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卜非

第973章 步老爹

    五鬼注意力本来全在刘浪跟步知非身上,并未注意到安玉桥。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

    此时看到安玉桥,五鬼纷纷露出了惊异的眼神,大眼瞪小眼的相互看了一眼,又是异口同声道:“什么?这、这个人只有一魂在体内了?”

    五鬼果然并不普通,竟然一眼就看出了安玉桥的异常。

    此时步知非似乎还记得安玉桥,满脸的惊恐,像是生怕安玉桥会杀了自己一般。

    安玉桥身体不停的抖动着,嘴里也断断续续的念叨着:“知、知非,你、你难道不认识我了吗?”

    “不、不,我不认识你,求你放过我,我不是故意看到的,我、我什么都没看到。”

    步知非紧紧的抓着刘浪,目光躲躲闪闪,甚至安玉桥每往前走一步,步知非都会往哆嗦一下。

    刘浪看了看步知非,又看了看安玉桥,却是回身一把抓住步知非,轻声安慰道:“没事没事,他不会伤害你的。”

    “不不不,你不知道,他、他,他要将我炼成傀儡……”

    刘浪刚将步知非拉起来,步知非吓得急急的往后躲。

    安玉桥不知何时已是老泪纵横,白森森的须发也跟着摆动了起来:“知、知非,我、我不想杀你,我、我真不想杀你啊……”

    刘浪实在看不下去了,不禁皱了皱眉头,冷声喝道:“安玉桥,你少在这里给我装蒜!”

    说着,刘浪将手一扬,只见安玉桥忽然像是失神了一般,扑通一下坐到了地上,可双眼却依旧不停的转来转去。

    刘浪快速抓起步知非,用力往前一推,呵斥道:“今天我是来帮你的!”

    说着,刘浪一下砍在了步知非的脖子上。

    步知非刚想往回躲,突然被砍了这一下,身体一软,晕倒在了地上。

    安玉桥身体像是僵硬了一般,除了眼睛不停的转动,身体却是一动也不能动,只是急得满头是汗,张着嘴,却是发不出半点声响。

    五鬼怔怔的看着,旋即一脸的恍然:“啊?小兄弟,这个小子体内多的魂魄不是会是这个老家伙的吧?”

    刘浪回过头来,看了五鬼一眼,微微一笑:“呵呵,你们果然有些眼光。”

    “可、可是,这怎么可能?”

    鬼万嘴角哆嗦了两下,“人的魂魄怎么可能如此容易的加上另一个人的身上?这、这简直是天方夜谭嘛。”

    鬼大并没有鬼万如此震惊,两只眼睛不停的在步知非跟安玉桥身上扫了数遍,忽然说道:“老五,有可能。”

    鬼万立刻扭过头,盯着鬼大问道:“大哥,真有可能?”

    “当然,不过,要出现这种情况,必须要满足两个条件。”鬼大略一沉吟,继续说道:“首先,肯定是在修习某种功法的时候,将七魄游离了出来。”

    刘浪正想试着用安玉桥的身体将步知非体内的七魄引出来,忽然听到五鬼的对话,不禁有些好奇,也侧着耳朵听了起来。

    鬼万闻言,不禁也有些奇怪,连忙问道:“大哥,还有呢?”

    “这第二嘛,二人定然有一定的血脉关系,否则,魂魄不可能会如此轻易的融合在一起的。”

    听闻此言,刘浪顿时大惊,回头看了鬼大一眼,连忙又看向安玉桥。

    只见此时的安玉桥早已是泪流满面,表情狰狞又痛苦。

    “血脉关系?”

    刘浪快步走到鬼大面前,严肃的问道:“鬼大,你什么意思?你的意思是这俩人是亲戚?”

    鬼大看着刘浪将俩人弄在一起,本来以为刘浪早就知道了,看着刘浪也如此惊异,反而有些摸不着头脑:“怎么,你不知道?”

    刘浪摇头。

    鬼大略一沉吟,解释道:“如果是将七魄完完全全融合的话,光是亲戚恐怕是不够的。”

    “你是什么意思?别吞吞吐吐的行不?”刘浪急了,他隐隐感觉似乎有什么关键的东西忽略了。

    鬼大眼皮跳动了两下,毫不掩饰道:“这小子有如此高超的炼丹术,正是因为有十四魄的原因,而能完完整整融合掉十四魄,恐怕只有父子跟双胞胎才可以。”

    “咝……”

    刘浪闻言,立刻瞪大了眼睛,喃喃道:“父子?”

    其实魂魄就跟每个人的抗体差不多,并非很容易融合在一起。

    有些人变成鬼之后如果要附体,往往会挑身体虚弱或亲人,这其中也有一部分这样的原因。

    血缘关系越近,反而越容易融合在一起,而融合之后的排斥也越小。

    看着安玉桥反应如此激烈,刘浪突然也明白了。

    安玉桥定然是步知非的老爹。

    我艹,这也太狗血了吧?

    不过仔细一想,倒也很容易解释了。

    安玉桥为人心狠手辣,如果真是步知非发现了他在修习黑巫禁术,为何要将他炼制成傀儡,而不是直接杀掉?

    正是心底还存着一份亲情,所以安玉桥并没有做绝。

    可他没想到,自己这一时的仁慈,竟然让步知非拥有了常人所不及的天赋。

    刘浪低头看了看被打晕的步知非,心中像是被什么东西揪起来了一般,极不是滋味。

    就算安玉桥作恶多端,可如果真当着步知非的面杀了安玉桥,跟屠夫又有什么区别?

    心头一动,刘浪将手一扬,把安玉桥的二魂放了出去。

    那二魂一窜出刘浪的手心,似乎感应到了什么一般,并没有急于逃窜,而是相互对视了一眼,又看了看步知非,嗖嗖两声钻进了安玉桥的体内。

    安玉桥猛然间大喘了一口气,像是突然从水底冒出头来一般,疯狂的呼吸了起来。

    足足喘息了三分多钟,安玉桥这才稍微平复了自己,怔怔的盯着刘浪,颤声问道:“你、你想干嘛?”

    刘浪背对着安玉桥,冷声道:“你真是步知非的亲爹?”

    “这……”

    安玉桥眼中挂泪,却是重重点了点头,长长叹了一口气:“我、我对不起他。我、我只想给小西报仇,只想给小西报仇啊……”

    安玉桥清晰的知道,就算自己重新拥有了三魂,却依旧不会是刘浪的对手。

    心如死灰,再也起不了半点儿波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