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卜非

第976章 得去提亲

    朝霞已璀璨了半边天,太阳懒洋洋的爬了出来,犹如一位尊者俯视着大地。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

    刘家沟的村民们都已起了床,开始了一天的忙碌。

    刘浪家门口,看门狗在凌晨的时候又是一阵狂吠,此时终于渐渐消停了下来。

    刘母已煮了一锅粥,端到了桌上,看着坐在桌边的刘父,“喂,咱家这狗是咋回事?从昨晚就跟疯了一样,今天早晨又叫了一早晨。”

    刘父接过粥,吹了吹,轻轻抿了一口,眉头跟着一皱,似乎还有点儿烫。

    拿起筷子夹了口小菜送进嘴里,一边咀嚼着一边抬头看了刘母一眼:“谁知道啊,反正啥动静也没有,操那份心干嘛。”

    “你呀,心还真是大。”

    刘母白了刘父一眼,又低声摇了摇头:“哎,最近左眼皮老是跳,会不会有啥事啊?”

    “行啦,左眼跳财右眼跳灾,就算有事也是好事,别瞎琢磨了。”

    又端起大碗,轻轻试了试,粥的温度也应该差不多了。

    刘父仰头一口灌了半碗下去。

    刘母看着刘父没心没肺的样子,没好气的嘟囔了一句,转身去开院门了。

    “嘎吱……”

    打开院门,刘母正想回身拿着大扫帚扫一下门口,忽然看到在门口的青板石上有一个东西。

    “咦?这是啥?”

    刘母有些好奇,弯腰拿了起来。

    可是,当将那个东西拿起来之后,刘母的双眼立刻瞪得老大,急急慌慌跑回屋里,边跑还边大声喊道:“他爹,你看、你看这是什么啊?”

    刘父正在吃早饭,听到刘母咋咋呼呼,将碗中的粥一饮而尽,擦了擦嘴角的水渍,抬起头呵斥道:“干嘛呀?你看你大清早没事一惊一乍的!”

    说话当间,刘母已跑了进来,一摊手,“他爹,你看。”

    刘母的手心中,赫然是一对阴阳鱼玉佩。

    刘父本来还想说老娘们没谱,啥事至于这么激动啊。

    可是,一看到那对阴阳鱼玉佩,刘父的瞳孔瞬间收缩,连忙站了起来,一把将玉佩抢了过来,颤声道:“这、这不是咱爹留给儿子的吗?”

    连忙抬起头来,急问道:“你在哪儿找到的?”

    “不是找到的,就是在门口的石板上捡的啊。”

    “啊?不会吧?”

    刘父有些难以置信的看着手中的玉佩,仔细端详了数遍,然后又拿起来对着天空看了看,肯定就是自家的那块,不禁疑惑道:“奇怪,当初咱爹说这是定娃娃亲的,咱儿子一块,龙虎山饶家一块,怎么会突然出现在家门口了呢?”

    刘母更是一脸的不知所措,显得有些紧张,却是一个劲的摇头。

    刘父皱着眉头想了一会儿,忽然一脸恍然,一拍脑门叫道:“难道昨天狗叫了一晚上,是龙虎山的人来了?”

    一想到这里,刘父顿时急了,抬脚就往外跑。

    刘母在后面喊道:“你干嘛去?”

    “不行,这件事不正常,我去找刘海,让他去趟燕京,将这两枚玉佩给儿子送去。”

    “啊?至于吗?”

    刘父止住脚步,回头瞪了刘母一眼,呵斥道:“你懂什么,玉佩突然出现,肯定不正常,我们不但得尽快把玉佩送到儿子手里,还得让儿子去一趟龙虎山。”

    “去龙虎山干啥?”

    “当然是提亲了!”

    刘父说着,已冲了出去,直奔刘海家而去。

    刘家沟后山山坳里,两道虚弱的声音有气无力的响了起来。

    “老黄啊,你好了没?”

    “死老鼠,你、你这不长眼的东西,怎么惹了这么个婆娘啊。”

    “我、我以为你厉害……”

    “哼,厉害?厉害我连人家捆我的绳子都解不开?”

    黄十三此时已搞明白了状况,知道自己被花生摆了一道。

    可如今俩妖精是一根绳子上蚂蚱,谁也跑不了。

    人家没杀自己就不错了。

    挣扎一天了,也不知饶九妹使了什么法术,连咬带啃,绳子却根本弄不断。

    花生倒悬在树枝上,跟倒挂的蝙蝠似的,肥胖的身体不停的抖动着,两排小牙在绳子上磨来磨去,除了细微的沙沙声外,那绳子却是根本断不掉。

    “老天啊,难道我们就真的没办法了吗?”

    花生终于放弃了,使劲往下一拽。

    “咔!”

    一声脆响,悬挂花生的树枝终于承受不住这只肥老鼠的折腾,裂开了一道纹。

    俩妖精听到这声脆响,立刻瞪大了眼睛,两对小眼看着彼此,异口同声骂道:“我艹!”

    同时用力,花生将树枝折断,而黄十三直接用自己的妖力将树干折断了。

    “我艹,我们折腾了这么久,干嘛非跟绳子对上了?他娘的,直接把这树给弄断不就行了吗?”

    俩妖精又气又恼,完全是一副无脑的表情,苦笑不得。

    “气死我了,回头一定要让师父好好收拾这个女道士!”

    花生鼓着腮帮子,紧紧攥着小爪子,就差嘴里直接喷火了。

    黄十三此时也是耷拉着脑袋,可并没有花生这般,无力的看了花生一眼:“那个女道士不会真要成你师娘吧?”

    “我艹……”

    花生一愣,使劲晃了晃脑袋,连忙叫道:“不行,我得赶紧回燕京找师父,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可糟糕了,这个娘们太可恶了……”

    边说着,花生已化成了一道黑影,早已钻了出去。

    良久,黄十三耳边又传来了花生的声音:“老黄,保护师父爹娘的事就交给你了啊,如今胡老三跟照月已死,你就老老实实享受你的保家仙待遇吧……”

    “好你个死老鼠,放心好了……”

    黄十三一屁股坐在了地上,不知从哪里摸出了一个大烟袋,深深吸了一口,出神的望着天空,喃喃自语道:“刘浪,究竟是什么人啊?不但杀了胡老三,还跟龙虎山如此厉害的门派有渊源……”

    “阿嚏!”

    燕京别墅,刘浪正背着步知非刚刚走出地下室,突然莫名其妙打了一个喷嚏。

    揉了揉鼻子,“谁在说我啊?”

    抬起头四周一打量,正看到吴暖暖坐在一旁休息。

    啊?这、这吴警官……

    刘浪一看到吴暖暖,立刻张大了嘴巴,两只眼睛尽是贪婪之色,连眨都舍不得眨巴一下。

    “咕咚!”

    不争气的咽了一口唾沫,刘浪心道:吴警官竟然还有如此醉人的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