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卜非

第1023章 十重山(加更三)

    黎升龙走后,刘浪关上花圈店的门,笑容也随之慢慢凝固,轻轻叹了口气:“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啊……”

    自从碰到九让之后,刘浪深深感觉到了自己修为的差距。

    以前一直以为自己算是很厉害的了,可如今看来,真要跟九让对起来,恐怕自己也是九死一生。

    回到卧室,坐在床上,慢慢将自己的意识集中在左手手心。

    七瓣牡丹缓缓浮现了出来,表面放着淡淡的黄光。

    试了几次,除了体内有着一丝芝麻粒大小的气息外,却是再无进展。

    刘浪不禁有些沮丧。

    自从上次突破了鬼王诀第三重,达到巫道至医的境界之后,体内就会若有若无的产生一丝气息。

    刘浪并不明白这是什么东西,可将那芝麻粒大小的气息输送到眼睛里,却能看到常人无法看到的东西。

    气息?难道是真气不成?

    开始时刘浪还有这种想法,可是,随即又否认了自己这个天真的想法。

    修习鬼王诀能修出真气,真是天大的笑话啊。

    鬼王诀越进第三重后,像是完全停滞了一般,根本不再进步半分。

    又试了几次,见鬼王诀依旧没有进展,刘浪索性放弃,拿出藏在床底的道书跟爷爷留下来的笔记,仔细翻阅了起来。

    这段时间一直忙来忙去,竟然好久没有翻阅这些道书了。

    仔细对比一下,刘浪惊奇的发现,道书跟爷爷的笔记竟然有很多雷同的地方。

    但相对而言,爷爷的笔记看起来反而更高深一些。

    里面大部分讲得都是一些基本的道术和一些符咒之术,而后面几页却提到了一种叫做十重山的道术。

    笔记中说道:十重山,极有可能是仙术的一种,能炼成一重山便可横行于阳间,而再往上,恐怕真要触及天道。

    刘浪如今修得鬼王诀第三重后,大部分道术都已不足为惧,甚至在与鬼魅相斗时连符咒都不用了。

    可是,看到爷爷提及的十重山功法,似乎根本不是目前阳间的道术所能涉及的。

    心中大为好奇,不觉也来了兴趣。

    刘浪连忙仔细翻阅了起来,可是,只翻了两页,却又有些失望。

    笔记里只是简单介绍了自己的猜想,根本没有实际的修炼法则,最为详尽的一重山也只有两句话:一重山是一重关,一重关处道仙缠。

    这句话说得莫名其妙,刘浪不禁皱起了眉头,心中也默默跟着念叨了起来:“一重山是一重关,一重关处……”

    还没念完,刘浪忽然感觉丹田处一阵燥热,像是有一个小火炉突然燃烧而起一般。

    刘浪大惊,吓得连忙止住声息,狐疑的瞪大了眼睛盯着那两行蝇头小字。

    “不、不会吧?仅仅这两句话难道就是修炼之法?”

    刘浪此时根本想不明白,更何谈知晓其中的关节?

    丹田中的燥热感慢慢消散,可那种肿胀感却依旧还在,让刘浪意识到刚才发生的一切都是真的。

    好不容易镇定下来,刘浪反而莫名激动了起来,缓缓闭上眼睛,将自己的状态调到最佳,盘膝坐于床上,脑海中仔细想着那两句话。

    “一重山是一重关……”

    嘴角微动,好似念动咒语一般。

    奇迹突然发生了,刘浪的脑海中竟然出现了一座连绵巍峨的高山。

    山高之极看不到尽头,山之广袤目之不及。

    更有甚者,那山风呼啸,吹得刘浪飘摇不定。

    刘浪感觉自己像是虚空站在山顶,被风一吹,几个踉跄就欲跌倒在地。

    “一重山是一重关……”

    半空中突然传来了一道洪亮的声音,炸空钻进刘浪的脑海中,惊得刘浪头晕目眩,好似身体就欲炸开一般。

    吓得连忙睁开眼睛,一摸额头,竟然出了一身的冷汗。

    “这、这是怎么回事?难道这两句话真是什么修炼的法诀?”

    气息稍缓,刘浪从未感受到如此的压迫。

    如果自己刚才睁眼稍微慢上半拍,恐怕就被直接被那道声音给震死了。

    太可怕了,刚才,那、那是怎么回事?

    以现在的刘浪,根本理解不了这种情况,却是再也不敢试验,连忙收起笔记跟道书,从床上跳了下来。

    出得门外,看着天空依旧还蓝,刘浪这才真实的感觉自己还是活生生的。

    “他娘的,吓死我了,难道这世间真有仙道的存在,而太爷爷说的一切都是真的?”

    心中所思甚多,修炼这东西简直是拿命来搏嘛。

    “汪汪……”

    小黑听得刘浪出来,低声叫着跑到刘浪的身边,摇着尾巴转来转去。

    刘浪弯腰抱起小黑,抚摸着小黑滑溜溜的皮毛,这才踏实了很多。

    走到花圈店,打开门,刘浪站在花圈店的门口,脑海中思绪万千,心中却想起了去石窟村找千叶的赵二胆。

    此去恐怕得有个把月了吧?怎么还没有消息呢?

    从那一重山中回过味来,刘浪不禁有些担忧赵二胆了。

    就算没找到也早该回来了,难道真出事了吗?

    …………

    石窟村。

    村长王小虎站在村头的石像前,来回徘徊着,两手不停地搓来搓去,嘴里劝导着:“你打算跪到什么时候?你天天跪在这里就能解决问题,你儿子就能活了吗?”

    村头的石像前,正跪着一个发须全白,腰身伛偻好似七八十岁的老男人。

    男人身体消瘦,似是风一吹就会倒。

    男人缓缓抬起头来,看了王小虎一眼,张了张嘴,却没发出半点声音。

    王小虎见此,上前要扶起男人,却一把被男人甩开。

    “村长,我马有才罪孽深重,如今已落魄至此,老婆死了,儿子也死了,难道这就是报应吗?”

    风烛残年的老人,竟然是曾经意气风发的马有才。

    自从马小帅死后,马有才倍受打击,这才想起了石窟村,想起了曾经那个被叫做圣母的女人。

    石像,正是那个被尊为圣母的女人。

    女人虽然为妖,但却也做了一个母亲该做的一切,死后化为尘土,却在一个不期而至的时刻留给了马有才一个可望而不可及的梦。

    马有才怔怔的盯着王小虎,突然双眼一亮,颤巍巍的想要站起来。

    王小虎见此,连忙上前扶住:“你、你还是回去吧……”

    马有才站起身后,好不容易稳住身形,将王小虎的手再次甩开,盯着石像高声喊道:“圣母,你是妖仙,你是妖仙,肯定有让儿子复活的方法,我这就去找你的洞府,你肯定有办法的,肯定的……”

    脚步蹒跚,马有才朝着埋葬整个马家人的石洞走去。

    那里,马有德的尸体已经开始腐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