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卜非

第941章 透着死气的宅院

    话分两头,书接上回。

    却说乌松狼狈的逃离花圈店后,心中愤愤不已,边跑还恼怒的骂骂咧咧:“可恶,该死的茅山弟子,哼,走,我们现在就去找他们,跟他们讨个公道去!”

    小道士听不明白,眨巴了两下眼睛,问道:“乌师兄,讨什么公道啊?”

    乌松将眼一呲,怒道:“哼,他们茅山自恃道门之首,竟然有弟子跟黑巫教勾结,我倒要看看,他们能说出个子丑寅卯来!”

    说着,一帮人直奔东城城郊、一座废弃的宅院。

    宅院看起来有些年岁了,墙外粉刷着白石灰,墙头足有四五米高,是正儿巴经的高墙大院。

    看这样子,应该是旧时的老宅。

    宅院门口铜锁已被砸开,大铁门同样锈迹斑斑,似乎在诉说着曾经沧海的岁月。

    宅院很大,外面几棵老树,树叶已经凋零,在冷风中显得瑟瑟孤独。

    一只乌鸦站在树梢上,嘎嘎的啼叫着。

    乌松虽然一只眼被刘浪打肿了,但毕竟是名门正宗,有着悠久的历史,疗伤药更是久负盛名。

    在来到宅院之前,乌松脸上涂了疗伤药,倒也消去了好大一块儿。

    一行人来到宅院的门口,大吵大嚷道:“茅山的小子们,快点滚出来,别躲在里面跟乌龟儿子似的,赶紧出来!”

    里面没有任何声音响起,死一般的寂静。

    “嘎、嘎……”

    乌鸦又不失时宜的啼叫了两声。

    乌松眉头一皱,骂道:“乌鸦叫,报丧呢,去,把那只乌鸦给宰了。”

    一个道士点头应下,回身拿了一个小石子,瞄准了树枝上的乌鸦,嗖的一下正中乌鸦的脑袋。

    “嘎……”

    一声惨叫,乌鸦扑棱了两下翅膀,直直的从树枝上跌落了下来。

    乌松满意的点了点头:“师弟,好样的。”

    回过头,乌松使劲踢了两下大门,大叫道:“陈阿丙,快点给老子滚出来,再不出来老子可要进去了啊!”

    道门之人都有彼此的联系方式,很多人也知道彼此藏匿的地点。

    陈阿丙奉了万义良的命下山之后,怕太过招摇,便寻了此处一家老宅院,跟师弟们住了下来。

    这座宅院一直被盛传闹鬼,甚至每次想有人拆迁都会死人。

    后来,没有开发商敢再打宅院的主意,便慢慢被废弃了下来。

    陈阿丙等人来到之后,先是抓了一通鬼,还真抓了一只百年厉鬼。

    那只厉鬼在这些正宗的茅山弟子面前,却是毫无还手之力,最终死在了陈阿丙的手里。

    宅院清扫干净之后,陈阿丙便随众茅山弟子住了下来。

    陈阿丙这次来燕京,一方面是要寻找卜、命、道三书,而另一方面,也是试图寻找朱涯。

    陈阿丙虽然憨厚,但却并不笨,下山之后先跟其余道门的人联系了一下,得知了一些黑巫教众的消息。

    因为有刘浪的原因,陈阿丙知道自己的大师兄朱涯跟刘浪关系不错,又担心会激化矛盾,所以也没有跟其它道门一般,见到黑巫教的人就杀。

    这么久下来,虽然逼问了几个黑巫教的人,但却都没有动杀心。

    可是,逼问之后,陈阿丙却越来越感觉,卜、命、道三书根本不像是在黑巫教手里。

    没有一个黑巫教众知道这三本书,这让陈阿丙很好奇。

    于是将自己的想法跟其它道门的人一分享,其他道门的人竟然嗤之以鼻,根本不予理睬。

    陈阿丙不觉有些为难,正打算将自己的怀疑汇报给万义良,却刚好得到了朱涯的消息。

    陈阿丙一听到有朱涯的消息之后,恨不得立刻前往花圈店。

    可当时天色已晚,陈阿丙又觉得太仓促,只得想着再等一晚。

    结果,这一晚,却又出事了。

    却说乌松等人大吵大嚷叫了半天门,竟然没有任何动静,不觉恼羞成怒,一脚将门踹开。

    “陈阿丙,你们茅山的人难道都是缩头乌龟吗?快给老子滚出来!”

    乌松等人个个手执宝剑,刚一冲进宅院之中,顿觉里面的情形有些异常。

    安静,静得出奇,静得古怪。

    宅院里面四处都有杂草,可竟然诡异的有点儿吓人。

    修道之人对危险都有一定潜在的感应,而一进大门,乌松等人都是倒吸了一口凉气。

    死气,宅院里透着浓郁的死气。

    小道士脸刷的一下就白了,两脚不自觉的哆嗦了起来,小声问道:“师兄,怎么回事?我怎么感觉这里阴森森的啊?不像是有人住的样子啊?”

    乌松瞪了小道士一眼,冷哼道:“师弟,怕什么,就算阴森森的,我们是道士,也不会惧怕!哼,再说了,这可能是茅山那帮家伙故布的疑阵呢。”

    说着,乌松将剑往前一挑,直接拨开了阻拦自己的杂草。

    那些杂草已经干枯,被乌松一拨,立刻折断。

    与此同时,草丛中忽然发出一声呻吟:“救、救我……”

    一只染满鲜血的大手突然间抓向乌松。

    乌松大惊,连忙往后一个踉跄,差点没把自己给绊倒。

    “你、你是何人!”

    乌松刚刚稳住身形,立刻叫了一声。

    可是,那只血手再次跌落进草丛之后,却是再也没有了半点儿动静。

    “师、师兄,好像是、是人……”

    “屁话,我当然知道是人了!”

    乌松自己吓得要死,可还是硬着头皮呵斥了说话的师弟一声。

    壮着胆子,乌松再次拿起宝剑,慢慢拨弄着挡住视线的杂草。

    可是,刚刚拨开了一道缝隙,乌松的脸刷的一下吓白了,不觉大叫一声:“啊?死人!”

    呼啦!

    一帮人又连退了好几步。

    “谁、谁死了?”

    小道士惊恐的问了一句。

    乌松惊魂未定,并没有回答,似乎心知不妙,使劲稳了稳心神,深吸一口气,再次上前。

    这下已经有了心理准备,乌松直接挥剑,将所有的杂草全部劈开。

    霎时间,眼前的惨象立刻展现在众人眼前。

    乌松等人一看,顿时双目发直,两眼发呆,惊惧不已,“这、这是怎么回事?”

    脑海中短暂的空白之后,乌松似乎很快就反应了过来,连忙低喝道:“不好,快点离开!”

    说着,还没等众人有所反应,乌松已当先一步往大门口冲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