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卜非

第889章 蜡像馆

    刘浪没有跟泥鳅寒暄,面无表情的问道:“上次让你查的事怎么样了?”

    泥鳅略一迟疑,声音又压低了几分:“刘哥,这件事,似乎有点麻烦啊。”

    “什么意思?”

    “我偷偷去查了查,整个燕京市的确有很多道士,可是他们的行踪太过隐蔽,而且每次我跟着跟着就跑丢了。”

    “那你什么也没查出来喽?”

    泥鳅闻言,连忙慌乱的解释道:“没有没有,前几天我看到有一个道士在一家蜡像馆门口转悠,后来就听说蜡像馆的老板出事了。”

    “哦?那个道士住在哪里你知道吗?”

    “这个……”

    正在此时,电话那头突然又响起了一个男声:“泥鳅,干嘛呢,赶紧来打麻将,打什么电话啊。”

    “好了好了,马上就来。”泥鳅连声答应着,转头又低声对着电话道:“刘哥,李局叫我回去打麻将呢,我不能让他怀疑……”

    刘浪一听,想了想:“李邱?”

    “对对对,上次刘哥不是……”

    “哦,我知道了,凌晨的时候你去花圈店找我。”

    刘浪直接打断了泥鳅的话,冰冷的说道。

    泥鳅连忙答应:“好好好,刘哥,我知道了,晚上我好好跟您说,还有我身上的蛊毒……”

    “行了,如果你认真办事的话,自然会给你解开的。”

    “是是是,刘哥,那我先去了啊。”

    挂了电话之后,刘浪不禁又皱起了眉头,陷入了沉思之中。

    看来,蜡像馆的那个老板还真是被道门的人害的。

    只是那个家伙比较厉害,竟然用了一个蜡像金蝉脱壳了。

    很快,刑警大队的人也来到了现场,勘察了起来。

    刘浪看了看时间,不知不觉中已是晚上七点多了。

    走到吴暖暖的身边,刘浪低声道:“吴警官,这里没有什么线索了,我们去蜡像馆看看。”

    “好。”

    吴暖暖跟现场勘察的刑警打了声招呼,然后跟刘浪一起出了梦里香,直奔警车而去。

    刘浪一把拉住吴暖暖:“打车吧。”

    吴暖暖回头看了刘浪一眼,又点了点头:“行,我先回警车换身衣服,穿这身去蜡像馆太扎眼。”

    的确,穿着警服太显眼了,对方如果看到有警察,肯定早就躲起来了。

    刘浪伸手在路边招了辆出租车,坐在车里等着吴暖暖。

    吴暖暖速度很快,不到十分钟已换一件衣服。

    一身黑色紧身衣,墨镜,黑色皮靴,完全凸显着吴暖暖玲珑的身姿。

    吴暖暖从警车里出来之后,在四周环顾了一圈,看到了刘浪坐在出租车里。

    刘浪本来还在想事情,一看到吴暖暖这身打扮,眼睛立刻直了。

    就连出租司机也目瞪口呆的盯着吴暖暖,连连砸吧着嘴:“这、这位美女真……”

    司机还没说完,却见吴暖暖朝着自己这边走了过来,立刻直了直身子,摸了两把少得可怜的头发,朝着刘浪一脸歉意的说道:“师傅,我今天不拉客了,您要不换俩车?”

    “哼,你是想拉那位美女吧?”

    刘浪瞟了司机一眼,毫不掩饰的冷哼一声。

    司机见一下就被戳穿了,脸瞬间涨红,腆着脸道:“师傅,帮个忙嘛。”

    刘浪根本没有理会司机,而是冲着吴暖暖招了招手。

    吴暖暖见到刘浪,微微一点头,径直走了过来,然后拉开车后门,坐在了刘浪的身边。

    “咕咚!”

    司机重重的咽了一口唾沫,从后视镜看了吴暖暖一眼,然后迅速又将视线转移到刘浪的身上,讨好般的说道:“呵呵,这位小哥,您、您早说在等的人是她嘛,咳咳,不知你们去哪儿里?”

    刘浪也懒得理会司机色眯眯的眼神,“蜡像馆。”

    “好勒!”

    司机答应着,一脚油门踩了下去,可目光却不时瞟着吴暖暖,还时不时想搭两句腔。

    可人家吴暖暖一脸的冰冷,任你千言万语,就是不说话。

    终于,司机口干舌燥,跟霜打的茄子一般,终于放弃了,长长叹了一口气:“两位,前面就是蜡像馆了,我、我就不过去了。”

    蜡像馆还在几百米外,司机看起来似乎极为惧怕般,老远就停了下来。

    “怎么?一脚油门的事,怎么不开了?”

    “呵呵,小哥,那蜡像馆太邪性,这大晚上的……”

    还没等司机说完,吴暖暖直接打开车门,朝着蜡像馆走了过去。

    刘浪本来还想询问一番,见此只得无奈的摇了摇头,付了钱,追上了吴暖暖。

    司机看着刘浪二人走到蜡像馆门前,贪婪的盯着吴暖暖的背影,不由得啧啧惋惜道:“哎,如此一个漂亮的美人,大晚上来这种地方,死了真是可惜喽……”

    说着,司机立刻掉转车头,一溜烟的跑了。

    蜡像馆并不大,门是钢化透明玻璃。

    刘浪二人站在门口,朝着里面看了两眼。

    门是锁着的,里面没有开灯,黑漆漆一片,什么都看不清,只是模模糊糊看到有几个人影。

    “怎么进去?”

    吴暖暖看着门上的大锁,不禁有些为难。

    刘浪嘿嘿一笑,却是不以为意道:“看我的。”

    吴暖暖一怔,立刻想起刘浪可能会用开锁符,点了点头,往后退了两步。

    可是,刘浪根本没掏出什么符纸,而是朝着自己的手心吐了两口唾沫,然后四处扫视了两眼,从门旁边捡起了一块比拳头大一点的石头。

    “你要干嘛?”吴暖暖面露疑惑道。

    刘浪晃了晃手中的石头,咧嘴一笑:“当然是开锁喽。”

    吴暖暖顿时一脸的黑线:“你不是会用开锁符吗?用石头谁不会啊?”

    “嘿嘿,有简单的不用,费那个劲干嘛?”

    刘浪边说着,朝着锁头用力砸了下去。

    “哐!”

    一声巨响,在这个宁静的夜里显得极为刺耳。

    蜡像馆所在的地方比较偏,前面有一大块空地,周围除了一些破旧的厂房之外,也没有任何居民。

    可那些厂房有的已经废弃了,有的虽然还在用,但晚上也算一片漆黑。

    可以说,方圆几里之内,恐怕找个人都难。

    刘浪一石头砸开锁头,顺手将门拉开,顿时一股阴冷中带着发酶的气息迎面扑了过来。

    “我艹,怎么这么冷啊?”

    刘浪忍不住打了一个哆嗦,回头看了看吴暖暖,却见吴暖暖也不自觉紧了紧自己的衣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