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卜非

第1030章 更高级的巫阴术

    柔掌轻抵,刘浪根本没有反应,只觉胸口一股大力陡然而至。

    刹那间,刘浪倒飞而起,重重跌倒在地。

    鬼鬼见此,满是惊慌之色,连忙转身跑到刘浪身边,低头一看,却见刘浪胸前的衣服已经碎裂,而在胸膛上赫然出现了五个紫黑的手指印。

    刘浪面色大变,挣扎着想要爬起来,可一个踉跄之下,竟然扑通再次摔倒在地。

    鬼鬼再也不敢迟疑,弯腰背起刘浪,鬼魅般沿着西条路逃遁而去。

    旅馆门内站着的颜白奴,嘴角微微勾起一丝弧度,可眉头却是不相称得紧紧锁在了一起。

    看着刘浪远去的背影,却是没有追去,而是自言自语道:“这小子,受了我一掌,竟然没有死?”

    脚步刚想往前踏一步,忽然像是一股无形的电流迅疾而止,直击颜白奴。

    颜白奴连忙收回脚,脸色难看至极,冷声哼道:“阴阳界线虽乱,但我扔不能踏出去半步,可恶!”

    猛然间转身,眉眼间的怒气慢慢消散,看着二楼楼梯上的两个人影。

    “书娘,你来了?”

    萧书娘正搀扶着牛大壮从二楼下来,看到颜白奴却是施了一礼,恭恭敬敬的说道:“姐姐,书娘有礼了。”

    “呵呵,不用客气。”

    说着,颜白奴迎上前去,瞟了牛大壮一眼,根本不予理睬,那眼神,却是将他当成了死人。

    神色异常凝重,毫不避讳牛大壮的存在,颜白奴郑重其是的对萧书娘道:“书娘,我教习你的巫阴术,你学会了吧?”

    萧书娘立刻一脸的感激,重重地点了点头,激动道:“谢姐姐栽培,书娘一定不负您的教诲,好生修习巫阴术。”

    颜白奴见此,却是并没有喜悦之色,反而又是叮嘱道:“那你知道自己该做什么吧?”

    萧书娘一怔,已感觉出颜白奴体内散发出的压迫感,却是连忙答道:“书娘知道,书娘会等着姐姐回来的。”

    “好,去吧。”

    颜白奴不再言语,摆了摆手,示意萧书娘离去。

    萧书娘不敢怠慢,又是款款一拜,携扶着牛大壮出了旅馆。

    萧书娘的身后,旅馆的门再次关闭。

    另一个男声从颜白奴的体内传了出来:“走吧。”

    颜白奴体内的女声轻微叹息了一声,似乎还有些不甘心,却又无可奈何:“好。”

    天空中月朗星稀,空气中带着寒意,路上行人寥寥。

    等萧书娘走到西条路巷子口时,再回头,哪里还有旅馆的踪影?有的,只是一座散发着臭气的垃圾堆。

    萧书娘眼皮急跳了两下,嘴角勾起了一丝奸计得逞的微笑,低声呢喃道:“哼哼,巫阴术与巫阴术果然差别甚大,这颜白奴教我的巫阴术,简直跟黑巫教的巫阴术有着天壤之别。呵呵,从今往后,我看谁还敢欺负我萧书娘?”

    目光看着冷冷清清的街道,萧书娘不自觉的想起了当初从萧萧中医馆逃走时的情景。

    看到安玉桥竟然不是刘浪的对手,萧书娘心惊胆寒,知道下一个死的可能就是自己。

    于是,趁着所有人不注意的时候,萧书娘逃出了萧萧中医馆。

    没命的逃窜,甚至也不知跑了多久。

    萧书娘忽然感觉空气中起了一阵阴风,那阴风像是刀割一般刺痛着自己的神经。

    猛然间清醒了几分,萧书娘惊恐的盯着前方的一个人影。

    人影飘渺,隐隐好似一道丽人的风景。

    “你、你是何人?”

    萧书娘惊恐万分,颤声不已。

    人影缓动,却是微微一笑:“你不用管我是何人,去西条路那里,找到那家旅馆,住在二楼最里面,你会得到意想不到的东西。”

    阴风来得快去得也快。

    还没等萧书娘再问,人影一闪,却是消失不见。

    萧书娘摸了一把额头,涔涔汗水。

    根本没有其它退路,萧书娘踉踉跄跄的来到西条路,果然看到了一家旅馆。

    从那天开始,萧书娘便住进了旅馆,甚至将牛大壮也带进了旅馆,整日修习巫阴术。

    今天,终于得到了莫大的好处。

    萧书娘也终于明白了那个突然出现的人影的意思:原来,这更高级的巫阴术,就是自己的好处?

    可是,那个让我来这里的人影又是何人?她、她似乎跟这个叫颜白奴的老板娘有仇呢?

    心中暗自琢磨着,偏头看了一眼牛大壮,萧书娘却是冷冷的一笑:“大壮,你干嘛哭丧着脸啊?”

    …………

    鬼鬼背着刘浪,一路狂奔,甚至中间不敢有半丝停留。

    几乎是靠着一口气窜回了花圈店。

    好不容易将刘浪放下之后,鬼鬼不停的摇晃着刘浪,不断的大声叫道:“教主、教主,你没事吧?”

    刘浪双眼木讷,躺在床上,胸口处传来阵阵隐痛,可却浑然不觉。

    这一击的确伤的厉害,可是,那心中的疑惑却让刘浪完全忘记了伤痛。

    就在颜白奴一掌打在胸口的时候,刘浪清晰的感觉到自己体内那粒芝麻大小的气息在瞬息间窜到了胸口,正挡住了颜白奴那一掌。

    虽然不明白那丝气息究竟是何物,但刘浪知道,如果没有那粒气息,自己现在恐怕是九死一生了。

    “教主,你没事吧?你倒是说句话啊……”

    鬼鬼焦急无比,一个时辰的画皮之术已然消失,俩人都变回了自己的模样。

    刘浪看了鬼鬼一眼,缓缓摇了摇头:“鬼鬼姐,死不了。”

    鬼鬼瞪着眼睛,却满是担忧之色:“你、你看你的胸口,都伤成这样了,怎么可能没事?快告诉我,该怎么办?”

    鬼鬼边说着,伸手将刘浪的上衣脱了下来,一脸的关切。

    可是,等鬼鬼的目光再次移到刘浪胸口的那个手掌印时,顿时像是看到了什么奇迹一般,惊呆了。

    刘浪胸前的手掌印竟然像是被什么吞噬一般,正在一点点的消散。

    刘浪也清楚的感受到,体内那芝麻粒大小的气息像是一只蚂蚁般,不断的在伤口处游走。

    两股同样冰冷的气息相互撞击着,撕咬着,吞噬着……

    刘浪全然不顾这些,脑海中只有颜白奴的容貌,整个人怔怔的发着呆:“那、那个老板娘,怎么长得跟晓琪那么像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