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卜非

第977章 感情生活有些复杂

    遥想第一次初见,吴暖暖在夕阳下以最原始的姿态面对大自然。

    那时刘浪还是不知名的混学生,而对鬼怪之事更是一知半解,更多的却是惊恐。

    事隔不足一年,刘浪成熟了很多,也稳重了很多,心里更是发生了微妙的变化。

    世界远比想象中复杂,有着太多我们看不到的东西。

    这一次,晨曦透亮的时候,刘浪从地下室钻了出来,再次看到吴暖暖,竟然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

    只见吴暖暖外面的衬衣已紧紧贴在了身上,头发略微有些散乱,而因为体内排除的一些黑色粘稠物,均匀的分布在吴暖暖的皮肤上,看起来竟然带着一种古铜色的美。

    依旧还是那般玲珑的曲线,依旧还是最初时那种丰腴。

    除了中间经历过太多,几起几伏之外,刘浪竟然感觉一切都还是那般青涩,亦或者是从来没有变过。

    吴暖暖也终于发现了刘浪,略微一怔,缓缓站起身,见刘浪背着的步知非,却是什么都没问,而是快步走上前,轻声道:“我调了辆车,现在回去吗?”

    刘浪连忙收起目光,脸上竟然也带着一丝羞涩,连忙点头道:“好。”

    轻轻将步知非往身后一托,快步朝着路边走去。

    吴暖暖脸颊莫名浮现出一抹红润,可因为那些油腻的东西遮掩,倒也看不出来。

    刘浪识破了五鬼诡异,自然也不会傻到将步知非再留在地下室。

    而且,刘浪现在对步知非更多的是好奇。

    八魄之人呢,这究竟是什么存在?

    嘿嘿,先弄回去好好研究研究。

    至于安玉桥说的小西,回头再说吧。

    虽然安玉桥说得声泪俱下,似乎自己的小西死得很冤枉,死得很惨,可对安玉桥这种人。

    哎……什么时候有机会去武当再说吧。

    刘浪心中已有了打算,对安玉桥的死也没有半丝愧疚。

    当务之急是赶紧回到燕京市,借助吴暖暖将鬼鬼身上的破忆术给解了。

    坐在车上,吴暖暖一直目视着前方,根本不看刘浪。

    刘浪侧眼看了她两眼,不禁有些好奇,咧嘴笑道:“吴警官,你、你好像更漂亮了呢?”

    “……”吴暖暖没有回答,像是没听见一般。

    刘浪讨了个没趣,只好又笑嘻嘻问道:“吴警官,刚才听到什么声音没有?”

    刘浪很好奇,地下室安玉桥爆体那么大动静,吴暖暖竟然没有反应?

    可是,让刘浪失望的是,吴暖暖只是轻轻摇了摇头,淡淡的说道:“没有。”

    刘浪张了张嘴,忽然意识到一个问题。

    安玉桥爆体是在五鬼阵中,可能外面还真听不见呢。

    在吴暖暖清醒之前,刘浪已检查过吴暖暖的三魂七魄,见她的情魄已经愈合,而且似乎比之前更强了。

    也就是说,吴暖暖可能更容易控制自己的感情,不被内心或者情绪左右。

    这究竟是好事,还是坏事?

    刘浪着实搞不清楚。

    车子还没回到花圈店,刘浪就接到了老爹的电话。

    一般没有特别的事,老爹不会给自己打电话。

    刘浪一看到家里的电话响了起来,心里咯噔一下,连忙接了起来:“爸,怎么了?”

    “你哥刘海下午坐车去燕京。”

    “啊?”

    突然冒出这句话来,刘浪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不禁一愣。

    刘父连忙将得到阴阳鱼玉佩的事情跟刘浪说了。

    刘浪听完之后,顿时懵了:“真的是龙虎山?”

    刘浪第一时间就想起了饶九妹,只感觉自己喉头有些干涩,过了好大一会儿,在刘父焦急的催促中才反应过来。

    但大脑还是一片空白,刘浪使劲咽了一口唾沫,询问道:“爸,你说什么,这阴阳鱼玉佩真的是跟龙虎山定亲用的?”

    “对啊,不过现在龙虎山饶家的后辈不知道有没有合适的女娃……”

    “爸,我知道了,我还有事,先挂了啊。”

    还没等刘父说完,刘浪连忙慌慌张张的挂了电话。

    想起在茅山时的种种,想起自己丢掉了玉佩之后的事情。

    不想不要紧,这一想,全连起来了。

    我艹,不会吧?难道在茅山的时候饶九妹就知道跟自己早就有婚约?

    怪不得每次饶九妹看自己的眼神都怪怪的呢?

    越想感觉这种可能性越大,刘浪不禁自顾自嘿嘿傻乐了起来。

    吴暖暖正注视着前方,突然听到刘浪的笑声,扭头看了他一眼,不屑的嘀咕道:“白日做梦?”

    刘浪闻言,脸刷的一下红了,连忙擦了擦嘴角的口水,憨憨的笑道:“呵呵,呵呵,刚才老爹打电话给我介绍对象,让我严词拒绝了。”

    刘浪说得大义凛然,一副壮士甘愿赴死也不同意的架势。

    吴暖暖看着刘浪,并没有吭声,只是将头扭到了另一边,用后脑勺对着刘浪,喃喃道:“刘浪,在去龙虎山之前,先陪我去趟蓬莱阁,好吧?”

    语气柔和了很多。

    刘浪刚欲说话,表情立刻定格在了脸上,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结巴道:“你、你咋知道我要去龙虎山的?”

    “哼,你那破手机,开了免提……”

    开了免提、开了免提、开了免提……

    刘浪此时恨不得直接跳下车,找块豆腐撞死算了。

    气氛尴尬到了极点。

    “哼哼……”

    正在此时,步知非身体一动,闷哼了一声。

    终于有解围的了。

    刘浪连忙扭头看向步知非,一把将他扶了起来,“你醒了?”

    步知非茫然的看了看刘浪,表情一脸的木然,完全没有反应。

    刘浪一怔,以为他没听见,又问道:“你醒了?”

    依旧还是没有反应。

    “奇怪,难道被那声巨响给震聋了?”

    刘浪低声嘀咕着。

    可步知非脸上突然露出一丝不屑的神情,看着车窗外,眼中滚出两滴泪来。

    这个奇怪的举动彻底把刘浪搞晕了。

    八魄之人难道还既是哑巴又是聋子不成?

    刘浪没见过八魄到底会是什么情况,更不知道步知非的疯病好没好,此时也有些手足无措,一时不知如何是好了。

    步知非看着窗外,看着外面的景色快速的后移,像是一个有心事的孩子一般,幽幽的自言自语道:“他用八蛊之术把我炼成了傀儡,没想到,自己却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