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卜非

第965章 解开心中的疑团

    就在刚才吴暖暖咬住刘浪脖子的时候,开始时刘浪还有些惊恐,不明白吴暖暖为何如此。

    可经过一番探查,刘浪发现吴暖暖竟然也中了破忆术。

    之前就曾说过,破忆术是乱神术中一种精妙的法术,因施术人的不同也会有不同的破解方法。

    虽然刘浪也精通乱神术,但却不敢轻易对鬼鬼施展,就是怕一不小心让鬼鬼魂飞魄散。

    此番看着吴暖暖也中了破忆术,刘浪立刻确定了自己的猜测,原来安玉桥也懂得乱神术。

    只是,吴暖暖跟别人不一样。

    因为情魄受损的缘故,吴暖暖的魂魄本来就有些异常。

    破忆术正是在魂魄上打下烙印,封闭一部分记忆,或者改变一部分记忆。

    可是,让刘浪没想到的是,安玉桥使的破忆术正好封在了吴暖暖受损的情魄上。

    当刘浪的鲜血顺着吴暖暖的嘴慢慢流进体内的时候,吴暖暖的情魄竟然微微一动,而其上面的烙印似乎也与刘浪的鲜血慢慢融合。

    刘浪一发现这种神奇的现象,立刻像是发现了新大陆一般,不但不再将吴暖暖推开,而且还将她的嘴使劲往自己的脖子上塞。

    果不其然,随着鲜血涌进吴暖暖嘴里的越多,竟然正好将与那张安玉桥打在吴暖暖情魄上的烙印融合在了一起,补全了吴暖暖的情魄。

    刘浪可谓是又惊又喜,虽然不知道这究竟是为何,但却还是心下一缓。

    将吴暖暖放下之后,刘浪对安玉桥此人有着太多的疑惑,冷冷的看着安玉桥,想从他嘴里问出点儿有用的东西。

    安玉桥虽然对刘浪依旧生龙活虎有些震惊,但自恃刘浪根本不是自己的对手,狞笑地盯着刘浪,一副势在必得的模样。

    而在暗处,一道暗门之中,萧书娘不知何时已悄悄躲避了起来,偷窥着外面的情景。

    没有人注意到这里少了一个人,更没有人留意萧书娘这个微不足道的小角色。

    安玉桥嘴角勾起一丝冷笑,不屑的瞟了刘浪一眼,晃着脑袋问道:“小子,在茅山上时你的确让我大吃一惊,可如今,你再想逃脱,恐怕就没那般容易了!”

    刘浪微微一笑,并不接话,而是问道:“呵呵,你既然是黑巫教的人,为何会跑到武当山去?”

    “哈哈,哈哈,黑巫教?”

    安玉桥闻听此言,竟然莫名的颤抖了起来,仰天笑道:“我虽然修习黑巫术,但除了教主的位置,你以为我会稀罕?”

    “哦……原来如此,那你为何不老老实实待在茅山,竟然故意搅动道巫之间的矛盾?”

    “哈哈,小子,你可真是太天真了,道巫之间自来就有矛盾,难道还需要我来搅动?”

    刘浪眉头微微一皱:“哼,难道这次造出谣言说我黑巫教中有卜、命、道三书的不是你?”

    安玉桥闻言却是一怔,随即怜悯的摇了摇头,“小子,这个谣言只是一个借口而已,你我心里都很清楚,何必拿来做文章?”

    这安玉桥绝口不提谣言是从龙虎山传出来的,或者,他认为根本没有必要。

    刘浪轻轻叹了一口气,看了一眼吴暖暖,又道:“你跟玉面是什么关系?”

    “哈哈,小子,你果然聪慧,竟然通过乱神术猜到我跟玉面的关系。”

    安玉桥本来只当刘浪机缘非常才修得如今的地位,可此时不禁也正视了起来。

    这个小子果然不能小觑,今天不杀,以后肯定更加难了。

    安玉桥脸上的不屑慢慢消失,取而代之的是郑重其是,却是毫不掩饰道:“玉桥、玉面,我们都有一个玉字,难道还需要我解释吗?”

    “你们是师兄妹?”

    “哈哈,不错,当初在黑巫教时的确是。”

    “原来如此,那她死后,乱神术被你偷走了?”

    “啧啧,太难听了吧?我只是拿回了属于我自己的东西而已。”

    说着,安玉桥又看了看躺在地上的吴暖暖,挑衅般问道:“就算你发现了她身上中了我的破忆术又能如何?哈哈,你我都清楚,没有我,就算你天大的本事,也不能解开她身上中的破忆术的。”

    “哦?是吗?”

    刘浪微微一笑,而是环顾了一下四周,看着那些被安玉桥撕成两半的医护人员,却是冷笑道:“你的确让我低估了。你不但身负巫术,而且还修习道术,如今竟然还懂得纸人术。哎,虽然纸人术烂得一塌糊涂,却着实让我有些意外啊。”

    安玉桥同样的些意外,不禁眯起了眼睛,又仔细看了看刘浪,心中暗自思躇了起来:这小子究竟经历过什么?不但轻易猜出了我的身份,竟然连纸人术都知道?可恶,这纸人术可是我求了那人无数次,才千辛万苦得到的一点儿皮毛。如此高深的法术,竟然被他一眼识破了?

    安玉桥的确有些震惊,可他根本不知道,就在数月前,刘浪曾亲眼见过正宗的纸人术。

    见安玉桥不吭声了,刘浪不禁轻轻出了一口气,毫不隐瞒道:“呵呵,安掌门,你这纸人术,恐怕是跟影无垢学的吧?”

    安玉桥顿时一脸的诧异,两眼瞪得巨大,直勾勾盯着刘浪,颤声问道:“什、什么,你说什么影无垢?”

    刘浪也是惊奇无比,心中暗道:怎么,他不知道影无垢,难道我猜错了。

    可是,很快,安玉桥立刻一脸的恍然,暗暗骂道:“该死,原来他只是一个影无垢,怪不得可以来无影去踪,哼,如此故弄玄虚。”

    说着,安玉桥脸上的诧异慢慢变成了惊喜,朝着刘浪一抱拳,大声笑道:“哈哈,好小子,没想到你竟然解开了我多年来的困惑。哈哈,影无垢,既然你是影无垢,那只要找到你的真身,我还怕你作甚?”

    安玉桥嘴角勾起一丝阴险的弧度,忽然往前一探,两手成爪,直扑向刘浪,嘴中喝道:“小子,你的确让我意外,可就算你知道的再多,今天也只有一条路,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