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卜非

第989章 被簇拥的火葬工

    有人会在乎蝼蚁的生死吗?

    没有。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

    刘浪此时连看到都没看那几个小混混,眼见轿车已转过头来,忽然往前一窜,直接横在轿车前面。

    吱……

    一声锐响,轿车紧急刹车。

    后座上那人立刻将头猫了下去,藏在后面,似乎极怕刘浪看见。

    刘浪面色铁青,大踏步走到后面,一把拉开车门,冷声道:“你好自在啊!”

    里面的人见躲无可躲,颤巍巍的抬起头来,还没来得及下车,直接跪在后座上,朝着刘浪求起饶来,“教主饶命,教主饶命!”

    来人竟然是昨晚见过的那个鹰钩鼻男人,鲁镇。

    鬼鬼说这家伙是个火葬工,没想到他竟然还有如此风光的一面。

    刘浪此时瞪着双眼,身体也微微颤抖了起来,显然已气得不行。

    一伸手将鲁镇拽了出来,刘浪怒道:“你有什么好说的?”

    声音如哄,传进了每个人的耳朵里。

    那些不知道情况的混混立刻傻眼了,目瞪口呆的盯着刘浪,似乎根本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那几个被刘浪打的小青年更是大气不敢喘一口,趴伏在地上,身体好似筛糠般抖动着。

    鲁镇没想到会在这里碰到刘浪,眼珠子不停的打着转,结结巴巴的解释道:“教、教主,我、我只是收拢了一些小弟而已,我、我并未害人啊!”

    “哦?”

    刘浪将手一松,直接将鲁镇扔在地上。

    鲁镇早就听闻了刘浪的手段,甚至连安玉桥都死在他手里,心中暗叫不好,可又不肯承认自己做错了,脑海中不禁思绪面转。

    刘浪眼神中闪过一丝杀气,冷声问道:“你未害人?那你如何收拢的这些小弟,是不是凭着黑巫术的震慑?”

    “这……”

    鲁镇清楚的知道,这种时候矢口否认根本没用。

    不用黑巫术,想这么快的时间在这个地方立足,说出去都不信。

    如今只能死咬着自己没害过人,没做过伤天害理的事就行了。

    心中主意一定,鲁镇反而镇定了下来,连忙说道:“教主,我、我只是用了一点儿蛊术制服了几个不听话的小弟,并没有害人啊。”

    “哦?”

    刘浪看着鲁镇,微微眯起了眼睛,心中却琢磨了起来。

    的确,如果只是用蛊术来提高自己的声威,并没害人的话,那也无可厚非。

    可是,看着这帮人将鲁镇视若神明的样子,恐怕远没有他说的那么简单。

    略一思索,刘浪轻轻一笑,抬手将鲁镇拉了起来:“既然这样,那我错怪你了。”

    鲁镇闻言一怔,连忙堆笑道:“不、不不敢。”

    心里发虚,额头上不觉冒出汗来。

    “不过……”

    刘浪忽然拉起了长音,回头朝着刘海招了招手。

    刘海远远看着,脑海中千思百转,根本没闹明白自己这个堂弟竟然如此厉害。

    见刘浪招手,刘海连忙急跑两步,走到跟前。

    刘浪指着刘海,不紧不慢道:“鲁镇,这是我哥,大老远来看我一趟,却被你的人给打了,你看这……”

    “啊?谁打的?”

    鲁镇将腰一直,大声喝了一声。

    那几个小青年腿都软了,站了几下根本没站起来,只好跪着爬了过来,声音战栗求饶道:“老、老大,我、我们错了……”

    刘浪连看都不看他们,一伸手:“十万。”

    鲁镇一愣:“什么十万?”

    “你问他们。”

    一指那些小青年,刘浪背过身去,将手背在身后。

    小青年此时脸都绿了,哆哆嗦嗦道:“我、我们不知道这位兄弟是、是……”

    连头都没敢抬,小青年断断续续将事情的来龙去脉讲了,却是不敢有半句隐瞒。

    鲁镇越听越气,听到最后脸也好不到哪儿去,跟霜打的茄子一般。

    十万,显然不是个小数目。

    鲁镇虽然能拿得出来,可这无疑于要了他的命,用这十万块钱可以去包养好几个美妞呢。

    本着要钱不要命的思想,鲁镇抬脚踹向那几个小青年,边踹边骂道:“不长眼的东西,你们这群不长眼的东西!”

    那几个小青年连还手都不敢,被打得跟死狗一般,眼见只有出的气没有进的气了。

    这下可把刘海吓坏了,连忙拽着刘浪的衣服,急急的催促道:“没事了,我、我就是皮外伤,真的没事了,再打就出人命了。”

    刘浪闻言,却是轻笑一声,将手一摆:“行了,别装了,你们要一万,那就一万吧。”

    赔本的买卖刘浪哪里肯做?

    鲁镇一听,连忙止住脚,指着小青年呵斥道:“快点,听见没有,一万,赶紧拿出来!”

    这几个小青年凑了凑,竟然真凑出八千多块钱。

    看着几个不入流小青年身上竟然带着这么多钱,刘浪的眉头也微微皱了起来:看来,这些人跟着鲁镇恐怕不只是混社会这么简单。

    也没客气,将八千多块钱拿了过来,硬塞到刘海手里,拍了拍手,连看都没看鲁镇:“好自为之吧!”

    说着,转身就往外走。

    鲁镇连连点头,看着刘浪的背影,脸上慢慢浮现出狠毒之色。

    “不长眼的东西,回头再收拾你们!”

    鲁镇又踹了那几个小青年一脚,也钻进了车里。

    冷风吹拂,风干了那几个小青年身上的鲜血。他们此时追悔莫及,连恨的念头都不敢有了。

    就在刘浪转身离开之后,悄悄拿出手机,给吴暖暖发了一条短信:吴警官,帮我跟踪一下。

    吴暖暖整个过程中一直是旁观者,看着刘浪逞威风,心中莫名带着一丝痛快,像是那个威风八面的人,就是她自己一般。

    “这个刘浪,越来越有胆魄了。”

    吴暖暖轻轻叹了一声,发动吉普车,远远跟着鲁镇的轿车后面。

    轿车上,鲁镇脸色铁青。

    “妈的,还真把自己当名门正派了。哼,老子现在给你脸,等着吧,总有一天,老子让你跪在我面前!”

    鲁镇恶狠狠的骂着,使劲拍拍司机的靠背:“快开,看什么看,赶紧去西城火葬场,老子还得值早班呢!”

    不伦不类。

    如果不是被刘浪碰到,任谁也不会想到,一个火葬工在晚上竟然还有一帮小弟簇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