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卜非

第875章 原来关系很近

    天刚刚擦亮,太阳还没有出来。

    清晨的燕京飘洒着一缕淡淡的薄雾,将整个城市笼罩在了一片神秘之中。

    很多勤劳的人们早已忙碌了起来,街上人来人往,有保洁的,有摆小摊的,还有匆匆赶路的上班族。

    朱涯急跑两步,追上了刘浪,跟在刘浪的身边,一言不发。

    刘浪看了他一眼,不禁嘿嘿一笑:“怎么,甩掉那个尾巴了?”

    朱涯瞟了刘浪一眼,答非所问道:“找地方吃点东西吧。”

    二人来到一家路边小吃摊,一人点了一碗豆浆,三根油条,相对坐下。

    豆浆加油条,的确是清晨起来最好的早餐。

    很快早餐就端了上来。

    刘浪边吃着,不禁啧啧感慨道:“哎,真不容易,他娘的,这出去一趟,竟然碰到了这么多事。”

    朱涯闷头吃饭,也不吭声。

    刘浪又道:“我说猪牙,杜仲说小烟跟曹星中一起杀了夏怜歌,难道他们俩人修习了双生术?”

    朱涯一怔:“啥是双生术?”

    刘浪吧嗒了两下嘴,“我不是跟你说过吗?”

    朱涯面无表情道:“我只对道术有兴趣,对巫术没有兴趣。”

    “你……”

    刘浪又被噎住了,摇了摇头,叹气道:“好你个猪牙,我算是看出来了,你一天不讥讽我就得劲儿,我真不知道你去蓬莱这段没有讥讽我的日子是怎么过呢。”

    朱涯瞟了刘浪一眼,冷笑一声,将油条在豆浆里沾了沾,然后一口吃了下去,最后将剩下的豆浆全部喝光,擦了一下嘴,“别他娘废话,赶紧付钱。”

    说着,朱涯站起身来,转身就走。

    “我、我……你……”

    刘浪连忙囫囵的将最后一根油条吃掉,付了钱,急冲冲的朝着朱涯跑去:“我艹,你个死猪牙,老子给你提供住的地方,还要管你吃啊?”

    朱涯歪着脑袋看了看刘浪:“道家讲究视钱财如粪土,如今我不打算帮马有才干事了,也无处可去,自然身无分文。”

    一提起马有才,刘浪双眼一眯,嘿嘿笑道:“行行行,我们的冷公子朱涯。”

    故作神秘的朝着朱涯身前凑了凑,刘浪小声道:“我说猪牙,你知道马有才的老婆是个妖精吗?”

    朱涯一愣:“妖精?”

    “嘿嘿,马有才的儿子马小帅半人半妖,之前跟黑狐胡老三勾结的就是他。”

    “哦……”

    朱涯目光直视着前方,不以为意道:“我早就感觉出马有才身上有着浓郁的妖气了。”

    “啥?你、你……”

    刘浪指着朱涯,破口骂道:“你个猪牙,能不能好好说话?你知道马有才身上有妖气,为何当初不早告诉我啊?”

    “嘿嘿,有妖气又如何?跟我又没有关系。”

    俩人边走着,又是一路的拌嘴。

    走了一会儿,刘浪却是冷哼一声,也闭上嘴不说话了。

    朱涯反而狐疑的看了刘浪一眼,低声问道:“马小帅死了?”

    “死了!”刘浪没好气的说道。

    “那马有才呢?”

    “我怎么知道?”

    朱涯闻言,不禁皱了皱眉头:“据我所知,马有才非常爱他这个儿子,如果马小帅真死了,马有才极有可能会回到石窟村。”

    “什么?为什么要回石窟村?”

    刘浪不明所以,不禁被朱涯勾起了好奇心。

    朱涯晃了晃脑袋,眯起眼睛看了看天色,忽然说道:“今天看起来要阴天了。”

    “你他***,死猪牙,你臭屁什么!赶紧说!”

    朱涯自故自走着,将手负于身后,不急不缓的说道:“有一次我听马有才无意中说起过,他说,石窟村可能有通往阴间的通道。”

    “啥?呵呵,你就扯吧。”

    刘浪不以为意的笑道。

    朱涯微微摇了摇头,“不,我感觉很有可能,毕竟他身上的妖气不是普通的妖精所有的,马小帅的母亲应该有很高深的修为。”

    听到这里,刘浪不禁又仔细看了两眼朱涯。

    刘浪不得不承认,虽然如今自己用鬼王诀可以轻松打败朱涯,但对于观察妖气与鬼气方面,却依旧还有些逊色。

    朱涯猜得一点儿不错,马小帅的母亲的确是个厉害的妖精。

    当时在追杀马小帅的时候,马有才一五一十将事情的来龙去脉都说了。

    一只一直待在石窟村的妖精,对石窟村的熟练程度肯定远非常人所能及。

    如果马有才说的话是马小帅的母亲告诉他的,那这件事就不得不重新思量了。

    不自觉的皱起了眉头,刘浪试探着问道:“你是说,马有才很有可能会回到石窟村,试图复活马小帅?”

    朱涯点头道:“我不肯定,但**不离十。”

    马小帅懂得七尸噬魂丸,而这种药丸就是刘浪打小吃的黄色药丸。

    如果马小帅真能复活,对刘浪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可是,马小帅毕竟害人太多,又能炼制出上品七尸噬魂丸,还真不一定是件好事。

    刘浪的思绪翻江倒海,仔细想着朱涯说的话,始终还是不太放心,连忙掏出电话,直接给欧阳图韦拨了过去。

    欧阳图韦给刘浪留的是私人号码,根本不用秘书转接。

    很快,欧阳图韦就接起了电话:“教主?”

    刘浪开门见山道:“欧阳大哥,你认识马有才吗?”

    “马有才?”

    欧阳图韦略一迟疑,赶紧说道:“认识,我干女儿好像跟马有才很熟悉,怎么了?”

    刘浪一怔,没想到欧阳图韦突然冒出了一个干女儿,不无疑惑道:“哦,你要是认识的话,我就是想问问,你能不能知道马有才的行踪?”

    欧阳图韦连想都没想,“这个没问题,我打个电话过去问问就是了。”

    “好。”

    刘浪微微一笑,也点头道。

    刚想挂掉电话,刘浪忽然又想起了什么,忙问道:“对了,欧阳大哥,可以告诉我你干女儿叫什么吗?”

    欧阳图韦一愣,虽然不明白刘浪的意思,但还是回答道:“说起来有些惭愧,这个干女儿我只见过一两面,她叫张清织。”

    “嗡……”

    刘浪一听到清织这俩字,脑袋立刻像是被什么撞击了一下般。

    努力平复了自己的心情,刘浪沉声问道:“我之前不是问过你,你不认识欧阳清织吗?”

    欧阳图韦似乎有点无辜,道:“教主,什么欧阳清织?我真不认识欧阳清织,我的干女儿姓张,跟在东北老林救我的那个人很像,但她应该不是那个人,只是一个普通的女孩而已……”

    我晕,当时就少问了一句。

    刘浪此时愈发感觉,欧阳图韦口中的张清织,可能就是欧阳清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