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卜非

第1027章 第一次照面

    世界如此之小,甚至小到一转身就能碰到相熟之人。   (  .    .   )

    冯新竟然是冯一周的儿子。

    冯一周在病房看到刘浪的之后,已是满面苍老。

    起初谁也没将冯新跟贺夕说的话放在心上,甚至就连冯新自己都抱着侥幸。

    可是,当贺夕无缘无故的病倒,而医院里却什么原因都查不出之后,冯新慌了,冯一周更慌了。

    病房里,冯一周抓着刘浪的手,不再是刑警大队长的身份,而是一个为儿子担忧的父亲。

    “刘浪,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你、你能不能帮帮我?”

    刘浪看着冯一周,本来想将牛大壮出现在那家旅馆的事情说了,可是,却只是张了张嘴,将话又咽了回去:“冯队,你放心好了,我今天来正是想去查查看的。”

    冯一周感动不已,看向冯新的眼神中除了溺爱,更多的却是担忧。

    冯新一五一十的将事情的来龙去脉说了。

    刘浪听完之后,本来悬着的心也稍微放缓了一些。

    对方,似乎没有自己想象中那么可怕。

    冯新说,当时他们俩人在晚上十点多去的旅馆,开始时倒也没有什么异常。

    起初他们也没有怀疑,而是自己找了一套房间,结果睡到凌晨四点多的时候,便被敲门声给吵醒了。

    冯新二人极不情愿的打开门,看到门口站着一身华服的美貌女子。

    冯新是个男人,从来没有见到如此美丽的女子。

    当时冯新就愣住了,问女子要干嘛?

    女子只是笑,而笑的过程中不停的打量着冯新二人。

    直到被女子打量的头皮发麻之后,冯新二人脸色才微微有些不正常,颤声问道:“你究竟是谁?想干嘛?”

    女子淡淡的一笑,却是痴人媚生,声音好似百灵婉转动听:“我叫颜白奴,是这家叫做再回头客栈暂时的老板娘。”

    贺夕闻言,扑哧一乐,不自觉的嘀咕了一句:“嘿嘿,还客栈呢,这么破谁还会回头啊?”

    自称颜白奴的女子没有笑,而是慢慢收起了笑容,面无表情道:“你们的名字与生辰八字都在我的手里,所以,你们是我的。七日之内,再带一对情侣来,否则,你们将会死!”

    冯新面露古怪,可依旧盯着颜白奴,似乎想看出她是不是在开玩笑。

    贺夕闻言却是有些恼怒,脱口骂道:“你们这破旅馆想讹人就直说,还威胁我们,你们以为自己是谁啊!”

    颜白奴不怒,而是幽幽的说道:“我们不是谁,是鬼……”

    说罢,身影消散,像是从来没有出现过一样,而整个旅馆里突然让人感觉阴气森森。

    冯新跟贺夕终于有点儿怕了,也不敢再多待,匆匆忙忙跑出了旅馆。

    可是,他们刚刚跑出旅馆,正好是第一缕阳光照了过来。

    再回头时,旅馆的影子已消失的无影无踪,只有一座散发着臭味的垃圾堆。

    刘浪听完之后,仔细想了想,又问道:“那个女子长得什么样儿?”

    冯新却是一脸的茫然,“当时我清楚的记得她长得非常漂亮,可、可不知为何,现在她的样子似乎变得越来越模糊了呢?”

    略一沉吟,刘浪赶紧走到病床前,掀开贺夕的被子,却发现贺夕正在瑟瑟发抖,而两只手跟癫痫一般。

    刘浪瞳孔瞬间收缩,连忙扒开贺夕的眼睛,隐隐也明白了对方的手段。

    只见贺夕的眼睛没有眼白,一片漆黑,而手心脚心处更是有清晰可见的血管。

    这种事情刘浪知道,贺夕被人招魂了。

    只是,看着贺夕的样子,被人招魂的手段似乎非常高明。

    人的生辰八字可以用来做很多的事情,巫术中可以下蛊施毒,而更为阴险之人甚至可以招魂害人。

    看着贺夕的样子,冯新跟冯一周都吓得面色苍白,“这、这是怎么回事?”

    刘浪脸色非常凝重,沉声道:“对方非常警觉,可能已经知道了我们要对付他。”

    说着,刘浪对冯一周道:“冯队,这件事现在非常紧迫,贺夕体内的三魂七魄已变得非常不稳,我必须帮她稳住。”

    冯一周连连点头,“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尽管说。”

    刘浪看了冯一周一眼,沉声道:“如果见到牛大壮,一定要逮住他!”

    冯一周一愣,不明白刘浪为何突然冒出这句话来:“小牛,他、他怎么了?”

    刘浪此时根本没有时间多做解释,连声道:“冯队,我怀疑牛大壮有问题。”

    冯一周依旧不解,可还是愣愣的点了点头:“行,我知道了。”说着,转身走了出去。

    刘浪跟冯新和鬼鬼说道:“你们守在门口,千万不能让任何人进来,知道吗?”

    鬼鬼回答得很干脆,“知道了。”

    冯新却有些迟疑:“没、没事吧?”

    刘浪没有回答,只是瞟了鬼鬼一眼。

    鬼鬼当即会意,拉住冯新就出了病房,小声安慰道:“你应该相信你父亲的眼光。”

    病房门关闭,天花板上的灯突然间刺啦刺啦响了两声,咔的一声熄灭了。

    本来安静的病房中竟然起了一阵怪风,莫名变得阴气森森。

    刘浪凝起了眉头,快步跑到到病床上,将贺夕扶起,然后自己盘坐于她的身后。

    贺夕抖动的越来越厉害,身体也变得越来越僵硬,像是本来浸满水的泥巴在一点点风干一般。

    刘浪的手按在贺夕的背上,慢慢运起鬼王诀,一条条淡黄色的丝线慢慢从刘浪的手心中游走出来,像是蚕茧一般一点点将贺夕缠绕。

    “你是何人,为何夺人魂魄、来这里害人?”

    片刻之后,刘浪的额头上已滚下了豆大的汗珠,而刚刚笼罩在贺夕周身的黄丝线却突然发出了一声清脆的断裂声。

    “啪!”

    刘浪胸口猛然间像是被什么堵住了一般,一丝甜腥之味钻到了喉咙。

    强忍着没将这口血吐出来,刘浪再次凝神,低声喝道:“鬼道至医,变化无穷!”

    刚刚崩断的黄丝线再次攀爬了起来,将贺夕的周身笼罩,而一条条青烟却在此时拼了命的从贺夕的身体里往外跑。

    “可恶,你究竟是什么东西?为何夺人魂魄?”

    刘浪再次出言质问。

    一道优美的女声从贺夕的嘴中缓缓飘出:“咯咯,没想到,在阳间,竟然还有人修习鬼王诀。咯咯,我突然感觉越来越有趣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