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卜非

第937章 浓烟滚滚

    牛大壮只见过别人诡异的手法,甚至见过无数种诡异的死法,但自己却从未中过蛊毒。

    亲身感受着蛊毒,牛大壮第一次感觉自己是这般的无力。

    美女见已控制住了牛大壮之后,也慢慢去了杀心,却是微微一笑,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牛大壮慢慢从地上爬起来,有气无力道:“牛大壮。”

    “哦?嘿嘿,果然人如其名,长得倒的确很壮。”

    说着,美女也不急不缓的从地上爬起来,再次将白大褂最上面的扣子扣了起来,自我介绍道:“我叫萧书娘,是萧萧中医馆的老板。”

    牛大壮脸色颓废,无力的点了点头。

    萧书娘并没有理会牛大壮的样子,而是回身又拿出一个瓶子来,递到牛大壮的手里,轻声笑道:“大壮啊,既然你身中蛊毒,自然也知道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吧?”

    牛大壮面如死灰,只得点头,却是没有丝毫办法,木讷的看着手中的瓶子。

    瓶子跟普通的啤酒瓶子差不多,呈半透明,里面装着粘稠的跟油一般的东西,上面用木头塞子塞得紧紧的。

    萧书娘指着牛大壮手里的瓶子说道:“我现在就要你做一件事,原路返回去,然后钻到另一个洞里,将里面的干尸全部烧掉。”

    “啊?干尸?”

    牛大壮一愣神,惊恐的盯着萧书娘。

    萧书娘不为所动,咯咯一笑,好不掩饰道:“是啊,我挖这个洞的目的就是为了藏干尸的。不过嘛,如果不被你们发现了,我倒想一直藏着,说不定什么时候还能炼出些尸傀来。可是啊……哎,如今只能烧喽……”

    萧书娘摇了摇头,慢慢走到凳子边,坐下,微笑的盯着牛大壮,从桌子的抽屉里拿出一盒烟,自顾自的点上,悠然道:“那些干尸只有用尸油才能烧掉,你去吧。”

    说着,萧书娘指了指被牛大壮翻开的地洞。

    牛大壮刚才已见识了萧书娘的手段,此时根本没有半点办法。

    要么听萧书娘的话,要么死。

    牛大壮不舍得死,只好点头答应着,再次钻进了地板下的洞里,原路往回返。

    却说刘浪爬出井底之后,将井底下的情形跟吴暖暖一说,吴暖暖又惊又奇,赶紧给冯一周打了一个电话,让冯一周派人来。

    看着吴暖暖挂了电话之后,尚化眉也凑了上来,带着娇媚的语气问道:“大壮怎么还不上来?”

    刘浪看了尚化眉一眼,面无表情道:“牛哥去了另外一边,一会儿应该就上来了。”

    正说着,吴暖暖抱着的小黑突然间狂吠了起来:“汪汪,汪汪!”

    小黑朝着井底大叫着。

    “怎么回事?”

    吴暖暖跟刘浪对视了一眼,有些搞不清状况。

    刘浪也摇了摇头,狐疑道:“牛哥不会出事了吧?”

    尚化眉一听,顿时大叫了起来:“啊?大壮出事了,快、快下去看看啊,千万不能出事啊。”

    尚化眉满脸的关切,但双脚却是纹丝不动。

    正在此时,井底突然传来了牛大壮的喊叫声:“喂,上面有人吗?快、快拉我上去啊。”

    “汪汪,汪汪!”

    小黑再次狂叫了起来。

    紧接着,井底下竟然传来了滚滚的浓烟。

    刘浪心中跟着一紧:“怎么回事?下面着火了?”

    刘浪跟吴暖暖连忙合力,拽着缆绳将牛大壮拉了上来。

    牛大壮上来之后,大口喘着气,脸上涂着烟灰,狼狈不堪,急急的咳嗽了两声,指着井底喊道:“下面,下面突然起火了?我、我差点没出来。”

    “牛哥,哪里起火了啊?”刘浪急问道。

    牛大壮脑袋摇得跟波浪鼓一般,上气不接下气道:“我、我也不知道啊,我从另一个洞走过去之后,一直走了十来分钟,却发现什么都没有,正想折返回时,忽然感觉有烟味,就急匆匆回来了,正看到刘兄弟去的那个地方传来了滚滚的浓烟。”

    “啊?”

    刘浪闻言,面色顿时大变:“那些干尸起火了?”

    “不行,如果那些干尸被烧掉了,所有的证据跟线索都毁掉了,我得下去看看。”

    说着,刘浪抓起缆绳就要再次下井。

    牛大壮见此,一把抓住刘浪,大叫道:“刘兄弟,下面危险,里面火光冲天,连呼吸都困难,下去肯定没命了啊。”

    “可是,那里面好多干尸……”

    “兄弟,线索我们再找,命要紧啊。”

    牛大壮死死抱住刘浪,说什么都不肯撒手,那模样,倒的确像是为了刘浪的安危。

    如果刘浪真想下去,恐怕就算再加三五个牛大壮都拦不住。

    可这火起得太过蹊跷,早不着晚不着,偏偏在发现了之后着了起来,巧合的太不像话了。

    刘浪并不想真下去,只是想看看牛大壮的反应。

    没想到,牛大壮的反应比自己想象的还要激烈。

    下面那些干尸虽然干瘪,但井底下的空气异常潮湿,如果没有人刻意放火,想要燃烧却是难事。

    下到井底的是只有牛大壮跟刘浪二人,除了刘浪之外,最大的嫌疑无非就是牛大壮。

    这个命题太过简单,几乎连选择都不用。

    刘浪此时一试,立刻就确定了自己心中的想法:这把火,肯定跟牛大壮有关。

    只是,刘浪却想不明白,牛大壮为何要放火?对他有什么好处?

    被牛大壮硬拉着,刘浪勉强没有下去,但依旧急得哇哇大叫:“牛哥,好不容易找到的那些干尸,怎么会起火了呢?这下线索全断了,里面那些人也白死了啊。”

    牛大壮也是一脸的悲戚,大叫道:“兄弟,天意啊,肯定是天意啊……”

    说着,牛大壮用力将刘浪往后一拽,直接将刘浪拉离了井口,大声喊道:“兄弟,我知道你破案心切,可此时不是意气用事的时候,下面的火势太猛,就算你再厉害,恐怕也撑不住啊。”

    浓烟越滚越凶,将整个枯井也完全笼罩在其中。

    浓烟很快从井口蔓延了出来,而烟灰中也夹杂着让人作呕的腐臭气味。

    刘浪等人闻着这浓烈的气味,不由得都后退了几步,皱着眉头,一脸的无可奈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