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卜非

第913章 好啊,我嫁给他

    杜仲扑通一下跪倒在沙发边上,手脚麻利的打开药箱,嘴里不停的嘀咕着:“刀劳鬼的唾液极具腐蚀性,必须要用止伤的药材才行,而唾液属阴,阴阳相克,必须要用至阳之物。 ”

    边说,杜仲略一迟疑,很快从药箱里选出了几味药。

    刘浪跟朱涯木讷的站在一边,看着那几个小药瓶。

    三七,龙血竭,金盏花,还有一味竟然是让刘浪恶心到印象极为深刻的鬼肠。

    只是此时的鬼肠跟刘浪见到的似乎不太一样,呈粉末状,可能是跟其它东西配制在了一起,形成的有形之态。

    杜仲将这些东西拿出来之后,全部倒在了手中,然后快速用一个小药勺拌了拌。

    做完这一切后,杜仲又拿出一把锋利的小刀,朝着掌心刺啦划破了一道口子。

    霎时间,鲜血跟不要钱似的涌了出来,很快就跟那些中药粉末混杂在了一起。

    杜仲强忍着疼痛,又用药勺快速搅拌均匀,让所有的粉末与鲜血呈浆糊状。

    “爹,你一定要挺住啊。”

    杜仲一咬牙,快速的将掌心倾斜,朝着杜山的伤口处就捂了下去。

    刘浪跟朱涯相互对视了一眼,不禁有些迟疑:能行吗?

    可是,就在那临时配置的浆糊一碰到杜山的伤口时,立刻响起了噼里啪啦的声音,跟鞭炮一般极为响亮。

    刘浪跟朱涯都吓了一大跳,差点真的从原地跳了起来。

    一听到这个声音,杜仲不禁长长出了一口气,连忙又回头拿了一个茶杯。

    用手一试水温,杜仲皱了皱眉头,然后倒掉一半水,又掺进去热水,这才扒开杜山的嘴,一口将茶水给他灌了下去。

    “咳咳,咳咳!”

    奇迹出现了。

    杜山的胸膛猛然间起伏了两下,剧烈咳嗽了起来。

    刘浪跟朱涯惊奇不已:“真有用?”

    杜山咳嗽不停,杜仲连忙扶起杜山,关切的问道:“爹,你没事吧?”

    杜山费了好大力气,才勉强睁开眼睛,双眼还有些浑浊,似乎意识还处于模糊的状态:“刀、刀劳鬼的唾液呢?”

    杜仲一愣,没有回答,而是又问道:“爹,你没事吧?”

    杜山使劲挣扎了两下,从杜仲的怀里站了起来,一把抓住朱涯的手,急急的问道:“朱兄弟,刀、刀劳鬼呢?”

    “死了。”

    “啊?那、那我的药材也没了?”

    我晕,这种时候还想着刀劳鬼的唾液,看来,这爷俩虽然性格不同,但骨子里还都是要药不要命呢。

    这时,杜仲却上前扶住杜仲,“爹,你感觉怎么样?”

    “怎么样?什么怎么样?”

    杜山一愣,似乎忽然意识到什么,伸手一摸自己的左脸,那只手立刻抖动了两下:“我、我被刀劳鬼的唾液给伤了?”

    “额……真、真抱歉,我们……”

    刘浪跟朱涯都是脸皮一烫,发生这种事,俩人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可是,杜山却突然拉住朱涯的手,惊异道:“朱兄弟,是你帮我破解了刀劳鬼的唾液吗?”

    朱涯摇了摇头。

    杜山一怔,又迅速转过身,一把抓住刘浪:“刘兄弟,是你对吗?”

    刘浪也摇了摇头,指了指杜仲:“是杜大哥将你救醒的。”

    杜山立刻呆住了,难以置信的再次将头扭了过去,满脸疑惑的盯着杜仲:“是、是你?”

    杜仲战战兢兢的点了点头:“爹,是我。”

    说着,泪水不自觉的滚了下来。

    杜山身体微微一颤,忽然间伸出手来,扬手作势要给杜仲一耳光。

    杜仲吓得刚想往后一闪,却见杜山巴掌下冲的速度忽然减缓,慢慢的抚摸在了杜仲的脸上,微微颤抖道:“真、真的是你解了刀劳鬼的唾液?”

    杜仲不知杜山搞啥名堂,但还是点了点头:“爹,我、我也不知道有没有用,情急之下……”

    “仲儿,你、你长大了……”

    忽然,杜山的眼泪夺眶而出,不觉老泪纵横,重重拍了拍杜仲的肩膀,颤声道:“爹一直错怪你了……”

    “爹……”

    杜仲再也止不住,眼睛如滂沱大雨般落下。

    相逢一笑泯恩仇。

    这是杜山第一次叫杜仲为‘仲儿’,以前在杜山的心里,这绝对只是一个臭小子,不成器的臭小子。

    可是,这一次,杜仲竟然自己配制出了解开刀劳鬼唾液的解药。

    杜山的伤痕没有消失,形成了一个鸭蛋大小的空洞。

    可是,杜山却满是欣喜,一直抓住杜仲的手,久久不肯撒开:“仲儿,你、你是好样的!”

    …………

    梦里香不远处的一家小旅馆。

    饶万春跟做贼一般,鬼鬼祟祟的找到了饶九妹住的房间。

    “九妹,你在吗?”

    饶九妹开门:“哥,你怎么才来?”

    “哎,九妹,你跟我说的借口,我练习了好多遍,好不容易练熟了才去找的屠师弟。”

    晕,这个哥哥还真是实在。

    饶九妹白了饶万春一眼,没好气的说道:“哥,其实你不用找借口,屠师弟也不会多问的。这么多年,父亲让他贴身伺候,不是没有道理的。”

    饶九妹将饶万春让进屋,指着一张凳子说道:“哥,你先坐吧。”

    饶万春此时脑袋中一团浆糊,哪里还有心情去坐?

    房门一关上,饶万春直接将那封信拿了出来,几乎是塞到了饶九妹的手里:“九妹,你看看,王师叔这到底是啥意思啊?”

    那张信纸已被饶万春揉成了一团,然后又展开,又团成团,此时表面都有些发黄了。

    饶九妹展开信,本来皱着眉头,看了一会儿,眉头却慢慢舒展开来:“什么?王师叔想要把我嫁给刘浪?”

    “对啊对啊,王师叔究竟是啥意思?”

    饶万春搞不明白,一脸急切的盯着饶九妹。

    饶九妹似乎早就料到了一般,却是轻轻叹了一口气,微微一笑,“好啊。”

    “啥?什么好啊?”

    “嘿嘿,我说,我嫁给刘浪。”

    “啥?九妹,你、你开什么玩笑?”

    “哥,我没有开玩笑。”饶九妹一脸认真的说道。

    本来已经眩晕的饶万春此时更懵了:“九妹,你、你为啥要嫁给那个臭小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