

    在洞穴的上空悬挂着七八个巨大的铁笼。

    那些铁笼都用胳膊粗细的铁链拴着,凌空悬挂,一直延伸到水平线以下。

    走廊的尽头像是悬崖一般,还有一道升降电梯,似乎是通向洞穴的下方。

    洞穴的周围有数盏探照灯,全部照在那些悬空的铁笼之上。

    刘浪站在走廊的尽头,朝着铁笼处看去,不禁一阵唏嘘:“牛!”

    施襄已经下到了铁笼的旁边,看样子正在检查什么。

    在走廊的旁边,有一个控制开关,开关有一红一绿两个按钮。

    过堂风走到开关旁边,按了一下红色按钮。

    只听隆隆一阵响,电梯慢慢上升。

    “教主,我们也下去看看吧。”

    刘浪点了点头,跟过堂风一起走进电梯。

    其余的士兵全部守在走廊的尽头,并没有进电梯。

    电梯下行,很快就来到铁笼的高度,再次打开。

    刘浪走出电梯之后,这才发现,有两个铁笼竟然还关押着两个东西。

    之所以说是东西,是因为刘浪根本没见过那两个物种,既不像是人,又不像动物,反而更像是怪兽。

    对,应该叫怪兽。

    一个怪兽长得跟头牛似的,但周身却围着一团蓝光,而且只有一只脚。

    另一个倒跟人有些相似,伸着长长的舌头,打眼一看跟吊死鬼差不多。

    在靠近电梯的地方,一个铁笼已经被打开,在铁笼的一侧,碗口粗细的铁棍齐刷刷的断开,破开了一个大洞。

    而施襄正站在那个铁笼的旁边。

    刘浪跟过堂风走过去。

    “怎么回事?”过堂风问了一句。

    施襄面色凝重,指着铁笼的断面,冷声说道:“有人故意将铁笼破坏,把骨熊给放出去了。”

    过堂风闻言一怔,立刻瞪大了眼睛,阴阳怪气的问道:“有人?什么意思,这里除了我跟施姐姐,难道还有人可以下来吗?”

    此话一出,火药味十足,明显对施襄起了疑心。

    要说过堂风跟施襄合作也不是一天两天了,虽然称不上亲密无间,但也不会说谁陷害谁。

    可偏偏过堂风差点死在自已士兵的手下,而那些士兵又是施襄训练的,如今又发生骨熊逃走的事,不起疑才怪呢。

    施襄被过堂风说得脸色一白,并没有争辩,而是说道:“过堂主,你说的话我同样可以对你说。”

    过堂风一愣,脸刷的一下也白了。

    对啊,过堂风既然怀疑施襄,施襄同样有理由怀疑过堂风。

    刘浪见气氛有点儿不对劲,对他们俩相互猜忌也没兴趣,而是微微一笑,指着另外两个关押的铁笼问道:“那俩东西长得那么怪,究竟是啥玩意啊?”

    施襄将头一扭,再次盯着铁笼,似乎想寻些蛛丝马迹。

    过堂风连忙解释道:“教主,不瞒您说,这些年来,我们只抓住这几个东西,平时大部分开支都是采矿得来了。”

    边说着,过堂风指着那个跟牛似的东西,说道:“那个东西叫夔,是一次我们在挖矿时挖到了一座古墓,在里面找到的。”

    然后又指着另一个跟吊死鬼般的东西:“那是长舌鬼,据说是在拔舌地狱里受过刑的厉鬼变化而来,也是我们在一处矿藏抓到的。”

    “哦……”

    刘浪闻言,不禁也明白了一些。

    施过矿业,打个开矿的名号,不仅可以赚钱维系日常开支,而且还能找到一些鬼魅的东西。

    只是看到这十几个铁笼只关押了这几个,证明这些东西实属难寻。

    刘浪点了点头,不用过堂风再显摆,其实对搬迁异录堂也有些动摇了。

    这片地方的地理位置显然不必说,而且经营了这么久,一切都已做到近乎完美了。

    如果真将异录堂强行弄回燕京市郊,找这么个地方难不说,恐怕再建这么一个地方,也绝非是件易事。

    但如果依旧将异录堂放在这里,却又不能放任过堂风为非作歹。

    看着施襄与过堂风之间产生了猜忌,刘浪不禁眼珠一转,想到了一个两全其美之法。

    也不管过堂风是何感想,刘浪笑呵呵的走到施襄面前:“施社长,如今骨熊已死,也没有必要追究那么多了,走,回去我把你身上的巫毒先解了。”

    施襄一愣,惊异的盯着刘浪,一脸的难以置信:“你、你真要给我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