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卜非

第918章 正宗鬼引针法

    刘浪在按下第一根银针之后,两只手像是幻影一般,竟然飞速的在那些银针之间穿梭,不停的按下,又拉住。

    杜山看得目瞪口呆,似乎也意识到了什么,惊愕的张大了嘴巴。

    而杜仲也惊恐的盯着刘浪,却不知道他搞的什么名堂。

    不一会儿工夫,那些银针竟然有三分之一被完全扎进了产妇的肚子里,而本来挣扎的鬼胎此时也莫名其妙停止了跳动。

    “杜大哥,你可以把手拿出来了。”

    刘浪轻轻擦了额头的一把汗,冲着杜仲微微一笑。

    杜仲已呆在了当场,看着自己的手,颤声道:“我、我的手被那个小东西抓着,拉不动啊。”

    “呵呵,你再试试。”

    “试试?”

    杜仲似乎有些不相信,试着将手往外一拉,轻轻就拉了出来,“啊?这、这是怎么回事?”

    杜仲慌乱的看着自己的手,除了一些粘糊糊的黑色液体外,赫然有两颗清晰的牙印。

    “我、我的手被咬伤了?”

    刘浪看了杜仲一眼,安慰道:“没事,等将里面那个小东西弄出来,给你入药。”

    “啊?它、它……”杜仲彻底懵了。

    刘浪不为所动,淡然的笑道:“我已隔绝了鬼胎与母体的联系,此时可以将那个小东西弄出来了。”

    “不用拔针了?”

    刘浪摇头,自信道:“不用。”

    杜仲似乎还不太相信,回头看杜山一眼。

    杜山明显被刘浪震撼住了。

    他从来没见过如此诡异的针法,甚至他能清晰的感觉得出,刚才这套针法就是鬼引针,但却比自己使的鬼引针要高明数倍。

    看着杜仲盯着自己。杜山略一迟疑,深吸了一口气,朝着杜仲点了点头:“就按刘道长说的做吧。”

    杜山突然间觉得。跟眼前这个年轻人称兄道弟,似乎是自己高攀了。

    杜仲得到了杜山的肯定。再次颤巍巍的将手伸进刚才裂开的肚皮处,试探着找到那个小东西。

    此时,那个小东西异常的安静,被杜仲摸了好几下竟然一动也不动。

    开始时杜仲还提心吊胆,但见对方不但不抓自己,也不咬自己,不觉心下大惊,选择了一个合适的位置。稍微一用力,直接把小东西给拉了出来。

    “啊……”

    那个小东西一出来,立刻带出了一股浓郁的腥臭气息。

    众人朝着杜仲手里的东西一看,顿时个个皱起了眉头。

    里面的小东西长得干瘦无比,只比常人的巴掌大上一点儿,可牙齿却极为锋利,就连指尖都尖细无比。

    “果然是鬼胎。”

    朱涯看到这个小东西,不自觉的低哼一声。

    可此时,鬼胎一动不动,显然已经死了。

    鬼胎跟产妇之间还连接着一条脐带。刘浪拍了拍手,对杜仲说道:“将脐带剪下来,放在水中煮开。然后将水喝掉,就能解掉你身上被鬼胎咬的毒了。”

    杜仲闻言,不禁咧了咧嘴,可还是点了点头:“那这个小东西呢?”

    “烧了。”

    “啊?不入药了?”

    “只有烧了,入药恐怕会让它尸变。”

    说着,刘浪走到朱涯身边,冲着朱涯笑了笑:“猪牙,怎么样?”

    朱涯不得不佩服刘浪的本事,不知道这家伙怎么能懂得这么多。可看着刘浪得瑟的样子,本来心中的赞叹却是被压了下去。“哼,碰巧而已。”

    刘浪一听。顿时不乐意了,瞪着眼睛叫道:“我艹,猪牙,你碰一个我瞅瞅?”

    “……”

    朱涯根本没有理会刘浪,而是走到杜仲面前,仔细检查了一番鬼胎,发现它的确不会造成伤害了,这才放下心来。

    可是,在检查鬼胎的时候,朱涯惊奇的发现,在鬼胎的身上,竟然扎着犹如北斗七星般的七个针眼,而七个针眼正好围绕着脐带的位置。

    朱涯见此,不自觉的跳动了两下眼皮,心中暗暗惊叹:这个刘浪,究竟有什么不会的?道术,巫术,如今连医术都会……

    人比人气死人。

    在朱涯认识刘浪的时候,刘浪不过是个小菜鸟,结果这不足一年的时间,人家已经远远超过了自己。

    朱涯心里很不平衡,曾经自己在茅山上怎么说也是天之骄子的大师兄啊。

    可如今呢,跟刘浪比起来。

    “哎……”

    朱涯没来由的长长叹了一口气,摇了摇头,深深看了刘浪一眼,却是不再吭声了。

    杜山此时也震惊无比,本来已平静下来的内心却再次翻滚了起来。

    “刘、刘道长……”

    杜山伸着手。

    刘浪连忙走过去,“杜老爷子,怎么了?”

    “咳咳,刘道长,您、您刚才使的可是鬼引针法?”

    刘浪点头。

    “那、那是正宗的鬼引针法?”

    刘浪歪着脑袋想了想,“我也不知道正不正宗,反正想起来就用了。”

    “噗……”

    杜山差点没一口老血喷了出来,什么叫想起来就用了?没个十年八年,这玩意哪里能到达如此精湛的地步?

    杜山满眼的不信,干枯的手使劲抓着刘浪,声音虚弱中带着激动:“刘道长,我杜老头厚颜,有个不请之情。”

    刘浪看了杜山一眼,咧嘴笑道:“想学?”

    杜山一怔,没想到刘浪一眼就识破了自己的想法,老脸顿觉羞愧,但还是点了点头道:“刘道长,今天见识了刘道长的鬼引针法,我才知道,我们杜家传下来的根本不值一提,不、不知刘道长能否满足我老头子遗憾……”

    刘浪嘿嘿一乐,心中暗道:幸亏没让你看到我使鬼手刀法,不然还不得缠着我学啊。

    刘浪对杜山的印象不错,倒也没有藏私的心思,微微一笑道:“行啊。”

    杜山闻言,顿时僵在原处,似乎没想到刘浪会答应的如此痛快。

    这种高超微妙的针法,谁会轻易教给别人啊,再怎么也得谈谈条件吧?

    可是,人家刘浪啥也没说,直接答应了。

    不但杜山愣住了,就连杜仲都将刘浪佩服的五体投地。

    杜仲按照刘浪所说的,将鬼胎的脐带切下来之后,只是随意的将产妇身上的银针拔了下来,然后还没将伤口缝合好,产妇就醒了,没有任何异常发生。

    这刘浪,神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