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卜非

第945章 玩弄乌松

    小道士这一嗓子很大声,而且自认为速度也很快。

    没想到,刘浪的反应更快。

    眼见小道士往前一扑,刘浪却是将手往前一探,一把抓住了小道士的后领,然后用力一扯,跟拎起一只山鸡似的,猛然间一个回旋,直接朝着正抱着女人的乌松扔过去。

    乌松听到小道士的喊叫,噌的一下站了起来,正好看到一个黑影朝自己扑了过来,顺手抓起身边的美女,朝着黑影一扔。

    “砰!”

    一声闷响,小道士跟美女两个脑袋正好撞在了一起,直直的跌落到屋中间的桌子上。

    然后,俩人往地上一滚,登时晕死了过去。

    “好啊,竟然敢找上_门来,简直是找死!”

    乌松反应最快,当啷一把抽出宝剑,当先朝着刘浪刺了过来。

    其余的道士都是一愣,朝着门口一看,正看到刘浪手里抱着一只小黑狗,立刻惊得张大了嘴巴。

    可看着乌松已举剑冲过去之后,纷纷也反应了过来,随手拿起了宝剑,快速朝着刘浪合围而来。

    刘浪微微一笑,一步跨进门,用脚将门勾上,眼见乌松已冲了过来,将身体一猫,放下小黑,紧接着,两脚往前一屈,一个飞旋,左腿高高弹起。

    “嘭!”

    又是一声闷响,乌松的腹部猛得挨了一下子,身体登时倒飞,直接撞到了后面的沙发上,好大一会儿也没明白过来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说时迟那时快,刘浪见其余的道士也冲了过来,双眼一眯,一把抽出无邪鞭,将手中的无邪鞭好似秋风扫落叶一般,啪啪啪数声响,全部抽在了那些道士的脸上。

    那些道士顿时疼得呲牙咧嘴,个个捂着脸倒在了地上,嗷嗷叫个不停。

    刘浪冷哼一声,将无邪鞭往腰间一收,走到最近的一个道士面前,冷声问道:“说,你有没有杀黑巫教的人?”

    那个道士惊恐万分,不明所以,脑袋立刻摇得跟波浪鼓一般,连连叫着:“没、没,我没杀!”

    “嘭!”

    刘浪轮起拳头,朝着道士的腮帮子就是一拳。

    那个道士的声音戛然而止,脑袋一歪,身体也慢慢瘫软,连疼痛的知觉都没有了,完全晕死了过去。

    刘浪站起来,走到另一个倒在地上的道士面前,再次问道:“谁杀了黑巫教的人?”

    “你、你想干什么?”

    “嘭!”

    又是拳头,正击在了道士的太阳穴上。

    道士双眼立刻翻白,闷哼一声,跟烂泥一般瘫软在地。

    刘浪此时冷酷无比,像是一个机器一般,没有任何的表情。

    其余的道士见此,直接从脚底凉到了头顶,纷纷往后蜷缩了两步,惊恐的盯着刘浪。

    刘浪看着这些道士的模样,嘴角勾起一抹冷笑,往前一跨步,又来到一个道士的面前。

    还没等开口,那个道士吓得连连摆手,大叫道:“只有乌师兄杀过你们黑巫教的人,我们都没杀过,真的,都没有。”

    兵熊熊一个,将熊熊一窝。

    这帮人频死关头,果然没了兄弟情谊,恨不得刘浪将所有的矛头都指向乌松。

    其余几个苟延残喘的道士见此一怔,纷纷点头,讨好般朝着刘浪喊道:“对对对,我们都没动黑巫教的人,只有乌师兄杀过。”

    刘浪闻言,却是将目光一凛,冷声道:“除了乌松,我现在不想看到有喘气的!”

    一句话,让在场的所有人都不寒而栗。

    刚才说话的道士率先反应了过来,看了看被打晕的俩师兄弟,瞬间也明白了刘浪的意思。

    “教、教主,我、我明白了。”

    说着,那个道士竟然举起拳头,对准自己的太阳穴,一咬牙,嘭的一下狠狠砸了下去。

    吧嗒!

    举起的手臂无力的耷拉了下去,而眼睛也跟死鱼一般翻动了两下,身体一晃,扑通一下倒在了地上,宛如一条死狗。

    其余的人此时哪里还不明白?

    要想活命,先把自己弄晕再说吧。

    还能睁眼的几人,纷纷如法炮制,举拳狠狠的朝着自己的太阳穴砸了下去。

    这些人都修习道术,手上也有真功夫,自然知道杀人的力度。

    这一拳下去,只能把自己打晕,晕睡个把小时而已,并不足以致命。

    乌松此时彻底傻眼了,半躺在沙发上,一只手捂着肚子,另一只手拿着宝剑,颤巍巍的指着刘浪,嘶吼道:“你、你别过来,你、你要是过来,信不信我自杀!”

    “哈哈,自杀?”

    刘浪一听,顿时乐了。

    刚才一着之下,刘浪将乌松直接打飞了。

    本来还心存侥幸的乌松彻底死心了。

    他清楚的感受到,自己根本不是刘浪的对手,就算再加上七个八个自己,也不够人家喝一壶的。

    之前能伤到人家,不过是因为突然袭击。

    乌松看着自己的师弟们个个晕死在地,想死的心是真有了。

    可是,乌松不舍得死。

    “你、你是黑巫教的教主,跟我们道门正派势不两立!”

    乌松结结巴巴的说着,想尽量让自己有恃无恐一次,让自己的形象再高大一点儿,可自己的声音却完全出卖了自己。

    刘浪微微一笑,却是并不着急,而是缓步走到乌松面前,伸手摸了乌松手里的宝剑,两指夹住剑刃,轻轻一抽,就将宝剑从乌松的手里抽了出来。

    另一只手拿住剑柄,刘浪将剑尖指到了乌松的脸上,嬉笑道:“我问你答,不满意就在脸上画画,怎么样?”

    乌松一怔,两眼直勾勾的盯着剑尖,汗刷的从额头滚了下来,木讷的点了点头:“好……”

    “呵呵,这样才乖嘛。”

    刘浪瞅了瞅乌松被自己打肿的左眼,啧啧叹道:“哎,看来你眼上那一拳还是没让你长多少记性啊。”

    乌松一愣神,不知道刘浪为何突然来了这么一句,更是不知道如何回答,吓得张了两下嘴,又咕咚咽了一口唾沫,双腿一软,扑通跪倒在地,求饶道:“我、我只杀了黑巫教的一个人,那、那个人嘴太硬了,还伤了我一个师弟,我……”

    “刺啦!”

    还没等乌松说完,刘浪将宝剑轻轻往上一挥,直接在乌松脸上划了一道。

    “啊!”

    乌松疼得惨叫一声,立刻伸手捂住伤口,大叫道:“我、我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