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卜非

第974章 五鬼降魔

    在那么一瞬间,安玉桥放弃了所有,甚至包括自己的生命。

    刘浪的意思已非常明显了,你自己将七魄勾回去,我不想动手。

    安玉桥自然也明白刘浪的意思,怔怔的盯着步知非,伸出白惨惨的枯手,慢慢抚摸在步知非的脸上,喃喃道:“知非,我以为只要能报仇,我可以放弃所有。可是,看到你,我突然感觉,我错得多么离谱,可、可如今,真的还有悔过的机会吗?”

    刘浪轻轻摇了摇头,叹气道:“安玉桥,我已经说过,你罪孽深重,如今步知非对我非常重要,只要你能将他体内的七魄牵引出来,我可放你魂归地府,不再追究。”

    “不再追究?”

    安玉桥显然没想到刘浪会说出这种话来,抬头看了刘浪一眼,自言自语道:“自从小西死了之后,我其实早就是个死人了。我生无可恋,就算能再次投胎,又有什么意义?”

    突然,安玉桥猛得站起来,癫狂的大笑道:“哈哈,哈哈,不再追究?刘浪,你真以为自己是圣人吗?你真以为可以主宰我的生死吗?不,那些假仁假义的道士,眼睁睁看着小西死于非命而不管,那些道貌岸然的家伙全都该死,不、不,我要报仇!”

    安玉桥本来已慢慢平静了下来,可此时再次变得癫狂,猛然间掐住了步知非的脖子,拽着步知非就要往外跑。

    刘浪没想到安玉桥如此冥顽不灵,大喝一声,一个箭步冲上前,挡住了安玉桥的去路,高声喝道:“安掌门,你、你想干嘛?”

    安玉桥双眼漆黑如墨,狞笑得盯着刘浪,胳膊已架在步知非的脖子上,大声喊道:“放我离开,你放我离开我就不杀他!否则,我直接将他体内的十四魄全部引出来,这里的人一个都活不了!”

    十四魄如果在一瞬间冲进一具没有魄的躯体之内,会像达到极限的气球一般,瞬间爆炸,那威力恐怕抵得上一枚小型导弹了。

    刘浪清楚的知道这一点儿,闻言眼皮不禁跳动了两下,阴声笑道:“怎么,你想同归于尽?”

    “哈哈,哈哈,我不想死,我还没有报仇,我不想死!”

    边说着,安玉桥一步步朝着刘浪移了过去。

    刘浪没动,怒视着安玉桥,面无表情道:“你想报仇?”

    “对,我要报仇,杀了那些道士,杀了让小西羞辱而死的那些家伙,滚,你给我滚!”

    安玉桥越说越激动,发须也跟着飞了起来,好似被炸开了一般。

    刘浪此时极力压制着自己心中的怒火,依旧安抚道:“小西是你的老婆?”

    “对,那又能如何?你给我让开!”

    刘浪没动,依旧挡住了安玉桥的去路,努力挤出一丝微笑道:“你先放开步知非,有话好好说!”

    “说?哈哈,我凭什么跟你说?步知非是我的儿子,是我的儿子!他是我的血肉,我想杀他就杀他,想把他炼成傀儡就炼成傀儡,凭什么听你的?”

    安玉桥已彻底陷入了癫狂,根本不听刘浪的话。

    看安玉桥的样子,恐怕一不小心就会鱼死网破。

    刘浪眉头越皱越紧,不觉有些棘手。

    如果真要出手杀死安玉桥的话,安玉桥很有可能真会在一瞬间牵引出步知非的魂魄,来个同归于尽。

    可是,如果放任安玉桥离开,更是绝对不可能的。

    刘浪没有把握一击命中,而且如果安玉桥真死了,想要治好步知非的疯病恐怕会变得非常困难。

    “可恶!”

    刘浪心中暗骂一句,正盘算着该如何是好时,猛然听到五鬼齐声发出一阵咆哮:“五鬼降魔!”

    空气像是突然起了一阵旋风一般,霎时间阴气大盛,周围响起了阵阵鬼哭狼嚎之声。

    刘浪一怔,心头跟着一动:对了,我怎么忘了,这里是五鬼的阵法,在阵中,这五鬼才是真正的王者。

    刚有这种想法,就站在刘浪面前的安玉桥忽然间目瞪口呆,眼神中闪过无尽的难以置信。

    “什、什么?这、这怎么可能?”

    两只手不自觉的慢慢松开,然后安玉桥竟然将自己的手伸到了脖子上。

    扑通!

    步知非重重的摔倒在地,不觉幽幽的醒了过来,正看到安玉桥诡异的动作。

    “老大,现在怎么办?”

    鬼万显得极其兴奋,大声喊叫着。

    “吼吼,杀,杀,杀!”

    五鬼再次齐声呐喊,整个地下室变得阴沉沉一片。

    步知非的眉心处不断的有一团团黑烟钻了出来,每钻出一团,眨眼间就冲进了安玉桥的眉心处。

    可是,让人惊悚的是,每一道黑烟钻进去之后,安玉桥的身体就会变得浮肿几分。

    整整钻进去六道黑烟时,干瘦的安玉桥已变得跟充了气一般,甚至连本来惨白的皮肤都显得透亮起来。

    “嘎嘎,好玩,真是太好玩了,竟然想自爆,你爆呀,爆呀!”五鬼嗷嗷大叫着。

    安玉桥两只眼睛已凸了出来,就连牙齿都呲在了外面,但耳朵相对却要小得很多,那模样虽然恐怖,但更多的却有些滑稽。

    刘浪心中震撼,没想到五鬼竟如此强悍,神不知鬼不觉中已将安玉桥弄成了这份德性。

    感受到安玉桥身上传来了阵阵的危险气息,刘浪连忙弯腰,想将步知非拉开一段距离。

    可是,正在此时,一直在一旁看热闹的小黑突然往前一扑,直接骑在了安玉桥的脖子上,一口咬住了他的耳朵。

    “小黑,快下来!”

    刘浪一看大惊,连忙大喝一声。

    安玉桥此时已说不出话来,整个人跟人形气球没有两样,斜眼看着小黑,尽是惊恐之色。

    五鬼显得异常兴奋,嘎嘎笑着,乱七八糟的脏话从五鬼嘴里源源不断的滚出来。

    “哈哈,想在我们面前同归于尽,简直是脑袋里进屎了呢。”

    “就是就是,竟然敢无视我们五兄弟的厉害,太不长眼了。”

    “哼,我们好不容易让小傻瓜学会了引雷术,怎么可能被人轻易带走呢?”

    “老大,你说这引雷术真能帮我们……”

    “老五!”

    还没等鬼万说完,其余四鬼突然间一声厉喝。

    “咔!”

    与此同时,一声巨响炸空响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