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卜非

第1010章 七处缝隙

    风越四鬼如今就跟游魂一般,根本没有了自己的意识,如果一直将他们留在阳间,最终的结果只能魂飞魄散。

    刘浪跟着九让进了升降电梯,竟然来到了峭壁的绝顶之上。

    夜幕笼罩,刘浪站在绝顶之上,整片山林一览无余,胸中莫名升起了一团豪气。

    刘浪此时不想让九让看出自己心中的不满,见九让带自己来到这里,不禁疑惑道:“组长,这里怎么送他们去阴司?”

    九让微微一笑,回头看了刘浪一眼,口中念念有词,而脚下竟然绘出了一个诡异的图案,好像太极步般游走了起来。

    不一会儿工夫,绝顶之上忽然起了一阵阴风。

    风势越来越大,不到十分钟竟然好似刮起了旋风。

    刘浪目瞪口呆,低头一看,却见在九让的脚下,不知何时出现了一个佛门中的卐字符。

    而那股股阴森森的气息也正是从那卐字符中发出来的。

    卐字符放着金光,将夜空照得透亮,与悬空的旋风相互辉映,透着古怪的气息。

    旋风呼啸,里面发出呜呜的鬼叫之声。

    风越四鬼见此,猛然间抬起头来,直愣愣的盯着半空中的漩涡。

    九让双手合十,突然盘膝坐于卐字符上,大声喝道:“快点将他们送进去,不能被发现了!”

    刘浪一怔,虽然不明白九让的意思,但还是一扬手,将风越四鬼送进了漩涡之中。

    “你们……好自为之!”

    突然有些不舍,可又没有半点办法。

    漩涡飞速转动了起来,眨眼间将四鬼吞了进去。

    刘浪怔怔的发着呆,看着漩涡变得越来越小,然后慢慢消失不见。

    九让座下的卐字符也慢慢消失,不一会儿,一切恢复了宁静。

    可不知为何,天空中的月亮竟然似是披了一层灰蒙蒙的光亮。

    九让站起身,看了刘浪一眼,转身又往回走。

    刘浪跟上,欲言又止。

    “刘浪,你是不是很好奇刚才发生了什么?”

    刘浪不答,眉头却紧紧蹙起,隐约感觉这九让要告诉自己一个天大的秘密。

    二人再次回到办公室后,九让示意刘浪坐下。

    “刘浪,你既然是诡案组的成员了,那我自然没有什么好隐瞒你。”

    九让开门见山,似乎对刘浪也毫无避讳。

    刘浪点头:“还请组长指示。”

    九让摆了摆手,微笑道:“指示倒是谈不上,但我们诡案组毕竟经营了这么多年,如果追溯起来,恐怕不比你那黑巫教的历史少呢。”

    刘浪一愣,张了张嘴,却是什么都没有说。

    对方既然将自己吸收为诡案组的成员,自然会将一切都打探清楚,知道自己黑巫教教主的身份也没有什么好稀奇的。

    九让好似弥勒一般,眼中带笑,口诵箴言,双手合十,缓声道:“相信你已经知道了,阴阳之间每隔三百三十三年都会变得极为混乱,而阴阳间的界限也会随之崩塌,变得模糊。”

    刘浪目光闪烁,没想到九让会跟自己说这些东西,却是微微攥起了拳头,仔细倾听。

    九让继续道:“我们诡案组虽然一直致力于研究鬼魅之物,可如果到时阴阳间的界限被破坏掉,我们人类面对真正的鬼魅之物,根本不堪一击。”

    刘浪闻言,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颤声问道:“组长,您的意思是?”

    九让抬起头来,看了看了刘浪,微笑道:“阴阳界线一乱,也是阴阳书显世之时。只要找到阴阳书,就可以控制住不让阴司的厉鬼闯入阳间,维持阴阳间的平衡。”

    “咝……又是阴阳书?”

    刘浪对这阴阳书的传说,自然也不陌生。

    九让问道:“那牛头怪是你伤的吧?”

    此时刘浪根本没有任何否认的理由,却是点了点头。

    九让也微微点头,笑道:“呵呵,传说中的阴司也有鬼差牛头马面,可是,据我们诡案组多年来的追查,他们的修为根本不是我们能够仰望的。”

    刘浪瞪大了眼睛,以一种不可思议的目光盯着九让。

    这九让似乎正在向自己展现一个完全不同的世界。

    九让虽然出身佛门,但行事似乎还是达不到真正的众生平等,而他所做的一切,全是为了人类的生存。

    如此以来,正邪似乎就更加难以辨别了。

    刘浪虽然恨九让将风越他们变成了那副样子,可如果自己处在九让的位置上,究竟是不是会这么做呢?

    如此一想,心中的恨意竟然淡了几分。

    不在其位,不谋其政。

    刘浪不自觉的坐直了身子,像是一个虚心请教的学生一般,一脸的认真。

    九让继续说道:“阴阳间的缝隙应该会有七个,而阴阳书只能出现在其中一个,传说卜、命、道三书传人就是开启阴阳书的关键。”

    说到这里,九让颇有深意的看了刘浪一眼。

    刘浪心头一动,忍不住问道:“那究竟这卜、命、道三书传人是谁?”

    九让微微一笑,弹指道:“你……”

    “真的是我?”

    “呵呵,如今只能确定你是道书传人,而卜书与命书传人却依旧不得而知。”

    刘浪张了张嘴,终究还是将自己心中的疑惑咽了下去。

    九让不理睬刘浪,抬手指了指头顶道:“刚才送走风越他们的地方,正是其中一处缝隙,而其余六处缝隙我们也有了大体的位置。”

    “啊?组长,那、那您究竟想怎么做?”

    九让微笑,“世间事自来讲究因果循环,有因必有果,有果必有因。我们要做的自然是最坏的打算,最完全的准备……”

    略一停顿,九让又道:“那牛头怪正是我们的实验品,可如今战斗力太弱,如果真碰到阴司的牛头马面,恐怕依旧不堪一击,所以……”

    九让目光好似一把利剑一般,直射到刘浪的脸上,像是将刘浪的心思完全看透一般。

    刘浪一震,心神不觉一荡,忙问道:“组长,您想说什么?”

    又是轻笑一声,九让微微摇头道:“呵呵,你不用怕,你是我们诡案组的成员,就算你魂魄再强,我们也不会拿你来做实验的。为今之计,我们最大的希望自然是狐墓喽……”

    刘浪顿时恍然。

    原来,你说了这么多,刚刚才说到正题上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