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卜非

第998章 二层小洋楼

    吴暖暖顿时蒙了,袋子里的泥物也呼啦一下散落,滚了一地。

    “刘浪!”

    吴暖暖大叫一声。

    刘浪躲在暗处,连忙跑上前,“吴警官,干嘛?”

    吴暖暖身体有些微微颤抖:“人、人呢?”

    刘浪早就看在眼里,却是不以为意道:“吴警官,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这家伙刚才不过使了点儿障眼法而已,看来这个鲁镇对泥人术的研究远远不仅仅是利用骨灰害人那么简单呢。”

    吴暖暖转头看了刘浪一眼:“怎么办?”

    刘浪不语,蹲下看了看地上那个泥人。

    泥人颜色变得有些深,上面还散发着尿骚味。

    刘浪略微一皱眉头,站起身来,一脚将泥人踩碎,“哼,雕虫小计,鲁镇这家伙不过将尿遁之术利用在了泥人上,肯定跑不远。”

    “那还不快追?”吴暖暖着急道。

    刘浪摆了摆手,低声在吴暖暖耳边耳语了两句,然后自己转身绕过花坛。

    “两位,出来吧。”

    话音刚落,刚才那两个在天桥下面聊天的混混哆哆嗦嗦站起身来,满脸堆笑,不停的冲着刘浪点头哈腰:“大、大老大。”

    “什么大老大!别油嘴滑舌的,怎么着,是想让我舒活下筋骨啊,还是带我们去找他?”

    刘浪边捏着拳头边道。

    俩混混面皮抽动了两下,咽了口唾沫,相互对视了一眼,“大老大,我们倒是想带您去找老大,可、可我们不敢啊?”

    “哦?不敢?”

    刘浪不禁有些疑惑。

    被叫做归哥的混混点了点头,往前凑了凑,小声说道:“大老大,昨、昨天我在火车站看到了您的本事,知道您是我们老大的老大,可、可没有老大的召唤,我们都不敢去,是真不敢去啊?”

    “有话就说,有屁就放,你罗嗦什么!”

    归哥被刘浪一声训斥,连忙点头:“是是是,不瞒您说,我们跟着老大无非是想赚点儿钱花花,只是,有一点儿却非常奇怪。”

    “怎么说?”

    “是这样的,我们老大每个月会给我们发工资,偶尔也只是让我们监视一下买走上万泥人的那些家伙,剩下的时间我们愿意搞点小费却是随意。可是,隔一段时间,老大都会叫一个小弟去他那里。也、也不知为何,被叫去的从来没有一个回来的。”

    归哥边说着,两只眼珠子嘀哩骨碌转了两圈:“大老大,这些事我们都心知肚明,可老大只是说把他们叫去是安排到别处了。”

    刘浪闻言,盯了归哥两眼:“你怀疑什么?”

    归哥道:“我们也没怀疑啥,反正不用干啥活每个月都有工资拿,可是……”

    “可是什么!”

    “大老大,这件事我也说不清楚,有人说被老大叫去的人都被老大害死了。可这种事又没啥证据,谁也不能随便说的啊。”

    刘浪不觉有些恍然。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

    这些小混混游手好闲惯了,每个月啥也不用干还有钱赚,除非百分百证明那些人被害死了,恐怕根本不会离开鲁镇的。

    略一沉吟,刘浪上前拍了拍归哥的肩膀,一脸狡黠的笑道:“归哥是吧?”

    “不不不,不敢。”归哥连连摆手。

    刘浪不以为意,却是指着花坛另一边的吴暖暖说道:“你瞧见那位美女没?”

    归哥连连点头。

    “嗯,那你知道她是谁吗?”

    归哥脸皮抽动了两下,却是装傻充愣,连连摇头。

    刘浪道:“不知道没关系啊,她可是刑警大队的美女警花。嘿嘿,她这次专门是来找你们老大麻烦的。你们老大杀人越货证据确凿,但凡跟他有关系的恐怕都得进警局调查调查。”

    归哥闻言一愣:“啊?老大杀人越货?”

    刘浪点头:“何止啊!哼,刑警大队长都说了,如果谁知情不报,跟他同罪!”

    归哥跟五子一听,不禁打了一个哆嗦:“知道知道,当然知道。”

    这俩小混混被一诳就傻眼了,还真没有到了要钱不要命的地步。

    刘浪见说得差不多了,冲着吴暖暖招了招手。

    吴暖暖走到近前,似是无意识的摸了摸腰间。

    那里衣服下面鼓鼓的露出了一只手枪的轮廓。

    俩混混见此,吓得脸都白了,连忙说道:“大老大,我们现在就带你们去老大住的地方。”

    刘浪满意的点了点头,满脸堆笑的冲着吴暖暖说道:“吴警官,他们说了,可以协助警方办案。如果真能抓到鲁镇的话,能不能减免他们的罪啊?”

    吴暖暖板着脸:“哼,那当然要看他们的表现了。”

    说着,还不忘拍了拍自己的腰间。

    归哥跟五子此时吓得连腰都挺不直了,连连说道:“好好表现,当然好好表现。”

    说着,屁颠屁颠着带着刘浪二人跟吴暖暖跨过天桥,拐弯抹角走街串巷整整近半个多小时,来到了一处二层小洋楼前面。

    小洋楼看起来极其隐蔽,在一排排老宅院的后面,如果不仔细找,根本找不到。

    “鲁镇就住在这里?”

    归哥连连点头:“是的,有一次我偷偷跟着老大来过,可没敢进去。”

    刘浪拍了拍归哥的肩膀:“好样的,这里没你什么事了。”

    “啊?我、我可以走了?”

    归哥征询般看向吴暖暖。

    吴暖暖冰冷道:“滚吧!”

    归哥如蒙大赦,拉着跟他一起的五子转头就跑了。

    跑出去老远之后,归哥才停下来大口大口喘着气。

    五子一脸的迷惑:“归哥,咋了,你干嘛跑这么快啊?”

    归哥白了五子一眼,没好气道:“五子,你不懂,那次我好奇偷偷跟着老大后面来过这里,可不知为何,一靠近小洋楼七步之内,就像是有无数双眼睛盯着我似的。妈的,我好像还听到有人在叫我,那次差点没把我吓死!”

    归哥边说着,还心有余悸的拍着胸脯。

    五子闻言,也面带惊恐:“啥,难道老大真懂得鬼术?”

    “嘘……”

    归哥连忙四处张望了两眼,压低声音道:“五子,别瞎说,无论是刑警还是老大,我们可都惹不起,赶紧走!”

    说着,又是紧张无比的左右看了看,跟做贼般匆匆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