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卜非

第968章 巫道至医

    砰!

    朱涯虽然胳膊被折断了,但两只脚的力度却是不容小觑,正踢到了安玉桥的裆部。

    安玉桥没有防备,一个踉跄,噔噔噔后退了好几步,这才稳住身形。

    “好啊,茅山请神术果然厉害,那我今天倒是要看看,你究竟有什么本事!哈哈,我今天要连你的师祖一起打了!”

    说着,安玉桥再次挥舞着拳头,朝着朱涯的脑袋上轰去。

    朱涯一侧头,险险的躲了过去,再次飞起一脚,朝着安玉桥踢过去。

    此时的朱涯像是被打了鸡血的超级赛亚人一般,完全不知道疼痛,只用两条腿对着安玉桥一顿狂轰乱炸。

    可是,安玉桥虽然还算不上伏尸,但却也比游尸要厉害上很多,对付一个被祖师的一缕精魂上身的朱涯,却依旧非常轻松。

    不过十余招,朱涯很快就落入了下风。

    一招之下,安玉桥重重的砸在了朱涯的胸膛上,直接将朱涯打飞,咚的一下撞到了墙上。

    而那面墙咔咔响了两声,竟然生生裂开了两道寸许宽的裂纹。

    说来也巧,那面墙的后面,正躲着萧书娘。

    萧书娘知道刘浪的手段,在刘浪走进大厅的那一刻便悄悄躲了起来,想等着安玉桥彻底将刘浪杀死之后再露头。

    可是,随着战况的愈演愈烈,萧书娘将整副场景跟看电影般看在了眼里。

    越看越心惊,越看越不敢出去了。

    虽然刘浪死了,可是,死得也太过容易,太过蹊跷了吧?

    尤其是朱涯请师祖上身之后,那战斗力绝对是直线上线,直逼安玉桥。

    萧书娘根本没想到,安玉桥手段竟然如此厉害,一次次的变身,最后竟然变得了近乎伏尸般的存在。

    我勒个去,这也太扯了吧?

    如果安玉桥失去理智,那自己是不是也会成为被他吸食七魄的对象之一?

    此时无论谁胜谁负,箫书娘更是吓得大气不敢喘一口,哪里还敢露面?

    却说朱涯被扔着撞上墙后,依旧颤巍巍的站了起来,再次朝着安玉桥扑了过去。

    安玉桥两手成决,冷冷的盯着朱涯摇摇晃晃的身体,嘴中念念有词道:“你这七魄,吾之七魄,你之死魂,归之天地……”

    话音刚落,本来怒气冲冲的朱涯忽然止住脚步,两只黑亮的眼中隐隐透出了混沌之色。

    朱涯眉心处突然钻出一道青光。

    那青光一闪,嗖的一下冲上天际,直奔茅山而去。

    正在此时,茅山玉虚洞中,万义良幽幽的睁开眼睛,眼中布满了血丝,无奈的叹了口气:“朱涯,我借你魂魄支持你的肉体,可依旧不行啊,对方如果真要……”

    万义良长长叹了一口气,颇有些力不从心的意思。

    朱涯本来请祖师上身,没想到却请来了自己的师父万义良。

    说来也是,朱涯只是茅山的一名普通弟子,要请祖师上身哪里有那么容易?

    可是,就在万义良离体的时候,朱涯的眼睛却再次变得清明,嘴角微微勾起了一道弧度。

    只是,那弧度却因为身体上传来的剧痛而变得扭曲。

    “师父果然没有怪我,师父没有怪我,师父原谅我了……”

    朱涯喃喃的自言自语,只是硬撑着身体不让自己倒下,而体内却没有了半丝力体。

    像是有一股力量正在慢慢将自己拖出自己的体内一般。

    “难道,这就是魂魄离体的感觉吗?”

    朱涯没有任何死亡的恐惧,反而感觉莫名踏实。

    自从朱涯被赶下山的那一刻,心里一直挂着一个结,而这个结,在无数个夜里让朱涯辗转反侧,彻夜不眠。

    可是,朱涯在请祖师的时候,万义良竟然肯出手帮忙,这却是莫大的原谅。

    “师父,朱涯不孝,至今还没有师叔的下落。”

    这么想着,朱涯扑通一声跪倒在地,朝着蓬莱阁的方向重重磕了一个响头:“师叔,朱涯不孝,不能为您送终了……”

    “哈哈,哈哈,好个孝顺的茅山弟子啊……”

    安玉桥不为所动,上前疾走两步,一把抓住了朱涯的脖子,生生将朱涯揪了起来,再次念道:“你这七魄,吾之七魄,你之死魂,归之天地……”

    与此同时,朱涯的目光也变得跟之前吴暖暖一般,竟然慢慢萦绕出了一道道青丝烟。

    “安掌门,你玩够了吧?”

    正在此时,安玉桥的身后突然响起了刘浪的声音。

    安玉桥一怔,猛然间回过头来,却见一道虚无的人影正漂浮在刘浪尸体的上方,慢慢变得清晰了起来,而躺在地上的刘浪的尸体,却一点点挺立了起来,与那道虚无的人影融合在了一起。

    一旁的小黑看起来非常激动,汪汪大叫着,不停的摇着尾巴,在刘浪的身边转来转去。

    刘浪的肉体与魂魄慢慢融合之后,身上的伤疤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

    此时的刘浪脸上挂着高深莫测的微笑,自言自语道:“原来,随着巫诀的提升,必须要配合医诀,没有医诀的辅助,巫诀却是再难突破啊……”

    兀自摇了摇头,刘浪看着安玉桥,轻声问道:“安掌门,你是说如今除了步知非之外,没有人再能杀死你了?”

    安玉桥一怔,眼神中闪过一丝慌乱,可依旧硬着头皮道:“哼,你定然使了什么手段,想要蒙骗我?哼,休想!”

    说着,安玉桥扔掉朱涯,忽然间往前一冲,跟刚才如出一辙,一把抓向刘浪的脖子。

    刘浪身体未动,却是将手一扬,瞬间扣住了安玉桥的利爪。

    “安掌门,你是不是感觉肉体真的可以强悍到一定的程度?可是,你是否还忘记了一件事情?”

    猛然间往回一折,只听咔嚓一声响,安玉桥的手腕瞬间被折了一百八十度,朝着自己的脖子上扎了过去。

    下一刻,出现了一个诡异的场面。

    安玉桥竟然以极为妖娆的姿态掐住了自己的脖子,而两根指尖已深深嵌入了其中。

    安玉桥惊恐万分,跟鸭子般扯着嗓子大叫道:“你、你究竟做了什么?”

    “哈哈,你没有了七魄,却依旧还有三魂,难道我真的就奈何不了你吗?”

    说着,刘浪猛然间将手往后一抽,刺啦在安玉桥的脖子上划破了一道深深的口子,高声喝道:“巫道至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