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卜非

第949章 道高一尺

    刘浪没时间跟乞丐多废口舌,快步出了巷子,拿起手机给朱涯打了一个电话。

    “猪牙,陈师兄没事了吧?”

    “嗯,暂时没事了。”

    朱涯的声音透着一丝缓和,“只是依旧还在昏迷中。”

    “哦,你在哪家医院?”

    朱涯没有回答,而是反问道:“乌松他们怎么样了?”

    “乌松死了。”

    “什么?死了?”朱涯显然有些震惊。

    “对,我刚刚得到一个重要的消息,当面说。”

    “好。”

    朱涯将医院的地址告诉了刘浪。

    刘浪挂了电话之后,在路边打了辆出租车,想了想,又给吴暖暖打了一个电话。

    吴暖暖很快就接起了电话:“有事?”

    “嗯,帮我个忙。”

    “说。”

    “帮我守住萧萧中医馆,盯住老板娘跟一个穿西装的道士。”

    “什么?穿西装的道士?”

    “对,整件事可能跟这俩人有关系。”

    “好。”

    吴暖暖正在刑警大队,放下电话后,本来想将刘浪的话转述给牛大壮,可想了想,又放弃了。

    这件事既然如此重要,最好还是自己亲自去守着。

    想到这里,吴暖暖谁也没说,而是自已出了刑警大队,连车都没开,直奔萧萧中医馆而去。

    如今牛大壮已引起了吴暖暖怀疑,自然不再将关键的信息透漏给他。

    而此时,安玉桥却不知道自己的身份已经暴露,依旧自认为设计精妙,将一个门内的弟子叫到面前。

    那个弟子颇得安玉桥信任,来到燕京后一直潜伏在暗中,观察着其它道门的行动。

    “你去一趟昆仑,告诉麻衣派掌门,就说黑巫教教主杀了乌松。”

    那个弟子一怔,“什么?麻衣派大师兄乌松死了?”

    “呵呵,你去这么说就是了。”

    安玉桥阴险的笑了笑,挥了挥手,“去吧,快去快回。”

    弟子点了点头,一拱手,回身告辞,直奔麻衣派所在地昆仑而去。

    看着弟子远去的背影,安玉桥不禁轻轻叹了口气,嘴角勾起一抹冷笑:“哼哼,提耳道人,自从你当上麻衣掌门之后,不谙世事,我倒是要看看,你还能把持多久。既然茅山想跟黑巫教穿一条裤子,呵呵,我倒不介意将你们一起收了……”

    安玉桥眼神中闪过一丝狠毒,自言自语道:“只是,那刘浪似乎不相信饶氏兄妹杀了他的人,竟然没有行动。看来,还得使些手段呢。”

    想了想,安玉桥眼中的恨意也是愈加明显,喃喃道:“黑巫教教主,哼哼,等着吧,这个位置我势在必得。”

    却说刘浪赶到医院的时候,夜总会晕倒的麻衣派众人也幽幽的醒了过来。

    这帮道士并没敢直接睁开眼睛,而是眯着眼睛四处张望了一番,见刘浪不在之后,这才放心大胆的睁开眼。

    可是,等他们发现乌松死了之后,顿时倒抽了一口凉气。

    “啊?乌师兄被黑巫教教主杀了?”

    “不,你们看,乌师兄眉心被道家的桃木钉所穿,肯定是跟黑巫教教主在一起的那个朱涯。”

    “什么?茅山难道真的跟黑巫教勾结在一起了吗?”

    “不行,快点把这点事回报给掌门。”

    一时间,所有在燕京的麻衣派道士都炸开了锅,而这个消息很快也在道门之间传开了:茅山勾结黑巫教教主,肆意杀害道家同门,试图私吞卜、命、道三书。

    在医院的刘浪根本不知道事情的发现远远超过了自己的想象,找到陈阿丙的病房后,将自己的发现跟朱涯说了。

    朱涯闻言一怔,不禁大吃一惊,怒道:“什么,你是说这件事可能跟安玉桥有关?”

    刘浪点了点头,“对,乌松死了,而他死之前说茅山弟子根本不是他杀的。”

    “杀人灭口?”

    “极有可能。”

    “不行,这件事我必须得跟师父说,让他早点提防安玉桥。”

    “可是,你被万掌门赶下茅山了呢……”

    朱涯顿时跟焉了的黄瓜一般,一脸的颓废,怔怔的盯着昏迷不醒的陈阿丙,喃喃道:“那、那只能希望师弟早点醒来了。我是茅山的弃徒,就算说了,师父也不一定会相信的。”

    一时无语,朱涯眼神中闪过无尽的落寞。

    刘浪看在眼里,不觉心中一揪,暗暗发誓:猪牙因我被赶下茅山,我必须得想办法弥补啊。

    …………

    刘浪的老家。

    一行三人,个个身着道袍,踏着夕阳,一边打听着,一边朝着刘浪家里走。

    三人不是别人,正是饶九妹、饶万春和屠龙虎。

    “哥,见到刘浪的爸妈,我该怎么说啊?”

    自从踏进刘家沟,饶九妹的小心脏莫名急速跳动了起来,扑通扑通的,竟然从来没有如此紧张过。

    饶万春反而有些好奇了,狐疑的盯着饶九妹:“九妹,你不都想好了吗?”

    “是、是……可是……”

    饶九妹张了张嘴,突然意识到,自己问饶万春也是白问。

    轻轻叹了一口气,饶九妹自言自语道:“希望,跟你没有关系吧。”

    刚刚走过村前的一座小桥,三人面前忽然人影一闪,出现了一个黄须老头。

    老头手里抱着一只硕大的老鼠,正贼眉鼠眼的盯着三人。

    三人一怔,不自觉的后退了两步,“你是谁?”

    黄须老头却是微微一笑,低头看了看怀里硕大的老鼠,低声问道:“花生,听说这仨人要找刘浪家,你说他们是好是歹?”

    老鼠小脑袋抬了抬,突然张嘴,竟然口吐人言:“鬼鬼祟祟,定然不是好东西,而且还是臭道士。哼,可能要杀害师父的爸妈呢。”

    花生去过龙虎山,还咬过饶九妹的内衣,此时见到,自然想起被饶九妹追杀时的狼狈。

    可此时花生变了个模样,饶九妹并没有认出来。

    饶九妹三人闻言,顿时张大了嘴巴,吃惊的盯着花生。

    很快,饶九妹率先反应了过来,大怒道:“啊,他们是妖精!”

    刷刷刷!

    话音刚落,三人飞快的抽出宝剑,直指黄须老头跟花生。

    黄须老头自然是黄皮子,黄十三。

    黄十三当初在刘浪去东北之前,刘浪留下来守护刘父刘母。

    而刘浪又怕黄十三不可靠,也将老鼠精花生留了下来。

    没想到,黄十三跟花生一来二去竟然混熟了,俩妖精整个厮混在一起,侃天说地,相互切磋。

    这日俩人正闲着找点儿啥乐子,没想到却听说有人在打听刘浪的家,而且还是三个道士。

    于是,俩妖精一合计,拦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