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卜非

第962章 彪悍的小黑

    刘浪本来心里极为担心,可听到安玉桥的条件之后,反而平静了下来。

    看来跟自己猜的没错,安玉桥只是觊觎教主的位子,而自己,就是他最大的障碍。

    刘浪清楚的知道,只要自己一死,那黑巫教便会不费吹灰之力的陷入安玉桥的手里。

    自己一时不死,安玉桥也不敢将吴暖暖如何。

    只要吴暖暖出了意外,自己便没有了任何顾忌,肯定会跟安玉桥拼命的。

    刘浪猜出了安玉桥的所思所想,微微一笑,指着吴暖暖说道:“她?呵呵,她只是我的一枚棋子而已,这似乎根本不是选择题吧?”

    “什么?你宁愿看着她死?”安玉桥声音不觉透出了战栗。

    刘浪哈哈大笑了两声,不屑的说道:“安掌门,你既然知道我是黑巫教的教主,那自然也知道黑巫教被所有道门称为邪门歪道。如果换作是你,你会用自己的命去换一个不相干人的命吗?”

    “你、你……”

    安玉桥显然没想到自己的要挟没有半点用处,不禁勃然大怒道:“好,我倒要看看,你究竟有多少本事。”

    突然,空气像是猛然间震颤一下般,只听安玉桥喊道:“小西,废了她!”

    “嘶……”

    蟒蛇吐了吐蛇信,忽然间一张嘴,朝着吴暖暖的脑袋就咬了下去。

    刘浪大惊,没想到安玉桥竟然真的敢下杀手,此时根本顾不了其它,刷的抽出无邪鞭,一个疾身往前。

    “你敢!”

    大喝一声,无邪鞭同时出手,直朝着蟒蛇抽了下去。

    无邪鞭带起一阵疾风,呼啸而止,好似冰冷刺骨的寒风一般,带着凛冽的气息,啪的一声抽在了蟒蛇的背上。

    “吱……”

    一声锐叫,蟒蛇吃痛,身体瞬间松开,将吴暖暖掉到了地上。

    紧接着,蟒蛇身体一翻,痛得直打滚。

    “汪汪,汪汪!”

    正在此时,门口突然响起了一声狗叫。

    刘浪一愣,扭头一看,不禁惊异道:“小黑,你怎么来了?”

    在来萧萧中医馆前,刘浪怕小黑出意外,特意将小黑放在了外面,可是,没想到这个小家伙这种时候竟然跑了出来。

    刘浪此时根本顾不得小黑,冷冷的瞟了蟒蛇一般,再次挥起无邪鞭,准备斩杀蟒蛇。

    “嗷嗷……”

    正在此时,刘浪只感觉自己的双脚像是被什么东西绊住了一般,低头一看,顿时瞳孔收缩,大怒道:“滚!”

    脚下竟然被两个医护人员给抱住了。

    刘浪一眼就看出这俩人被控制了,抬起脚来往外一蹬,想将俩人甩走。

    可是,俩人像是膏药一般,缠得死死的。

    此时刘浪吃不透,怕出手太狠错杀了无辜,不禁有些束有束脚。

    蟒蛇被刘浪抽了一鞭之后,痛的在地上打了两个滚,再次翻滚而起,显然气得不行,张开血盆大口朝着刘浪咬了过来。

    刘浪双脚受限,身体变得有些笨重,不禁恼羞成怒,一弯腰,抓住一个医护人员,用力往上一提,喝道:“滚!”

    “噗!”

    一声闷响,刘浪用力过大,竟然生生将那人的手指给掰断了。

    霎时间,鲜血飞溅。

    眼见蟒蛇就要咬了过来,刘浪知道此时不出杀手恐怕不行了,正想先将抱住自己的医护人员弄走。

    “汪汪!”

    正在此时,小黑忽然间大叫两声,急跑一两步,轻轻往上一跃,竟然直接跳到了蟒蛇的脑袋上。

    “呜……”

    一低头,小黑一口咬住了蟒蛇的脑袋,刺啦撕下了一块血肉。

    蟒蛇痛得嘶嘶咆哮着,哪里还顾得上刘浪,使劲摇着脑袋想将小黑给甩下来。

    可小黑四只小爪子却像是壁虎一般,竟然死死粘在了蟒蛇的脖子上,干嚼了两口,生生将撕下来的那块蛇肉吃了下去。

    似乎还有些意犹未尽,小黑吃完之后,再次低头,又是一口,痛得蟒蛇再也支持不住,到处横冲直撞。

    这一撞不要紧,本来躲藏的安玉桥那些人立刻显出身来。

    砰!

    咔嚓!

    蟒蛇像是一只脱缰的惊马一般,将安玉桥支起的黄布桌直接撞了一个底朝天。

    安玉桥大惊失色,没想到会出现如此变数,急急喝道:“小西,安静,安静!”

    蟒蛇被撕了两块肉,哪里还能安静下来,此时根本不听,依旧横冲直撞。

    小黑根本没完,边咬边吃,一点点撕咬着蟒蛇的皮肉,正慢慢靠近三寸之处。

    那里,正是蛇胆的位置。

    蟒蛇似乎也感觉到了死亡的威胁,不但跟疯了一样疯狂的逃窜,甚至不停的扭头着脑袋,疯狂的撞击着墙壁,想将小黑给撞下来。

    蟒蛇又粗又壮,发狠之下的力道堪比一头小牛犊,又加上巨大的惯性,就算是普通人,以这种力道跟速度撞上墙壁,不死恐怕也得残废。

    可小黑不但没有叫,反而更快的撕扯着蛇肉,似乎根本来不及再咽下去,每撕下一块,直接吐到了一边。

    霎时间,血肉已完全浸染了蟒蛇的脑袋。

    安玉桥看着心惊胆战,再也忍不住,猛然间将手中宝剑一挥,大声喝道:“快,先把那只可恶的小狗给我弄下来。”

    “嗷嗷……”

    本来一动不动的医护人员个个动了起来,跟僵尸一般急速朝着蟒蛇移了过去。

    就连抱住刘浪的医护人员也松开了手,急跳着冲向蟒蛇。

    刘浪见此,一把扔掉手上抓的那个医护人员,冲着小黑大叫道:“小黑,不要硬撑,快跑!”

    眼看着小黑抓在蟒蛇的脖子上,然后一下下被猛烈的撞击着墙壁。

    就连那面墙都被撞出了一个小洞,露出了里面破碎的石头。

    刘浪同样心惊不已,没想到小黑竟然如此生猛。

    心下担忧,可又放不下吴暖暖,刘浪索性快跑两步,弯腰抱起吴暖暖,用一只手揽住她,另一只手拿着无邪鞭快速朝着小黑跑了过去。

    安玉桥本来被小黑震撼得不行,可突然看到刘浪抱起吴暖暖,顿时转怒为喜,冷笑一声,手指成诀,大声念道:“吾为你主,生之我命,死之我魂,诛杀敌人,斩灭生魂……”

    安玉桥猛然间将指诀朝着吴暖暖一指。

    吴暖暖本来已晕死了过去,忽然睁开眼睛,一把抽出足靴中藏的匕首,朝着刘浪的胸口就扎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