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卜非

第960章 美女警官在我手里

    正当刘浪惊异不定的时候,那个被鬼王诀打死的道士忽然噌的一下坐了起来。

    刘浪等人顿时吓得往后一退,面带惊恐之色。

    道士的尸体并没有攻上来,而是耷拉着脑袋,嘴巴一张一合,一道断断续续的声音从尸体的嘴里传了出来。

    “好个……黑巫教主,竟然还认得……纸人术!如果想要……你的美女……警官活命,限你……一个时辰之内到萧萧中……”

    扑通,话还没说完,道士突然脑袋一歪,重重的栽倒在地。

    “什么?萧萧中医馆?”

    “吴警官?”

    刘浪略一思索,心里顿时咯噔一下,本来缓和下来的脸色再次变得煞白。

    “妈的,难道使出如此低劣的纸人术的是安玉桥?”

    从尸体里传出来的那个声音沉闷浑厚,显然是施法之人借助尸体传播过来的。

    可由于尸体已被鬼王诀破了身,对方也只是勉强撑了一会儿而已。

    萧萧中医馆的男人,除了一直没露面的安玉桥之外,哪里还有其它人?

    这种事情用脚趾头都能猜出来。

    该死,安玉桥一计不成,难道想撕破脸了吗?

    刘浪心中着急,朝着朱涯一拱手,道:“猪牙,帮我照顾好鬼鬼和……”

    刘浪看了一眼顾婉凝,张了张嘴,却是转身朝着开源啤酒厂外走去。

    朱涯见此,不禁有些恼怒,喊道:“刘浪,你算什么朋友?每次遇到事情就想把我扔在一边?”

    刘浪刚刚走出没几步,忽然又止住,回头看了朱涯一眼,冷声道:“猪牙,这一直把你当成朋友,不过,既然他敢约我见面,此番定然凶险无比。”

    “哼哼,难道我朱涯、堂堂茅山弟子,还怕凶险不成?”

    朱涯快走两步,刷的抽出宝剑,看着宝剑面无表情道:“我这剑自从跟着我以来,下斩鬼怪,上斩妖魔,还真没碰到过让我退缩的事呢?”

    刘浪想争辩,朱涯却是一摆手,继续道:“你不用说了,如果真是安玉桥的话,那我要当面问个清楚,替我那些死去的师弟们报仇!”

    朱涯边说着,双眼已是通红,身体微微颤抖了起来,显然内心已是愤恨不已。

    刘浪看着朱涯,轻轻叹了口气,知道再说什么都没有任何意义。

    “猪牙,如果你真要去,这次要听我的。”

    “说!”

    “他既然敢约我们见面,必然是有恃无恐,恐怕早就胜券在握。所以,我们不能同时出现,我在明,你在暗。”

    “好!”

    朱涯见刘浪松了口,重重点了点头。

    一个时辰,凭借二人的脚力,想要到达萧萧中医馆并不难。

    可还没走出两步,朱涯突然又停下了脚步,低声问道:“那、那他们俩呢?”

    刘浪回头看了一眼鬼鬼跟顾婉凝,咧嘴一笑,露出了满口的白牙。

    本来有些紧张的顾婉凝见此,立刻像是吃了定心丸一般,朝着刘浪伸出了大拇指,笑道:“刘大哥,有我在,不会再让鬼鬼姐丢了。”

    点了点头,没再废话,刘浪跟朱涯一起,快速朝着萧萧中医馆奔去。

    在离开开源啤酒厂的时候,朱涯偷偷的回了一下头,看了依旧还有些痴呆的鬼鬼一眼,嘴角莫名勾起一丝羞涩的微笑。

    与此同时,萧萧中医馆里。

    安玉桥看着黄布桌上的三个纸人,嘴角挂着冷笑。

    此时那三个纸人身上的符纸全都化成了灰烬,消失无踪。

    “书娘,这个刘浪着实让我低估了,他竟然也知晓纸人术。”

    “玉桥,你真决定跟他硬拼吗?”

    “哼,硬拼?恐怕他还不够资格!这次既然被他识破,我手里又握着这张好牌,我就打算要了他的命!”

    安玉桥冷冷的看了被蟒蛇盘住的吴暖暖,眼角闪过一丝狠毒的奸佞,恶狠狠道。

    安玉桥正是控制那三个道士的幕后黑手。

    只是,看着刘浪如此轻松的杀死了三个道士,并识破了他们的身份,着实让安玉桥有些震惊。

    本来还想激化龙虎山与黑巫教之间的矛盾,削弱双方的实力,好坐收渔利。

    可如今奸计没成,安玉桥的内心变得有些动摇了。

    如今黑巫教虽然是刘浪的教主,但真正能与自己一战的也不过是刘浪自己而已。

    只要将刘浪杀死,夺取黑巫教教主的位置就轻而易举,接下来再用黑巫教跟武当的力量,借口去找龙虎山跟其它道门的麻烦,自然也有了本钱。

    迟则生变。

    安玉桥震惊之余,正愁着怎么对付刘浪,却没想到吴暖暖竟然送上_门来。

    安玉桥暗中调查过吴暖暖,知道她跟刘浪的关系不一般。

    只要控制住了吴暖暖,就算刘浪有天大的本事,肯定也会投鼠忌器,施展不开手脚。

    萧书娘对安玉桥这个仓促的决定还有些担忧,不禁问道:“玉桥,真有把握吗?”

    “把握?呵呵,什么事情是有把握的?”

    安玉桥轻蔑的看了萧书娘的一眼,一扬手,挥剑挑起一张符纸,冲着眼前缠住吴暖暖的蟒蛇喝道:“小西,把她给我放下来。”

    蟒蛇嘶嘶吐着蛇信,摆了摆蛇尾,两只瞳孔收缩了两下,极为不舍的盯了吴暖暖一眼,然后缓缓将吴暖暖放在了安玉桥面前的桌子上。

    安玉桥将宝剑在半空中挥舞着,嘴里念念有词:“你记或者不记,我就在那里,不远不近,你忘或者不忘,我早已远去,化成了尘埃……”

    吴暖暖此时已被蟒蛇勒得没了半丝力气,根本动弹不得,眼见安玉桥突然冒出如此古怪的话来,顿时惊异不定,破口骂道:“你个死妖道,究竟想干嘛?”

    “呵呵,破忆术!”

    忽然剑锋一指,安玉桥将那张符往上一抛。

    符纸在半空中打了两个回旋,正贴在了吴暖暖的额头上。

    眨眼间,符纸上面的符文微微一闪,瞬间没入了吴暖暖的额头,消失不见了。

    与此同时,吴暖暖双眼一滞,立刻变得空洞无比,喃喃道:“我是谁?”

    安玉桥嘴角勾起了一丝冷笑:“哼哼,你是我的徒弟啊,记住了,我们最大的敌人,叫刘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