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卜非

第927章 出手救人

    两个小道士越斗越狠,死死缠在一起,甚至都慢慢使出杀招。

    眼见这么下去,非出人命不可。

    可围观的人却越看越兴奋,喝彩声此起彼伏。

    都说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旁人看不出小道士剑中的杀机,可刘浪却看出来了。

    “不好,俩人都红眼了。”

    正想着,两个小道士忽然从卡车上冲了下来,双方宝剑猛然间一个交错,朝着旁边一个看客刺了过去。

    那个看客正看得兴奋,突然一愣,还没来得及反应,宝剑噗嗤一声正刺进了左肩。

    “啊……”

    看客惨叫一声,身体一个趔趄,直接跌倒在地。

    围观的人顿时大惊,短暂的迟疑之后,很快就陷入了惊恐。

    只听有人大叫一声:“啊……杀人了!”

    霎时间,人群好似无头的苍蝇一般,顿时陷入了一片混乱,四处乱撞。

    就这片刻的工夫,很多人撞到了一起,被其他人踩在了地上,哀嚎惨叫不已。

    两个小道士根本不为所动,依旧舞动着剑花,相互威逼着对方。

    宝剑游走之处,很快又伤了好几个人。

    站在刘浪旁边的司机也看着瞠目结舌,嘴角一勾:“哎呀妈呀,不好,好像出事了。”

    说着,司机转身就要往出租车里钻,一看到刘浪,不禁大急道:“小哥,快进车里,不然一会儿不被小道士的剑伤到,也会被人踩倒的啊。”

    刘浪没有吭声,知道此时再不出手,可能还会有更多的人受伤,却是两脚发力,轻轻往上一跃,踩着前面一辆轿车,紧接着,在半空中一个腾跃回旋,直接窜到了两个小道士近前。

    此时两个小道士早已斗红了眼,根本无视别人,突然看到眼前一个人影一闪,同时破口骂道:“滚!”

    两把宝剑同时朝着刘浪横扫了过来。

    刘浪双眼一眯,怒哼一声:“小小年纪,好大的戾气啊!”

    刘浪眼疾手快,急速一闪身,两手往前一抓,同时扣住两个小道士的手腕,然后用力一捏。

    只听‘啊啊’两声惨叫,两把宝剑当啷当啷掉到了地上。

    同一瞬间,俩小道士似乎也醒悟了过来,一扭头,正看到刘浪怒视着自己。

    中年司机此时张着大嘴,下巴都快掉下来了,看着刘浪的眼神都变了,“这、这才是高人啊……”

    远处很快响起了警车的声音。

    刘浪知道如果警察介入的话,可能会引起不必要的麻烦,直接抓住两个小道士,冷哼一声:“不想找麻烦,跟我走!”

    俩小道士此时彻底蒙了。

    刚才人家一招将俩人收拾了,对方肯定是高手啊。

    如果敢反抗,对方肯定手起刀落,对付自己跟砍瓜切菜般简单啊。

    俩小道士相互对视了一眼,又看了看混乱的人群,似乎也意识到惹了麻烦,这要是被掌门跟师兄知道了,肯定少不了一顿责罚。

    “你、你是……”

    俩小道士还想质问,但刘浪却是手上用力,往外一提,直接将俩人拉了起来。

    刘浪拽着俩小道士,跟提着两个纸人一般轻松,直接跃过旁边一辆轿车的车顶,朝着人少的地方跑去。

    中年司机此时眼都直了,目送着刘浪的背影,啧啧叹道:“真人不露相,露相非真人呢……”

    却说刘浪拽着两个小道士一路狂奔,很快就到了一处僻静的小巷子里。

    听到外面的警笛声由远及近,又由近及远,刘浪这才松开手,将两个小道士往墙根一送,冷声道:“你们哪里的?”

    俩小道士已被刘浪的身手给惊呆了,此时听到刘浪的声音,猛然间哆嗦了一下,齐声道:“正一派。麻衣派。”

    “一个个说!”

    其中一个连忙举手:“我是麻衣派。”

    另一个咽了一口唾沫,也恭恭敬敬的说道:“前辈,我、我是正一派的。”

    刘浪点了点头,指麻衣派小道士问道:“你是昆仑的?”

    “对对对。”

    麻衣小道士连连点头。

    刘浪没有理会他,而是转头看了正一派小道士一眼,冷声道:“你是茅山的?”

    “是。”

    俩小道士惊奇的看着刘浪,不知道刘浪到底要干什么。

    刘浪轻轻叹了一口气,看着这俩小道士,知道他们根本没杀过人,更不可能杀过黑巫教的人,极有可能是跟着师兄师姐来的。

    稍微询问了一下,知道俩人原来就认识,只是后来一个去了昆仑,另一个去了茅山,这次跟着师兄下山后,俩人又碰在了一起,各自都说自己的门派好,结果说着说着就打了起来。

    俩人年纪相仿,气性却是不小,争执了两句就刀兵相见了。

    此时冷静了下来,俩人都是一脸的羞愧,跟做错了事的小孩一般低着头不吭声了。

    刘浪听到俩人的话,心中的怒气也稍微消了一点儿。

    刘浪将他们俩人带到这里,自然不只是为了救他们,而是想打听一下究竟什么东西使他们下山来到燕京的。

    看着两个小道士,刘浪轻叹了一口气,缓声问道:“你们是跟师兄一起下山的?”

    “嗯。”俩人同时答应着。

    “那你们下山所为何事?”

    “这……”

    俩小道士同时抬起头来。

    正一小道士张了张嘴,似乎并不确定道:“听师兄说是来下山找东西的。”

    “找什么东西?”

    正一小道士摇了摇头:“我、我也不知道,只是听陈师兄偶尔提起过。”

    刘浪去过茅山,也认识一些茅山的人。

    尤其是朱涯也来自茅山,刘浪倒也捎带着有几分感情。

    听到正一小道士如此说,刘浪不禁问道:“你说的陈师兄叫什么?”

    小道士一愣:“陈阿丙。”

    “哦……”

    刘浪想起来了,应该就是当初在茅山时见过的那个人。

    陈阿丙是茅山的二师兄,跟朱涯关系也不错,更是颇得掌门万义良信任。

    想到这些渊源,刘浪问道:“万掌门没来吗?”

    小道士立刻露出警惕之色:“前辈认识我们的掌门?”

    刘浪微微一笑,不答反问:“你是最近才上茅山的吧?”

    “是啊,上个月才上的茅山。”

    果然如此,当初刘浪大闹茅山的时候,小道士也没上去,自然也不认得。

    麻衣派小道士见俩人聊得火热,似乎有种被冷落的感觉:“原来前辈也是这道门中人啊?那前辈肯定也认识我们的掌门人喽?”

    刘浪将眼一眯,讥讽道:“你们当初的掌门人是不是叫乌不骨?”

    刘浪只知道黑巫教原教主乌不骨曾化身麻衣派掌门人,后来被玉面杀了之后,却不知谁是新的掌门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