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卜非

第1021章 一切都明了了(第一盟加更)

    刘浪看着兰花的样子,不觉心头一动,连忙上前扶起,沉声道:“兰花,你、你不怪我吧?”

    兰花使劲摇着头:“父亲已经跟我说了,他、他自己咎由自取,告诉我不要嫉恨刘大哥,还、还说,如果没有刘大哥,我根本不可能活着回来的。复制网址访问 ”

    兰花说到动情处,又是泪如雨下,不知是感动还是为老杨头伤心。

    刘浪看着老杨头已是废狐一只,那模样却是极为狼狈。

    一只修行了几百年的狐妖,只是因为一招行错却被自己废去了修为,这的确太过残忍了。

    可是,强者本就对弱者有着生杀大权,而所有的法则也永远只针对强者。

    弱者,只有被欺凌的份。

    刘浪轻轻叹了一口气,缓缓弯下腰,朝着老杨头鞠了一躬,一脸严肃的说道:“大叔,我们人类有句俗话,叫害人害已,希望您能够记住,永远不要抱着侥幸。我期待您下次重新修出三尾,好与您把酒言欢!”

    老杨头本来蜷缩的狐身慢慢挺立了起来,双眼放着精光,直直的盯着刘浪,眼中竟然滚下两滴泪来。

    “呜、呜呜……”

    老杨头似乎有所触动,缓缓伸出了唯一一只前爪。

    刘浪微笑着伸出手来,跟老杨头的那只前爪握在了一起。

    兰花更是动容,哽咽道:“刘大哥,父亲说,谢谢你!”

    相逢一笑泯恩仇,况且他们之间也并没有多大的仇恨。

    黎升龙怔怔的看着刘浪跟一只三条腿的白狐说话,两只眼睛瞪得跟铜铃一般,却是惊奇无比。

    虽然黎升龙是七散堂堂主,而且也算是半个死人,可却从来没有接触过妖精,更别说看到化成人形的妖精了。

    开始时黎升龙只当兰花是个普通的小姑娘,可越听越感觉不对劲,心中更是隐隐有所动,暗暗琢磨了起来:刘浪一个小小的教主,难道跟妖精也有勾结?

    心中震撼的同时,愈发坚定了自己的决定:与刘浪站在一边!

    松开老杨头的前爪,刘浪回头对黎升龙说道:“你先在这里等我一下,我跟他们单独说两句。”

    说着,也不等黎升龙点头,刘浪冲着兰花点了点头,朝着后院走去。

    兰花张了张嘴,本想询问,可还是轻轻叹息了一声,跟着刘浪来到后院。

    “刘大哥,您有什么吩咐?”

    一进后院,兰花就迫不及待的开口询问。

    刘浪凑到兰花耳边,低声道:“如今胡老三已死,胡三太奶可能已经升仙,但整个狐仙家族的危机并没有因此消失。”

    兰花本来以为刘浪要说几句安慰的话,闻言一怔,惊奇的盯着刘浪。

    刘浪看了兰花一眼,依旧低声道:“你赶紧带着大叔回到狐仙家族的地方,找到欧阳清织,告诉她做好准备,一个月后有很多人可能要去狐墓猎杀狐仙家族。”

    兰花瞳孔瞬间收缩,听到刘浪的话更是惊恐万分,小嘴微张,颤声问道:“刘、刘大哥,这、这是真的?”

    刘浪面色凝重,重重点了点头,又轻轻拍了拍兰花的肩膀,沉声道:“到时我不会坐视不理的,你们一定要做好做准备,实在不行就暂避锋芒,知道吗?”

    在狐仙家族的安危面前,兰花似乎感觉到了一种责任,莫名挺直了腰身,郑重道:“刘大哥,我知道了,你放心好了。”

    “嗯,多多保重!”

    刘浪上前抱了抱兰花,声音也起了一丝沙哑,“兰花,带我向清织问好,告诉她,一切有我……”

    一切有我,简简单单四个字而已。

    可是,谁又能知道,说出来这句话需要多大的责任?

    送走了兰花,刘浪洗了一把脸,让自己显得更加精神一些,收拾了一下心情,这才若无其事的回到花圈店。

    黎升龙正有些手足无措,不停的在花圈店来回踱步,一见刘浪回来,连忙迎上前,恭敬道:“教主,您、您现在有时间吗?”

    刘浪点了点头,回身坐到懒人椅上,然后指着旁边的一张凳子,面无表情道:“黎堂主,你先坐吧。”

    黎升龙略一迟疑,还是战战兢兢的坐下,舔了舔自己的嘴唇,却是欲言又止。

    这一天一夜憋得实在难受,黎升龙明显感觉出刘浪态度的冷淡。

    越是这样,心里也越发不安。

    黎升龙隐隐感觉,刘浪其实一切都知道了,就算自己不说,人家也根本不在乎。

    越是这样,黎升龙越发感觉自己的渺小,如果再不表现一下,恐怕在这个年轻教主面前就没有半点儿作用了。

    黎升龙此时的心情好似沸水一般,充满着想在刘浪面前表现一番的极高热情。

    刘浪看着黎升龙的样子,心里更是确认了自己的想法,漫不经心的问道:“黎堂主,龙虎山有什么消息吗?”

    黎升龙连忙直了直身子,道:“教主,龙虎山的确出了大事,他们的掌门饶无贪不知为何死于非命,而道门之所以如此兴师动众,正是因为龙虎山借此传出来的消息。”

    刘浪一怔,目光快速的闪烁了两下。

    刘浪虽然知道三书传言来自于龙虎山,可没想到,竟然跟龙虎山掌门之死有关。

    龙虎山掌门,难道是饶九妹的父亲?

    心中莫名有种不祥的预感。

    刘浪努力压制住自己内心的颤抖,沉声问道:“饶无贪?他怎么死的?”

    “好、好像是死于黑巫术之手。”

    “什么?黑巫术?”

    刘浪此时再也无法平静了,大脑突然陷入了一片空白,直直的盯着黎升龙。

    过了好大一会儿,刘浪才慢慢恢复镇定,可依旧有些难以置信:“你知道是何人所为吗?”

    黎升龙摇头道:“教主,连龙虎山自己的人都不知道,所以他们诬陷我们黑巫教,然后散布三书在黑巫教的谣言……”

    如此一来,一切都说得通了。

    刘浪慢慢将后背靠在懒人椅上,脑海中思绪也跟着飞了起来。

    能用黑巫术杀得了饶九贪的人,又会是什么人呢?

    刘浪轻轻皱起了眉头,看了黎升龙一眼,语气也缓和了很多:“饶无贪,是不是饶九妹的父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