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卜非

第1000章 魔高一丈

    龙虎山,未央阁。复制网址访问

    泥人王与黎升龙对面而坐,周围没有弟子伺奉。

    泥人王脸色悠闲,端起面前一杯茶品了两口,脸上浮现出满足之色:“嗯,好茶,上好的西湖龙井,流入喉咙中都带着阵阵沁人的香气,让人浑身舒畅无比。”

    黎升龙看着泥人王陶醉的模样,却是微微一笑,也端起茶杯抿了一口,却是面露古怪之色。

    放下茶杯,黎升龙注视着泥人王,语气中听不出悲喜:“师兄,我可是将你的话带给万义良了,你究竟是何打算?”

    “呵呵,师弟啊,你还是如此急脾气。如今你既然是来帮师兄的,自然要干该干的事,不是吗?”

    黎升龙似乎并没听明白泥人王的话,冷声道:“我该干什么用不着师兄费心,只是,我想知道那狐墓中究竟有什么东西?难道真有阴阳书的线索?”

    泥人王扫了黎升龙,并不回答,却是幽幽的说道:“师弟,我们龙虎山的新掌门该回来了。”

    黎升龙一怔,面色抽动了两下,正欲发作,却听外面响起了叫喊之声:“师叔,我们回来了。”

    咣啷啷!

    未央阁的朱漆大门被从外面推开,三个人影出现在门口。

    一脸风尘仆仆。

    “师叔,我们回来了。”

    三人上前,朝着泥人王就跪了下来。

    三人不是别人,正是刚刚从刘浪家回来的饶九妹、饶万春跟屠龙虎。

    泥人王瞟了黎升龙一眼,嘴角勾起了一丝冷笑,转瞬间满脸堆笑,整个人涣然成了一个慈祥的长辈,连忙上前扶起三人,愠怒道:“九妹,你还是如此俏皮,竟然不听师叔的话。如果这次下山发生任何意外,那师叔怎么向你爹交待啊?”

    饶九妹连忙撒娇道:“师叔,父亲的死让我心里很不舒服,这次下山也算是散心了。”

    说着,面色略微暗淡,轻轻叹了口气:“只是,并未找到杀害父亲的凶手。”

    泥人王也是摇了摇头,安慰道:“九妹,对方既然能杀害师兄,肯定会有些手段的,哪里有这么容易找到?”

    转过身,指着黎升龙,又道:“九妹啊,这件事还需从长计议。来来来,我先给你介绍一个人。”

    黎升龙看了泥人王一眼,连忙上前,朝着饶九妹拱了拱手:“这位小姐,我是黎升龙。”

    饶九妹狐疑的看着泥人王:“师叔,这位是?”

    “呵呵,九妹啊,这位是黑巫教七散堂的堂主,黎升龙。”

    “啊?黑巫教?”

    不仅是饶九妹,就连饶万春跟屠龙虎闻言也是一怔,似乎不明白黑巫教的人为何会出现在这里。

    黎升龙闻言,眼角也是微微跳动了两下。

    在此之前,黎升龙根本没有告诉泥人王自己如今的身份,没想到泥人王趁着自己去了一趟茅山之际,竟然将自己查了个一清二楚。

    黎升龙帮助泥人王的目的也非常明确:入狐墓,找寻阴阳书的线索,帮助自己恢复肉身。

    可谁也不知道狐墓中究竟有什么东西,机遇与危险同样并存。

    由此,泥人王想联合所有可能联合的力量,当然,这其中也包括如今风头正盛的刘浪。

    黎升龙虽然没说自己是刘浪派来当内奸的,可听到泥人王漫不经心的道出自己的身份,心中不禁也了然:这个老家伙,定然什么都知道了。

    各怀鬼胎。

    本来还觉有所隐瞒,可此时反而没什么大不了的了。

    黎升龙微微一笑道:“王道长真是客气了,什么七散堂堂主,只不过是苟延残喘的活着而已。”

    饶九妹却并没有笑,盯了黎升龙一眼,冷声问道:“不知黎堂主来我龙虎山有何贵干?”

    不等黎升龙开口,泥人王却是抢先说道:“九妹啊,这黎堂主是奉如今黑巫教教主之命来跟我们商量对策的。”

    “什么对策?”

    泥人王目光闪烁,压低了声音道:“我们散布出去黑巫教卜、命、道三书的消息啊。”

    饶九妹聪慧如斯,闻言立刻明白了:且不管刘浪是否真有那三书,但既然肯派人来,定然是不再想激化道巫之间的矛盾。

    如今饶九妹倒还不知道很多道家门派已下了命令,撤离燕京了。

    黎升龙听到泥人王的话,心道果然,这个老家伙将自己调查的一清二楚了。

    心下轻叹一声,黎升龙连忙笑道:“王道长说得极是。”

    饶九妹冷哼一声,不再搭理黎升龙,而是上前抓住泥人王的胳膊,撒娇道:“师叔,你让屠师弟捎的那封信是什么意思?难道你就这么想让九妹嫁出去吗?”

    泥人王见到饶九妹可爱的模样,却是哈哈大笑道:“九妹,当然了,这可是我们龙虎山的大事。再说了,你跟那个刘浪早就定下了娃娃亲,难道你还想嫁给别人吗?”

    黎升龙闻言,顿时惊奇的瞪大了眼睛,似乎脑袋还转不过弯来:什么?这个女孩要嫁给刘浪?这是哪儿出?

    饶九妹嘟着嘴,满脸的不高兴,“哼,师叔,就算是要嫁,哪里有女孩主动的,真是的!”

    说着,饶九妹扭身出了未央阁,却似是生气了。

    泥人王此时俨然关爱晚辈的长者,看着饶九妹的背影,朗声笑道:“九妹啊,你看你,还害羞不成?正好黎堂主在这里,我可就给你做主了啊!”

    说着,泥人王又高声说道:“黎堂主,我们家九妹不好意思,恐怕还得麻烦你跑一趟燕京,将你们的教主刘浪说服来龙虎山啊……”

    饶九妹拐了一弯,身影已消失在众人的视线中。

    饶九妹眼圈变得微红,朝着饶无贪之前修炼的山顶望去,喃喃自语道:“爹,你一定要帮助我早日查到杀害你的凶手,这个仇不报,九妹誓不嫁人!”

    银牙轻咬,饶九妹第一次发现,自己其实并没有想象中那般坚强。

    尤其是在面对泥人王时,再怎么假装,心中却总有一个声音在质疑自己:他真的是那个曾经的师叔吗?

    月如勾,冷风来袭,山上的寒意更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