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卜非

第905章 有用的信息

    刘浪这几天一直被黑巫教的事纠缠着,见过韩晓琪之后,心情稍微好了一点儿。

    在路上又一路狂奔,算是彻底将郁闷的心情发泄出来了。

    此时看到小黑的又萌又凶的模样,刘浪简直快乐的不行了,似乎所有的烦心事根本都不事儿。

    刘浪拍了拍小黑的脑袋,嘿嘿一笑:“行啦,赶紧吃点儿东西去吧。”

    说着,刘浪拿出一点儿狗粮,给小黑倒上,然后将指着花圈店里的一张凳子说道:“泥鳅,你坐下吧。”

    泥鳅战战兢兢的从桌子上爬下来,老老实实坐在凳子上,看着小黑,还不由得咽了一口唾沫。

    刘浪坐到懒人椅上,微微一笑,问道:“要喝水吗?”

    “不不不,不用了,谢谢刘大哥。”

    泥鳅暗擦了一把冷汗,哪里敢让这位大哥伺候自己啊。

    刘浪根本没有起身的意思,抬头看了泥鳅一眼,“说吧,有什么发现没?”

    泥鳅闻言,立刻搬着凳子往前凑了凑,鬼鬼祟祟的说道:“哥,那些道士太厉害了,我跟踪过几个,基本后来都跟丢了……”

    还没等泥鳅说完,刘浪一摆手,道:“我知道你很辛苦,说点儿有用的吧。”

    泥鳅舔了舔自己的嘴唇,小眼珠子转了两圈,似乎在整理自己的语言。

    “哥,那天我陪李局出去喝酒……”

    说着,泥鳅又摇了摇头,不确定道:“可是,那人说的是酒话,我也不知道是真是假。”

    刘浪见泥鳅吞吞吐吐的样子,不禁皱了皱眉头,“有话你就说,我今天晚上让你来,不是听你瞎扯的。”

    “是是是,哥,这件事我感觉还是得向你汇报一下。”

    泥鳅说,前几天的晚上,有人约李邱一起出去打麻将。

    因为李邱比较信任泥鳅,竟然让泥鳅给自己开车。

    泥鳅心里一直惦记着去追查刘浪吩咐的道士的事,可又不好在李邱面前表现出任何异常,便点头答应,当起了李邱的司机。

    结果,李邱指引着泥鳅一直将车开到了一家中医馆。

    “中医馆?”

    刘浪刚从阴阳医馆回来,对医馆这俩字特别敏感,听到泥鳅的话忍不住出言相询。

    泥鳅点了点头道:“对,哥,那家中医馆好像叫萧萧中医馆?”

    “啥?怎么还有这种名字?”

    刘浪闻言,不禁也是一怔。

    中医馆这名字起的跟洗浴中心似的,却是太过稀奇。

    不过,刘浪此时并不关心中医馆到底叫啥名字,而是摆了摆手,“然后呢?”

    泥鳅砸吧了两下嘴,嘿嘿一笑道:“哥,还别说,开始时我根本不知道,后来我才知道,原来李邱是去会他老相好的呢。”

    刘浪撇了撇嘴,显然对这种八卦的事情不感兴趣。

    泥鳅见刘浪没有反应,又继续说道:“哥,那家萧萧中医馆的老板娘长得贼漂亮,正是她约李邱去打麻将的。开始时我还以为是真打麻将呢,结果打了一半的时候,我才明白过来,那个老板娘似乎是给李邱介绍个人认识。”

    要知道,打麻将必须要四个人。

    开始时刘浪并没有多想这些东西,可等泥鳅提到介绍别人的时候,似乎也明白了,加上泥鳅,正好四个人。

    但是,刘浪没有吭声,而是微微点了点头,示意泥鳅继续说下去。

    泥鳅继续说道:“他们三缺一,李邱也把我拉了过去。我们四个人边打麻将边喝着酒。你猜奇怪不奇怪,老板娘介绍的那个人竟然是个道士。”

    “啥?”

    刘浪一怔,直接从懒人椅上坐直了身子,心里暗骂:我艹,说了半天,原来这才到点子上呢。早说是道士不就行了?还费这么多的口舌。

    但刘浪猜测可能下面就是重点了,也没插话。

    泥鳅继续道:“当时我只想哄好李邱,开始时也没多想,当看到那个人说自己是道士的时候,我才留意了起来。”

    泥鳅说,当时四人一直玩到了凌晨四点多,期间中医馆的老板娘一直跟李邱眉来眼去的,也是只是简单的介绍了一番,大多也只说了些无关痛痒的话。

    泥鳅自然充当起了端茶倒水的角色。

    可是,在那个人喝得迷迷糊糊有些眩晕的时候,李邱似乎想要跟那人学艺。

    那人被酒精麻醉的舌头已有些打结,开始时根本不答应李邱的请求,但接连在李邱的手里赢了不少钱后,似乎也感觉有些过意不去,开玩笑道:“李局,我跟书娘以前就认识,既然你是书娘的朋友,这样吧,我不教你道术,教你一种罕见的傀儡术好了。”

    刘浪一愣,顿时瞪大了眼睛,急问道:“什么?泥鳅,你说那个老板娘叫什么?”

    泥鳅也不明所以的看了刘浪一眼:“他们一直叫她书娘,好像是叫萧书娘吧。”

    “他娘的,怎么跟她勾搭在一起了?”

    刘浪忍不住骂了一句,连忙又问道:“那你知道那个道士叫什么名字吗?”

    泥鳅见刘浪来了兴趣,不禁心下窃喜,暗暗琢磨着:看来,今天我是歪打正道,还真找到了一点儿有用的信息呢。

    泥鳅连忙也直了直身子,恭恭敬敬的说道:“哥,开始时老板娘只说那个人叫安掌门,后来喝醉了之后,我才知道那个人叫安玉桥……”

    “咝……”

    还真是无巧不成书啊,这个安玉桥怎么也跑到燕京来了?难道也是为了道巫之间的事吗?

    刘浪的心跟着提了起来,此时也明白为何一家中医馆叫的名字那么娘了。

    以前的时候叫华广堂,可华广死后,肯定被萧书娘接到了手里,取了一个萧萧的名字。

    可是,萧萧这俩字完全跟中医馆不搭,也不知道当时换名字时萧书娘怎么想的。

    稍微理了理思绪,刘浪又问道:“那个安掌门想教给李邱的傀儡术是什么,你知道吗?”

    泥鳅摇了摇头:“不知道,当时说完之后,那个安玉桥就醉死了过去,结果,李邱跟老板娘去了另一个房间,直接将我打发走了。”

    说到这里,泥鳅还握了握拳头,似乎对李邱的举动极为不满。

    说来也是,李邱自己去快活了,大晚上的,反而把泥鳅赶走,放在谁身上都不乐意。

    可泥鳅当时也没说啥,只要在外面的车里猫了一晚上,第二天只见到李邱从中医馆里走了出来,却没见到另外两个人。

    “就这些?”刘浪似乎还有些意犹未尽。

    泥鳅木讷的点了点头:“哥,就这些,不知道有用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