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卜非

第1022章 佩服不已(加更二)

    黎升龙的确给刘浪带来了一些有用的信息。

    泥人王万万没想到,千算万算之下,还是棋差一招。

    其实说来黎升龙得到这些消息并没有多少困难。

    整个龙虎山的弟子都知道饶无贪已死的消息,虽然不知道其中的细节,但黎升龙本来就是有心查探,只要稍微问几个人,一切都能自然而然的联系在一起。

    在听到饶无贪真的是饶九妹的父亲时,刘浪下意识的摸了摸怀里的阴阳鱼玉佩,不禁暗暗有些奇怪:“饶无贪刚死,这两块阴阳鱼玉佩又出现在我家的大门口,这究竟是什么意思?”

    刘浪忽然想到了一种可能,这可能根本不是想提亲,而是想退亲。

    可是,等黎升龙将泥人王的话转述之后,刘浪彻底蒙了,忍不住大声叫了起来,就差直接从懒人椅跳起来了。

    “什么,龙虎山想将饶九妹嫁给我?”

    黎升龙没想到刘浪反应如此失态,连忙说道:“是的,不过王无念的意思已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了。”

    “怎么讲?”

    “他们想要去狐墓,想借助教主的力量。”

    “哦……”

    刘浪本来紧绷的身体立刻也放缓了,再次靠回椅背上。

    只是这样,饶九妹岂不是成了被利用的工具了吗?

    想起饶九妹,刘浪的心头莫名急跳了两下,不禁喃喃自语道:“可是,她真的心甘情愿成为被利用的工具吗?”

    美丽动人、会说话的大眼睛,婀娜的身材却有着无穷的爆发力,身为龙虎山掌门的女儿,有着一身不俗的手段。

    饶九妹,人前是心细如发的小护士,可人后,却是抓鬼除妖的道士。

    两个截然相反的身份,让饶九妹更加迷人不已。

    砸吧了两下嘴,刘浪又想起了父亲的叮嘱:“去龙虎山提亲……”

    “真的可以吗?我还没玩够呢,真的就这么草率的结婚吗?”

    刘浪突然有些不知所措,虽然心里对饶九妹也心动不已,或者说被饶九妹的某种气质吸引。

    可是,幸福来的太突然,甚至让人毫无准备。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饶九妹不可能如此甘愿嫁给我的!”

    刘浪忽然双眼一亮,心中便有了一个计较:凭饶九妹的性格,怎么可能会随随便便答应嫁给自己呢?

    刘浪想通了此节,却是会心一笑,可是,他却根本没有意识到,自己不知何时竟然如此了解饶九妹了。

    黎升龙见刘浪一直沉吟着不说话,又不敢吭声,忽然见刘浪嘴角露出了莫名的笑容,这才大着胆子说道:“教主,其、其实,还有一件事我一直没跟您说……”

    刘浪从自己的思绪中回过身来,却隐隐有了一种期许:如果真跟饶九妹洞房花烛的话,会不会直接在洞房里打起来?还是,她会娇羞无比?

    嘿嘿,刘浪的确在傻乐,他还真的从来没有看到饶九妹娇羞的模样呢。

    脸上依旧挂着笑,刘浪看了黎升龙一眼,已知他想要说什么了。

    摆了摆手,刘浪道:“黎堂主,你认识鲁镇吧?”

    “啊?!”

    黎升龙正想说自己的身世,可没想到自己还没开口,却一语被刘浪点破,这种吃惊不可谓不小。

    黎升龙再次庆幸自己选择了刘浪,而不是选择与刘浪为敌。

    这个年轻的教主太可怕了,似乎就没有他不知道的。

    可是,黎升龙哪里知道,刘浪也是凑巧才知道了黎升龙的身份,没想到却彻底收服了黎升龙那颗怀疑的心。

    在黎升龙的心里,刘浪手中肯定有一个强大的消息机构,将一切都能收纳在其中。

    这让黎升龙也不自觉的想起黑巫教曾经叱咤一时的情报机构,文华堂。

    这个文华堂已经消失已久,最后甚至成为了鸡肋般的存在,难道如今又被刘浪给重建了吗?

    黎升龙绞尽脑汁也想不通其中的关节,短暂的震惊之后,却是扑通一下跪倒在地,神色凝重道:“教主,属下该死,不该隐瞒教主!”

    “黎堂主,起来吧,如今只有六合派,再也没有了黑巫教。你也不要动不动就下跪,有话慢慢说就是了。”

    刘浪此番倒是摆起了架子,见鲁镇没有骗自己,更是多了一份计较,可却依旧对黎升龙有些好奇,缓声问道:“你既然已死,那为何……”

    黎升龙抬起头来,恨恨的说道:“教主,我的尸体被泥人王丢了,他想把我的魂魄炼成傀儡泥人,可没想到我却借机逃走了……”

    黎升龙讲事情的来龙去脉一五一十的告诉了刘浪。

    刘浪听完之后,不禁有些动容,想起了那个叫樱子的泥人,却是暗暗感叹泥人王的手段。

    看来,这一切跟泥人王都脱不了干系呢。

    王樱子,泥人王,王无念。

    呵呵,还真是巧妙的紧呢!

    刘浪心中发出了一声冷笑,抬手将黎升龙扶起,宽慰道:“黎堂主,对于泥人术的研究,你远高于我,到时候,恐怕还少不了你的帮衬呢。”

    一句话,彻底让黎升龙放下心来。

    黎升龙此时恨不得发誓赌咒表忠心,但一想起泥人王,却又恨得牙关紧咬,试探着问道:“教主,王无念就是一个伪君子,他让我来请您去龙虎山结亲,肯定是有所图谋,还望教主三思。”

    “哈哈,哈哈,不入虎穴,焉得虎子?而且,在真正进入狐墓之前,他是不会把我怎么样的。哼哼,到时鹿死谁手还真说不定呢……”

    刘浪目光深邃冰冷,想起了九让对自己的邀请。

    难道,那狐墓中真的有什么东西如此吸引人吗?

    刘浪不知不觉中也起了一丝期冀。

    只是,狐墓既然是狐仙家族守着,那欧阳清织应该知道一些吧?

    心中莫名有些澎湃,往前一挺,站起身来,刘浪拍了拍黎升龙的肩膀,朗声道:“黎堂主,你先回去休息,如果真要去龙虎山的话,还少不了要麻烦你呢。”

    黎升龙连忙恭敬道:“属下在所不辞。”

    说着,缓缓退出了花圈店,最终还是没把自己恢复肉身的意图说出来。

    “在杀死泥人王报仇血恨,跟恢复肉身之间,哪一个更重要?”黎升龙心里莫名有些动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