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卜非

第978章 压制魂魄(加更一)

    刘浪闻言,不禁一怔,连忙追问。

    但步知非再也不说一句话,只是沉默,沉默的像是哑巴,安静的可怕。

    说起来刘浪跟步知非并没有什么深仇大恨,也仅仅只是有些过节而已。

    步知非疯了那么长时间,而且经历了太多的折磨,就算有任何罪孽也差不多该恕了。

    看着步知非竟然不再疯疯癫癫,刘浪眼神中闪过一丝惊异,轻轻咳嗽了两声:“步知非,你还认得我吧?”

    步知非没有回答,而是幽幽的说道:“刘浪,谢谢你!”

    “啊?你、你真的好了?”

    步知非转过头看了刘浪一眼,眼神中竟然透着一抹淡黄色。

    又是淡黄色?怎么跟小黑的眼睛一样的颜色?

    还没等刘浪开口,步知非却是说道:“刘浪,我欠你一份情,我会还的。”

    “那、那你……”

    刘浪突然不知该如何面对步知非。

    步知非道:“请放我下车吧。”

    “你要去哪儿?”

    “不知道。”

    “我想问你个问题。”

    “问吧?”

    “你知道七尸蚀魂丸吗?”

    步知非没想到刘浪会突然问出这个问题,转过头看了刘浪一眼,轻轻点了点头:“知道。”

    “这是什么东西?”

    “请放我下车吧。”

    “回答我的问题,你以后想去哪里我都不会阻拦的。”

    刘浪不知道步知非发生了什么,可是,错过这个村,还真不知道会有没有下一个店了。

    开始时,刘浪知道自己打小吃的药丸是七尸蚀魂丸,心中一直挂着一个结,想解,却根本无处可解。

    自从上次知道步知非对炼丹之术天赋异禀之后,刘浪便再次抱起了希望。

    这次见步知非竟然不疯了,刘浪心中不禁喜忧参半。

    喜的是步知非终于意识清醒了,自己也算是功德一件。

    可是,尽管如此,却又感觉缺点什么。

    这种滋味说不出来,直挠得心痒不已。

    这疯病也好的太容易点儿,而且这八魄之人到底是什么鬼东西?

    刘浪搞不清楚。

    步知非静静的注视着刘浪,面无表情的问道:“如果我告诉你,你就放我下车。”

    “君子一言,快马一鞭!”

    步知非轻轻点了点头:“我不知道为何会懂得炼丹术,但我脑海中的确有七尸蚀魂丸这种东西。”

    “七尸蚀魂丸分上品跟下品,下品炼体,上品囚魂。”

    “咝……”

    刘浪闻言,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跟自己知道的一般无二。

    步知非继续道:“如果能炼制出下品七尸蚀魂丸,身体的强悍程度跟游尸差不多,但同时会吞噬人的三魂七魄。可具体能吞噬掉多少,要根据每个人的体质不同而定。”

    “上品七尸蚀魂丸,是为了压制极为强悍的魂魄……”

    还没等步知非说完,刘浪身体猛得一颤,忍不住问道:“极强的魂魄?有多强?”

    步知非看了刘浪一眼,摇头道:“上通天,下入地,万鬼见之臣服,百魔闻之战栗。”

    “啊?”

    不但是刘浪,就连吴暖暖听闻此时,都惊异的张大了嘴巴。

    刘浪的脑袋中暂时的短路之后,使劲咽了一口唾沫,又问道:“能不能说具体点儿?”

    步知非没有掩饰,继续道:“七尸蚀魂丸必须从小服用,一旦间断超过一年,魂魄的威力就会慢慢散发出来。”

    刘浪已开始瑟瑟发抖,一颗心慢慢也悬了起来,像是被一团乱麻缠绕一般,解不开,散不掉。

    “可是,这种七蚀尸魂丸实属于鸡肋的存在。普通人吃了,肉体跟魂魄都会化为虚空,而既然有如此强悍的魂魄,又有何必要压制?”

    步知非轻轻皱了皱眉头,说出了自己的疑惑。

    “停车!”

    刘浪突然喊了一嗓子。

    “吱……!”

    轿车骤然停止。

    步知非略一迟疑,打开车门,下了车。

    待步知非走后,刘浪整个人像是忽然瘫软了一般,坐在座位上,神情显得颓废木讷。

    吴暖暖见刘浪如此,不禁秀眉轻皱:“你没事吧?”

    刘浪摆了摆手,“没事,先去医院。”

    吴暖暖不再追问,转过头目视前方。

    刘浪靠在座椅上,整个人蜷缩成一团,脑海中却是翻江倒海了起来。

    鸡肋?怎么可能是鸡肋?

    想起了第一次见到韩晓琪的情景,想起韩晓琪说在自己身边就会感到心安。

    想起自己的鲜血在关键时刻有克制鬼魅的能力。

    想起很多时候自己能化险为夷……

    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

    刘浪脑海中一团浆糊,不明白为何自己会吃这种东西。

    压制魂魄?

    我的魂魄难道真的不平凡?

    刘浪明白,自己的父亲肯定不知道这其中的关键。

    甚至从不再吃七尸蚀魂丸那天起,也许一切都已被注定了。

    刘父曾告诉过刘浪,说没有人再炼制出这种药丸了。

    难道真的是没有人再能炼制出来了?还是什么其它的原因?

    刘浪强忍住给父亲打电话的冲动,或许就算打了刘父也不会知道。

    当初给刘浪炼制七尸噬魂丸的人早就全死了。

    轿车在路上飞驰,很快就到了医院的门口。

    刘浪依旧陷入自己的沉思之中,对这一切浑然不觉。

    “刘浪,到了。”

    吴暖暖叫了一声。

    刘浪猛然间一个激灵,嗖的一声坐直了身子,茫然道:“到哪儿了?”

    “医院。”

    “哦,对,对对对,去医院。”

    吴暖暖看出了刘浪的不正常,又问了一句:“你没事吧?”

    刘浪挤出一丝微笑:“没事。”

    没事才怪呢。

    被从半路上扔下的步知非,此时茫然的看了看周围,不觉也有些失神。

    “七尸蚀魂丸?”

    步知非擦了一下眼角,深吸了一口气,喃喃道:“安玉桥,你留在我体内的这一魄,却给我留下了太多的秘密,为什么?我的母亲是谁,我为什么会有炼丹的异术?可希师妹又究竟是谁?为什么,为什么你生下了我,还要如此折磨我?”

    像是一只无助飘零的落叶,无根无觅处,飘摇孤独。

    步知非第一次意识到,其实,有时候疯癫并不一定是件坏事,至少可以无忧无虑,不用去想太多。

    提步而起,茫然没有目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