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卜非

第924章 线索太过明显了

    刘浪本来已怀疑伤害鬼鬼的就是道门的人,只是不知道究竟是哪个门派所为。

    此时听到鬼鬼说出龙虎山的名字,顿时坚定了自己的想法,心中恨恨不已。

    可是,让刘浪奇怪的是,鬼鬼竟然只认识顾婉凝,却不认识自己。

    但此时刘浪并未多想,嘴角轻轻抽动了两下,又试探着问道:“鬼鬼姐,是龙虎山的人想害你?”

    鬼鬼惊恐的看了刘浪一眼,重重点了点头:“饶万春,想害我的人叫饶万春。”

    “咝……”

    刘浪闻言,顿时倒吸了一口凉气。

    如果只是说出龙虎山的话,可能还不会让人奇怪。

    龙虎山天下闻名,是有名的道家法场,鬼鬼知道并不奇怪。

    可是,能说出饶万春的名字来,这就让人不得不多想想了。

    刘浪不禁皱起了眉头,看了看鬼鬼,又看了顾婉凝一眼。

    顾婉凝此时知道刘浪就是鬼鬼最为相信的那个人,刚才的蛮横完全消失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羞怯,又害羞,又胆怯。

    顾婉凝不敢正眼去看刘浪,又不时用眼睛的余光去瞟刘浪,那模样,倒是带着几分小女生的娇媚。

    刘浪此时也管不了那么多了,仔细盯着鬼鬼,想看出点儿端倪。

    鬼鬼面带惊恐,藏在顾婉凝的身后,畏畏缩缩的盯着刘浪,好像生怕刘浪会吃了自己一样。

    越是这样,刘浪越感觉怪异无比。

    鬼鬼竟然一口说出想害她的人就是饶万春?

    谁去杀人的时候还自报家门?

    这不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吗?

    不对不对,这其中似乎有什么不对吧?

    越想越感觉其中的猫腻似乎越多了。

    当初在茅山的时候,刘浪也曾见过饶万春,知道饶万春品性不坏,但就是有些莽撞。

    但无论如何,一个打小修习道术的高手,想要杀一个人却偏偏留下了活口,而最后,还把开锁符的符纸碎掉了一块。

    想要犯这种错误也太低级了吧?

    如果鬼鬼没有说出饶万春的名字,刘浪反而第一时间想到龙虎山的饶氏兄妹。

    可鬼鬼从来不知道饶万春此人,竟然脱口而出,却不得不让人怀疑了。

    难道是为了欲盖弥彰?

    刘浪不由得心头一动,忽然间想到了一种可能:别人想栽赃?栽过头了?

    我艹,如果真是这样,一切就解释得通了。

    对方肯定是想往饶万春身上引,所以让鬼鬼潜意识里知道了饶万春这个名字。

    可这证据太明显了,明显到了不真实的地步。

    就在刘浪陷入沉思的时候,病房外有个不起眼的小护士偷偷的拿起了手机,拨通了一个号码。

    “病人醒了。”

    只说了一句话,小护士匆匆挂掉了电话,瞟了病房一眼,急慌慌的走了。

    电话那头,萧书娘嘴角勾起一抹冷笑,看着眼前的一具尸体,却是意犹未尽的舔了舔自己的舌头。

    “呵呵,李邱,老娘陪你玩了这么久,你终于得到了自己该有的价值。”

    尸体赫然就是被萧书娘掏空了的李邱。

    只见此时李邱赤果着身子,原本肥胖的身躯已完全不见了踪迹,取而代的是干瘪的尸体。

    尸体没有了半丝血肉,苍老无比,须发变成了一片雪白,皮包着骨头,模样恐怖又瘆人。

    没有半丝怜悯之情,萧书娘瞟了李邱的尸体一眼,又拨通了一个号码。

    “玉桥,鬼鬼醒了……”

    …………

    却说刘浪想通了基本的一些关节后,不由得紧紧皱起了眉头,并没有急于上前检查鬼鬼,而是看了顾婉凝一眼,微微笑道:“顾婉凝小姐,此时可以告诉我你跟鬼鬼姐的关系了吧?”

    顾婉凝拿着手机,依旧一脸的难以置信,似乎还没从刚才的角色中转换过来。

    在顾婉凝的印象中,鬼鬼最为信任的人,肯定是会中年大叔,成熟稳重,历经沧桑。

    可是,眼前这个刘浪太年轻,根本年轻的不像话。

    在顾婉凝的感觉里,刘浪虽然看起来还算成熟稳重,但跟历经沧桑丝毫不搭便。

    鬼鬼是什么人!

    在整个梦里香游刃有余,跟各式各样的人都能打交道,那阅历与圆滑让任何人都生不起厌恶来。

    鬼鬼最信任的人竟然是他?

    顾婉凝有些发愣,咕咚咽了一口唾沫,正听到刘浪在问自己。

    “啊?哦,刘……对,你叫刘浪是吧?”

    顾婉凝说着,脸刷的一下红了,很快又纠正道:“不,刘大哥对吧?”

    刘浪看着顾婉凝手足无措的样子,不觉有些好笑,却是点了点头:“其实我还是喜欢你蛮横一点儿的。”

    “你……”

    顾婉凝闻言,刚想发作,突然又意识到刘浪的身份可能很特殊,强压下心中的怒火,连忙道歉道:“我、我不知道鬼鬼姐跟你的关系,所以……”

    “呵呵,没事,我只想听听你跟鬼鬼姐的故事。”

    顾婉凝一怔,抿了两下嘴唇,两只手握着手机,不停的搓来搓去,显然有些紧张,连声音都有些打颤:“其实……我、我来梦里香不到一个月的,可、可刚来的时候,总有人欺负我,后、后来鬼鬼姐……”

    顾婉凝说得有些语无伦次,但刘浪还是听明白了。

    鬼鬼开始时只是帮助顾婉凝不被欺负,慢慢跟顾婉凝混得熟了之后,却是有心将她收入黑巫教。

    可是,后来应该是发生了道门与黑巫教之间的事,鬼鬼并没有将自己的身份揭穿,而是把自己的号码给了顾婉凝,并告诉她,如果自己发生任何意外,就找电话里的那个人。

    顾婉凝开始时根本没有多想,在鬼鬼出事后,更是将电话号码的事情忘得一干二净,此时被鬼鬼催促才记起来。

    看着顾婉凝的样子,刘浪的目光不禁闪动了两下,也明白了鬼鬼的苦心。

    既然黑巫教的人个个身陷危险之中,找一个教外的人联络自己,反而会大大的增加安全性。

    “哎……”

    想到这里,刘浪不禁长长叹了一口气,知道此时更不应该将顾婉凝拖下水了,却是微微一笑道:“顾美女,看你照顾鬼鬼姐也累了,要不……你就先回去休息一下,让我来照顾鬼鬼姐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