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卜非

第882章 浓妆女人(加更)

    老板娘见那人醉得不行了,正想再劝劝。

    可正在此时,那个画着浓妆的女人突然间不耐烦的喊了一句:“死老头,你不能喝就别喝,耍什么酒疯啊!”

    此话一出,跟女人坐在一起的几个男人也随声附和着:“就是就是,我们上班压力这么大,中午吃个饭都不消停啊。”

    说话的那一桌共坐了四个人,三男一女。

    那个女人显然是另外三个男人的上司,说话间都透着居高临下的姿态,甚至根本不用正眼瞧人。

    醉汉趴在桌子上,口中含糊的叫道:“我、我要喝酒,喝酒……”

    老板娘尴尬的冲着那四个人笑了笑,连忙上前扶了扶醉汉,连声劝道:“老杨,你别喝了,快走吧,别耽误我做生意了。”

    老板娘竟然跟醉汉认识。

    这种事情刘浪也见得多了,本来也感觉醉汉有点儿小题大做的了,在公共场合醉酒,多不好啊。

    可是,看到那四个白领,刘浪更是生起了厌恶之情。

    老板娘上前拉了醉汉两下,却根本没有拉动。

    醉汉像是生根了一般,牢牢的坐在凳子上。

    “拉他干嘛,给他酒啊,他不是要酒吗?看他能喝多少!”

    浓妆女人此时也站了起来,朝着老板娘喊道。

    另外三个男人见此,也跟着起哄了起来,大声叫道:“对,灌他,使劲灌他,看他还能不能喝。”

    这帮人简直是吃饱了撑的。

    就算你们平时工作压力大,可也不至于对一个醉汉耍威风吧?

    刘浪心中本来还只是厌恶,现在却慢慢有点看不起那几个家伙了。

    反正吴暖暖不理自己,刘浪索性转过身子,看着那几个人。

    浓妆女人已经走到了醉汉的桌前,朝着老板娘摆了摆手,高声喊道:“去,再拿两瓶五粮液,算在我们帐上,我们给他灌下去。”

    “好,徐姐,我们来帮你。”

    另外三个男人,也凑上前来,讨好般的对浓妆女人说道。

    浓妆女人微微一笑,露出一副得意之色。

    老板娘却是没动,脸上浮现出一丝为难:“这、这不好吧?他、他有心事才喝这么多的,要不你们帮我把他抬到后院,先让他躺躺好不好?”

    “喝酒,我要喝酒。”

    醉汉又叫了一声。

    浓妆女人一瞪眼,指着醉汉,朝着老板娘说道:“瞧瞧,瞧瞧,是他要喝的,可不是我们呢。”

    浓妆女人见老板娘不动,朝着身后的一个男子喊道:“小张,赶紧,再去拿两瓶五粮液,我们今天看看,到底能不能把这个醉汉给灌趴下。”

    “好勒,徐姐。”

    那个叫小张的男子连声答应着,直接跑去拿了两瓶酒。

    “喂,起来喝酒啊。”

    浓妆女人拿起酒瓶子,使劲敲打着桌子,也跟着叫嚷了起来。

    醉汉脸都快贴到桌子上了,只是含糊的叫着要酒,却对女人的话根本没有反应。

    女人似乎有些恼怒,叫嚣道:“把他给我拉起来!”

    那三个男子立刻上前,两人拽住醉汉的胳膊,一人掰着醉汉的脑袋,将醉汉的脸扬了起来。

    刘浪此时有些看不过去了,心中暗骂:我艹,这几个人病得不轻啊,还真跟一个醉汉耍起威风来了啊。

    老板娘见几人真要给醉汉灌酒,不禁也急了,连忙劝道:“你们别呀,别呀。他、他喝醉了,别再让他喝了。”

    四个人此时的情绪完全被调动了起来,根本不顾老板娘的劝阻,其中一个男人还直接推了老板娘一把,低喝道:“滚开!”

    老板娘一个踉跄,身体一歪,差点跌倒在地。

    在餐馆吃饭的食客们见此情景,纷纷站起身,并不上前,只是远远的看着热闹。

    “小张,你们扶好,我来灌!”

    浓妆女人将袖子一挽,上前捏住了醉汉的鼻子,直接将酒瓶对准了醉汉的嘴。

    刘浪再也受不了,啪的一拍桌子,嗖的一下站起来,高声呵道:“住手。”

    说着,三步并作两步,刘浪直接冲到了女人面前,一把将酒瓶抢了过来,大声喊道:“你们这是干嘛?他都喝成这样了?你们有意思吗?”

    几人一怔,眼神中都是露出了一丝迟疑。

    三个男人征询的看向女人,似乎在等女人发话。

    女人见刘浪只有一个人,此时被人破了兴致,不禁脸色一变,低沉着声音说道:“这位小兄弟,我们只是图个乐子,你不要多管闲事。”

    “闲事?”

    刘浪一愣,没想浓妆女人还真不要脸,竟然说出这种话来。

    刘浪不禁乐了,上下打量了女人两眼。

    女人三十岁上下,长相普通,但妆很浓,尤其是嘴唇红得跟猴子屁股一般,两眼细长,一看就不是好惹的角色。

    在刘浪看来,那三个男人似乎对女人也十分敬畏。

    女人见刘浪一直盯着自己,不禁有些恼怒:“你看什么看,再看信不信我将你的眼给挖出来!”

    听到女人这一吼,那三个男人立刻撒开醉汉,将刘浪围在了中间,瞪着刘浪,似乎随时等着女人发话。

    刘浪微微一笑,看着女人,啧啧叹道:“哎,我以为只有流氓才会耍流氓,原来,还真是高估了流氓这个词了。”

    女人闻言,顿时勃然变色,大声喊道:“我艹你姥姥,你骂谁是流氓啊!”

    说着,女人拿起醉汉手里的空瓶子,朝着刘浪的脑袋的上就砸了过来。

    刘浪连动都没动,不屑的瞟了旁边三个男人一眼,低声道:“窝囊废!”

    说着,一抬手,刘浪正好抓住了女人的手腕。

    女人一怔,脸色一变,立刻冲着那三个男人叫道:“看什么看!快点,给我打他!”

    那三个男人也愣住了,眼看酒瓶子就要砸到脑袋上时,也没见刘浪怎么出手,竟然被生生接住了。

    可此时是表现的最佳时刻,如果袖手旁观,回去肯定没好果子吃啊。

    三个男人相互对视了一眼,立刻找到了出手的理由,破口骂道:“你骂谁是窝囊废啊……”

    边喊着,三个男人轮起拳头朝着刘浪的身上就砸了过去。

    “嘭!”

    “嘭!”

    “嘭!”

    三声闷响,紧接着,又是三声惨叫声响了起来。

    “啊……”

    “我的手,我的手断了。”

    “我的胳膊,我的胳膊……”

    三个男人抱着自己的胳膊跟拳头,惊恐的盯着刘浪,纷纷蹲在了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