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卜非

第967章 请祖师上身

    自从刘浪修习道术,接触鬼道以来,就知道世间的功法莫过于两种。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

    一种专门修习肉体,等肉体强悍到一定程度时,可断金碎银。

    另一种,就是修习魂魄,魂魄之强可一念间杀人于无形。

    如果细细算起来,刘浪的鬼王诀就是这第二种功法,主要针对鬼魂和人的魂魄。

    而安玉桥所习的功法,正是修习肉体,堪比钢铁,甚至更为强悍。

    僵尸自来就缺少魂魄,而黑巫教的这种禁术也正是如此。

    欲习禁术,必先毁灭自己的七魄,让自己变成一具行尸走肉,才能炼得无上功法。

    可是,当时安玉桥正在散尽自己的七魄时,没想到正好被步知非闯入碰见。

    七魄未散,却是直接撞进了步知非的体内,与步知非的七魄熔为了一体。

    正因如此,安玉桥怕自己的奸计被泄露,便将步知为炼为了傀儡。

    可没想到,后来步知非在茅山被刘浪打败,两具七魄混乱飞散,直接将步知非逼疯。

    而恰由此机,步知非也逃离了安玉桥的魔掌,却因为十四魄的原因,无意中激发了无上的炼丹之术。

    换句话说,其实安玉桥的七魄并未完全消散,而只要将步知非的七魄再次按回安玉桥的身上,安玉桥修习的禁术就会完全崩塌,不击即溃。

    安玉桥的指甲已深深嵌入刘浪的脖颈之中,阴笑的盯着刘浪,张狂的笑道:“哈哈,小子,去死吧!”

    “噗!”

    安玉桥直接将刘浪的脖子扎出了五个血洞。

    刘浪只感觉自己的大脑一片空白,身体像是完全不属于自己的一般,慢慢的瘫软。

    “化实为虚,虚尽为实,实尽则虚,化鬼之上,是为鬼破,鬼破魂灭,涅槃再生!”

    刘浪的身体已完全不属于自己,而魂魄慢慢从体内飘出,像是一个离身的异体,端坐于肉体之上,盘膝凝目,眉眼间透着一种顿悟的祥光。

    那道道祥光本来是一团黑气,可此时,竟然慢慢变得有些淡黄色,跟小黑眼中的颜色却是毫无二致。

    安玉桥杀死刘浪之后,将刘浪的肉体扔在了地上,回过身,看了地上的吴暖暖一眼,兀自摇了摇头,“可怜的人类,真是太无知了,哈哈,不过这个女人的魂魄应该尝起来不错。”

    说着,安玉桥慢慢弯下腰,一把将吴暖暖抓了起来,两只黑洞洞的眼睛直盯着吴暖暖,嘴中念念有词道:“你这七魄,吾之七魄,你之死魂,归之天地……”

    正说着,吴暖暖嗖的睁开眼睛,同样直勾勾的盯着安玉桥。

    安玉桥眼中的得意愈加明显,贪婪的抿了一下舌头:“哈哈,这小子只知其一不知其二,等我吸食掉七七四十九只人魄之后,我又能变会那个让人敬仰的安掌门了,不过,到时候,我不再仅仅只是安掌门了……”

    看着吴暖暖的双眼,就像是看着美味的食物一般,安玉桥幽幽的说道:“来吧,来吧……”

    淡淡的青光慢慢笼罩在吴暖暖的双眼,像是一层层萦绕的轻云一般,就欲从眼中飘出来。

    倒在地上的朱涯见此情景,早已急得满头大汗,可身体却完全不听自己的使唤,想动根本动不了,眼见刘浪被安玉桥生生扎死之后,张着嘴,却是发不出半点声音。

    “刘、刘浪,你、你就这么死了?快、快起来啊……”

    朱涯用只有自己才能听到的声音嘶喊着,两只手跟断了一般支持着身体,每爬起一次,都会重重的摔倒一次。

    本来咬住无邪鞭的小黑,此时竟然出奇的安静,并没有上前解救刘浪,也没有理会吴暖暖,而是咬着无邪鞭乖巧的站在刘浪的身体旁边,一脸警惕的盯着周围。

    与此同时,小黑眼中的黄芒竟然游丝般飘了出来,一点点飘到了刘浪的魂魄周围,与刘浪魂魄周围那淡淡的黄色相互纠缠着,混杂在了一起。

    安玉桥根本没有发现这些异状,两只眼睛死死的盯着吴暖暖,正一点点吸食着从吴暖暖眼中飘出的青光。

    “吴、吴警官,醒、醒醒啊……”

    朱涯根本没想到自己如此不堪一击,甚至从来没想过自己会败得如此惨烈。

    好不容易爬到自己的宝剑旁边,颤巍巍的拿起拿起宝剑,刺啦划破自己的手指,沾到的另一只手拿的一张符上,嘴中念念有词:“茅山抓鬼有神方,弟子朱涯请祖详,一请太上天君藏,二请玉虚元尊荡,三请尊师为我长……”

    使出了全身的力气念完咒语,朱涯猛然得抓起符纸,啪的一下正贴在自己的额头上。

    霎时间,朱涯的双眼变得漆黑一般,身体往上一跃,轻轻弹跳而起。

    不知为何,朱涯的双臂都变得粗壮了很多,肌肉疙瘩让人生畏。

    “吼!”

    朱涯吼叫一声,猛然间张开嘴,两脚往前一扑,直接咬住了安玉桥的脖子。

    安玉桥正全神灌注的吸纳吴暖暖的七魄,根本料到会有如此异变,啊的大叫一声,一扭头伸手抓住了朱涯的脖子,大声喝道:“好个茅山道士,竟然不惜减损自己的修为请祖师上身?嘎嘎,就算你请天王老子来,也没用!”

    一把将吴暖暖推到了一边,两手用力,抓住朱涯的身体,朝着地面重重的摔了下去。

    “砰!”

    朱涯的身体重重撞到了地面上,跟地震一般,方圆十里都是微微一震。

    如果是常人,这一下肯定会被摔得脑浆崩裂,骨断血涌。

    可是,朱涯似乎根本感觉不到疼痛,嘴里嗷嗷叫着,跟一只野兽一般,刺啦撕下了安玉桥脖子上的一块肉,顿时鲜血飞溅。

    朱涯浑然不觉,两只手依旧死死的抓住安玉桥,任凭他的拳头一下下击在胸膛上。

    “吼!”

    安玉桥大吼一声,也没料到会碰到如此不要命的人,大声疾吼道:“好,你想跟我比肉体?嘎嘎,那我今天偏偏就先吸了你的七魄,让你再无偷生的机会!”

    忽然间,安玉桥两只手夹住朱涯的手臂,嘎吱一声,重重的掰了下去。

    朱涯的手臂瞬间被斩断,无力的耷拉了下来。

    可是,脸上依旧没有半丝痛苦之色,朱涯张牙舞爪的才次朝着安玉桥咬了下去,两条腿也急速的朝着安玉桥踢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