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卜非

第970章 我的七尸蚀魂丸

    就在刘浪胡思乱想的时候,朱涯突然一声呻吟,“杀、杀了他……”

    朱涯耷拉着两只胳膊,颤巍巍的站起来,双眼血红,恶狠狠的瞪着安玉桥,恨不得将安玉桥给生吞活剥了。   (  .    .   )

    安玉桥此时已是强弩之末,早已连逃跑的欲望都放弃了,幽幽看了朱涯一眼,嘴角轻轻跳动了两下,却是一声也不吭。

    刘浪赶紧越过安玉桥,上前扶起朱涯,低声问道:“你没事吧?”

    朱涯费力的抬起头来,看了刘浪一眼,虚弱无比,晃了晃身子,两只胳膊随着身体的摇动跟着左右摆动了两下。

    刘浪见此,连忙说道,“我先给你检查检查。”

    说着,将朱涯放下,刘浪一试朱涯的胳膊,左胳膊还好,只是脱臼了,可右胳膊……

    皱了皱眉头,刘浪心下一沉,将朱涯的左胳膊接上,然后说道:“我送你去仁和中医馆找杜山看看。”

    朱涯冷哼一声:“先把安玉桥杀了,给我的师弟们报仇!”

    “猪牙,安玉桥肯定要死,但不是现在。”

    “不是现在?哼,他杀了我的六个师弟,身上沾满了我茅山的鲜血,难道杀他还要挑个日子不成?”

    刘浪不想跟朱涯纠结这些,正想再次扶起朱涯,忽然看到中医馆的大门不知何时露出了一条缝隙,而正有两个人影站在门口。

    刘浪一怔:“婉凝,你怎么带着鬼鬼姐来了?”

    门口正是刚刚赶到到鬼鬼跟顾婉凝。

    俩人看着中医馆里的一片狼籍,都瞪着眼睛,张着嘴,却是说不出半句话来。

    鬼鬼还好,可顾婉凝看着到处血肉模糊的场景,差点就要吐了。

    刘浪见此,连忙招呼道:“婉凝,不要看了,过来帮忙。”

    顾婉凝愣了半响儿,连忙撇过视线,低声在鬼鬼耳边说了两句。

    鬼鬼闻言点了点头,急跑向朱涯,一脸关切的问道:“教主,你、你没事吧?”

    边说着,鬼鬼上前扶住了朱涯,一试到他已断裂的右臂,顿时大惊失色,“教主,你、你的胳膊?”

    朱涯本来正恼怒的盯着刘浪,想让刘浪杀死安玉桥,可此时看到鬼鬼,突然涨得脸色通红,连连摇头道:“没、没事,我、我不是教主,我……”

    还没等朱涯说完,鬼鬼已冲着顾婉凝招了招手,大声喊道:“婉凝,快点啊,教主受伤了,快点送他去医院。”

    顾婉凝看了刘浪一眼,见刘浪点头,连忙上前扶住朱涯,低声说道:“朱大哥,我们先去医院看看吧。”

    不容分说,鬼鬼跟顾婉凝一左一右拽朱涯就往外走。

    此时朱涯虽然已恢复了一部分体力,但身上就跟散了架子似的,除了有勉强能说话的力气外,却是没有再多的力气了。

    被鬼鬼跟顾婉凝俩人又拖又拽,竟然没有了任何反抗的余地。

    或者说,朱涯此时根本不知道如何反抗。

    “鬼、鬼鬼姐,我、我还有事……”

    “教主,快点去医院。”

    鬼鬼此时完全表现出了她性格中强悍的一面,根本不容许任何质疑。

    看着三人走出中医馆,安玉桥却是发出了一声冷笑,像是寒风中飘摇的枯树一般,身体瑟瑟发抖。

    “呵呵,刘浪,你输了,你还是输了,就算你杀了我,夺了我的魂魄,你依旧还是输了。”

    安玉桥越笑越大声,完全到了丧心病狂的地步。

    刘浪微微一笑,摇了摇头,反问道:“怎么,你是说她们身上中的破忆术?”

    “哈哈,好啊,好小子,竟然这也被你察觉了。可是,如果没有我,你根本不可能解开她们身上的破忆术的,不可能……”

    “哦?”

    刘浪轻轻叹了一口气,似乎有点可怜安玉桥了。

    刘浪感觉,安玉桥把一切想的太美好,似乎完全活在了自己的想象中。

    没有再搭理安玉桥,刘浪弯腰拿起无邪鞭,束在了腰间,然后背起吴暖暖,不紧不慢道:“走吧,跟我去找步知非。”

    安玉桥像是一个木偶一般,不想动,可二魂已被刘浪控制住了,身体早已不听使唤。

    “你、你真的找到步知非了?”

    事到如今,安玉桥似乎还有些不太相信。

    刘浪并没有理会安玉桥,此时他心中只是想着尽快将步知非救醒,让他不再疯癫,好从步知非的嘴里打听出自己服食的七尸蚀魂丸。

    讲到步知非,又不得不提一下人的三魂七魄。

    众所周知,正常人都是三魂七魄,而动物往往少于三魂七魄,最为聪明的猩猩据说也只有两魂五魄。

    可是,这世上却是无奇不有,除了三魂七魄之外,竟然还会有超过七魄的存在。

    只是,这样的存在微乎其微,像是开启某种宝藏的钥匙一般,一旦真的超过了七魄,其外在表现就是天才。

    有生俱来的音乐天赋,绘画天赋,或者运动天赋等等等等。

    可正因为有这种特殊的天赋,其某种地方也大都会有缺陷。

    就拿步知非来说,因为无意中将安玉桥的七魄加在了身上,竟然莫名有了炼丹的天赋。

    而这种天赋的弊端却是让他疯疯癫癫,不仅如此,甚至还丧失了大部分记忆。

    刘浪留着安玉桥的一魂和肉体,并且控制着他的二魂,让其无法自杀,正是为了更利于将步知非体内的七魄勾出来,让步知非恢复正常。

    虽然刘浪如今彻悟之后也知晓了很多医诀的知识,但是否有用却也未可知。

    背着吴暖暖,后面跟着跟木偶一般的安玉桥,脚边还有显得极为兴奋的小黑,刘浪趁着夜色急速朝着郊区的别墅跑去。

    而就在刚刚踏出中医馆的时候,躲藏在暗处的萧娘却是长长出了一口气,自言自语道:“安玉桥果然还是败了,如今这中医馆看来也呆不下去了。”

    秀眉轻轻蹙了蹙,萧娘脸上的愁容却也慢慢舒展了开来:“哼哼,牛大壮,还真是无心插柳柳成荫呢。看来,我只能投奔他了……”

    眼神中闪过一丝狠毒,萧娘似乎想到了什么,又喃喃道:“小西,呵呵,原来小西是你曾经爱过的女子啊,既然这样,那就好办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