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卜非

第985章 杀鸡儆猴

    刘浪一句话,在场的所有人都大吃一惊。

    鬼鬼早已清醒,睁开眼睛后看了看身边,没有见到朱涯的影子,不觉有些怅然若失,但她却什么都没说,只与平时一样。

    顾婉凝的效率倒是很高,竟然真的将教众全部聚拢了过来。

    掐指一算,足足十四人。

    最近这些年基本没有新人加入黑巫教,所以这十四人也大都是中年偏上,不但是住址,就连各自修习的巫术都被记在了顾婉凝的肩膀上。

    只是,欧阳图韦并不在其列,一来他隐藏的很深,鬼鬼并没有找出来,二来他行动不便,刘浪如今也不想叫他。

    聚拢在花圈店的十四人大都未见过刘浪,但对刘浪的事迹却是如雷灌耳。

    此番更是得到消息,道门能这么快退去,最大的原因就是刘浪杀了安玉桥。

    虽然在众人中刘浪算是最年轻的,但这些人无一不对他钦佩不已。

    一个中个妇女模样的教众朝着刘浪一拱手:“教主,我黑巫教蛰伏了这些年,我们这些人也在社会最低层打拼,早就厌烦了这种世俗的生活,可为何不叫黑巫教了啊?”

    刘浪并不恼怒,微笑道:“这位大姐,黑巫教自来名声不好,而且只是修习巫术,可是,我们**派以后远远不止这些。”

    众人闻言,目光纷纷亮了起来。

    一个脸上好几道刀疤的大汉试探着问道:“教主,那您的意思是,以后我们还会修习其它的功法?”

    刘浪笑而不答,环顾了一下四周,忽然收起了嬉笑,严肃道:“无论如何,如果以后谁在用巫术害人,那休怪我刘浪不客气!”

    话音刚落,众人都是一怔,不明白刘浪为何突然冒出这句话来。

    可是,还是有几个人不敢直视刘浪的目光,缓缓低下了头。

    其中一个鹰钩鼻的男人却是将头埋得很深,额头上不觉滚出了汗来。

    刘浪这次将所有的教众叫来,不但要宣布**派的成立,最重要的就是要立威。

    黑巫教一直被视为邪门歪道并非没有道理,而很多懂得巫术之人虽然混杂在世俗之中,但往往利欲熏心,会利用黑巫术害人谋财。

    自从有了黑巫术以来,这种事情就从来没有断过,而且很多教众也以此为荣,私下更是嚣张宣扬。

    巫术害人,不同于普通的杀人越货,没有丝毫的证据,大都逍遥法外。

    刘浪目光狠辣的扫视了一下周围,看着几个人低下了头,却并未点破,而是扭头看了鬼鬼一眼:“鬼鬼姐,有些人的所做所为你应该知道吧?”

    鬼鬼正在出神的发愣,脑海中一直萦绕着那个长得跟块冰似的道士,猛然听到刘浪的话,连忙抬起头来,眼神中闪过一丝慌乱,却是答道:“是,教主,这些人我都调查过,也曾将教主的意思传达了下去,可是……”

    鬼鬼边说着,目光不自觉的也扫在鹰钩鼻的身上,欲言又止。

    刚才兴奋的气氛瞬间凝固了起来,整个花圈店里的人都沉默不语,仿佛犯了错误的小孩一般。

    足足安静了三分多钟,刘浪却是微微一笑,将手一摆,打了一个哈欠:“大家都先各自回去吧,从今天开始,如果谁以后还不改的话,那就别怪我了!”

    所有人都长长出了一口气,没想到这个年轻的教主行事竟然不按常理出牌。

    鹰钩鼻更是一颗心落了地,脸上浮现出一丝侥幸之色。

    待众人离开之后,刘浪特意将鬼鬼单独留了下来。

    眉头轻轻皱了皱,“鬼鬼姐,这十四人中,有谁依旧用黑巫术害人。”

    鬼鬼似乎早就猜到了刘浪要问的是什么,连忙恭敬道:“教主,那个七散堂的鲁镇。”

    “鲁镇?”

    “就是鹰钩鼻那人。”

    “他怎么了?”

    “此人曾在华广堂待过几年,修得一身不弱的蛊虫术,后来不知为何又去了七散堂。可七散堂堂主一直不见踪影,他便独自行事,如今从事的职业是火葬工。”

    “火葬工?”

    刘浪闻言,不禁还是一愣神:“专门火花尸体的怎么害人?”

    鬼鬼解释道:“我调查过,他倒没有害活人,而是害的死人,用黑巫术将死者的骨灰收集起来,然后控制死者的魂魄,为已所用。”

    “什么?他现在还这么做?”

    鬼鬼摇头道:“现在不知道,但如果教主想杀鸡儆猴的话,可以拿他开刀。”

    “其它人都还算老实?”

    “嗯。”

    刘浪沉吟了片刻,看着鬼鬼,沉声道:“鬼鬼姐,以后**派还需要你多费心,还有,那个顾婉凝也可以多培养一下。”

    鬼鬼点头,略一迟疑,似乎想要说什么,但眼神随即又暗淡了下去:“教主,谢谢你!”

    刘浪讪讪的一笑:“鬼鬼姐,我还谢谢你帮我约束黑巫教教众呢。”

    说完,刘浪突然又道:“猪牙他……”

    “哦,教主,如果没事的话,那就先回去了啊。”

    鬼鬼直接打断了刘浪的话,却是欠身行了一个礼,回身出了花圈店。

    月如钩,夜已寒。

    刘浪嘴角的弧度慢慢收缩,兀自摇了摇头,暗暗叹道:“哎,一将成名,万骨枯啊。”

    刘浪明白,这些人如今压制住自己的黑巫术,只是怕太过显露而遭遇杀戮。

    可如今一旦没有了道门的威胁,那些心术不正之人,难保不会起异心。

    由此,不得不杀!

    没有震慑,那**派的梦永远不会实现。

    疲惫了太久,掩上门,躺在床上,不觉进入了梦想。

    这一夜,刘浪做了一个奇怪的梦,梦到自己来到一片灰蒙蒙的空间里。

    这里的人穿着打扮都非常古怪,纷纷用一种异样的眼神看着自己。

    刘浪恨不得去问每一个见到的人,自己到底在哪里。

    可是,那些人只摇头,甚至眼神中对自己都带着一丝畏惧。

    刘浪只感觉自己胸口憋闷,想喊却又喊不出来。

    正当刘浪茫然不知所措的时候,那些人忽然消失,一道近百丈的朱漆大门出现在自己面前,而那大门的顶端刻着三个鎏金大字:巫冥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