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卜非

第1036章 分头行动

    刘浪没找到韩晓琪,心中不禁有些沮丧,可对颜白奴的身份也越来越好奇了。

    先不管颜白奴究竟是人是鬼,可既然跟韩晓琪长得像,那就没有不管的道理。

    刘浪正想着晚上再去一趟再回头客栈,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低头一看,竟然是吴暖暖打来的。

    “她竟然主动给我打电话?”

    刘浪倒是一愣,连忙接了起来,咧嘴笑道:“吴警官,有事?”

    吴暖暖一如既往的冰冷,“有时间吗?”

    刘浪看了看时间,已经是下午两点多了,离天黑还有段时间,却是点了点头:“嗯,怎么了吴警官?”

    “一起找个地方坐坐,我有事跟你说。”

    刘浪闻言,似乎没听明白,这吴暖暖竟然主动约自己坐坐?不会吧,她可不是主动的人呢。

    刘浪想多了,吴暖暖的确不是主动的人,因为吴暖暖真的有事跟刘浪说。

    俩人约在学校旁边的公园里,再次来到曾经的长椅上坐下。

    还没等刘浪开口,吴暖暖当先说道:“牛大壮回来了。”

    “啊?牛、牛大壮?”

    刘浪还以为吴暖暖要说啥,先是一怔,立刻想起了在旅馆看到牛大壮时的情景,连忙问道:“吴警官,他什么时候回来的?现在在哪儿?”

    吴暖暖并没有看刘浪,而是轻轻捋了一把额前的头发,看着人工湖。

    人工湖有几只白鹅来回嬉戏,几艘游船像是无根的落叶般飘摇,不时还传来女人跟孩子的嬉笑之声。

    吴暖暖本来紧锁的眉头轻轻舒缓,竟然难得露出了一丝微笑,声音也柔和了很多:“牛大壮今天早晨来到警局的,冯队说他回来跟你说声,可是,我感觉他有些不正常……”

    刘浪看了吴暖暖一眼,也顺着她的目光看向湖面,思索着是否该将旅馆看到牛大壮的事情告诉吴暖暖。

    吴暖暖继续道:“他脸色苍白,形容憔悴,整个人消瘦了整整一圈,似乎病了。”

    “啊?”

    刘浪立刻扭过头,直勾勾的盯着吴暖暖:“你问他是什么病了吗?”

    吴暖暖摇了摇头,轻轻叹息道:“我感觉,他被邪物缠上了。”

    “咝……”

    刘浪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

    之前在旅馆见到牛大壮的时候,虽然也见他瘦了很多,但却并未显出病态。

    这仅仅才一两天的时间,竟然显出病态来了?

    刘浪皱了皱眉头,“能把他约出来吗?”

    吴暖暖又是摇头,“我问了,他什么都不肯说,只是一个人发着呆,完全跟变了一个人似的,所以,我来找你就是想想办法。”

    “想办法?什么都不知道怎么想办法?”

    刘浪不禁有些好笑,或者有着一丝气恼。

    牛大壮从那种地方出来,能有什么好事?

    而且,牛大壮最近的行事处处鬼鬼祟祟,就算想帮忙,一无所知怎么帮?

    吴暖暖似乎并没有感觉出刘浪的不悦,眼圈不觉有些发红,声音也带着一丝幽怨:“大壮毕竟是我的同事,而且自从他来到刑警大队,也一直跟我合作。就算他做错了什么,我、我也提不起恨来。”

    刘浪愣住了,没想到一向冰冷的吴暖暖竟然说出这种话来,张了张嘴,却是不知该如何回答了。

    吴暖暖道:“我不知道自己的卜算之术是否准确,可是,我感觉大壮他命不久矣了……”

    声音中透出了莫名的悲伤。

    刘浪见此,紧紧皱着眉头,直直的盯着吴暖暖美丽的脸颊,沉声道:“吴警官,你在这里跟我说这些有什么用?他什么都不肯说,我们能做什么?”

    吴暖暖忽然扭过头,目光不躲不闪:“我知道,你肯定有办法。”

    “我?”

    刘浪指着自己的鼻子,却是一脸的疑惑:“我、我能有什么办法?”

    刚刚说完,刘浪突然有意识到了什么。

    不对,尚化眉,说不定尚化眉知道些什么。

    站起身,刘浪当即道:“吴警官,我不知道能不能帮助牛大壮,如今我们只能试试。”

    吴暖暖见刘浪站起来,目光一闪,也跟着站起来:“有什么需要我做的,尽管说!”

    “这样,我们分头行动,你去找尚化眉,将牛大壮不正常的事情告诉她,尽量打探一下她知道些什么。我去找牛大壮,想办法看清他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

    吴暖暖略一迟疑,但还是点了点头,“好,我们到时在哪里碰头?”

    沉吟了片刻,刘浪道:“花圈店吧。”

    二人分头行动,吴暖暖去广电大厦找尚化眉,而刘浪去刑警大队找牛大壮。

    广电大厦在市中心,吴暖暖先到。

    可到了之后,吴暖暖却被告之尚化眉正在台长办公室里。

    电台里的人说起尚化眉时,眼神都带着几丝轻蔑。

    吴暖暖虽然不明白他们眼神中的意思,但还是问道:“能不能麻烦帮忙叫一下?”

    电台的人纷纷摇头,却是面带笑意的推辞道:“嘿嘿,台长的办公室可不能随便进,否则,就等着被开除吧。”

    吴暖暖皱了皱眉头,直接亮出证件,喝道:“带我去台长办公室,我自己敲门!”

    电台的人一看到吴暖暖是刑警,顿时歇菜了,连忙带着吴暖暖了台长办公室的门口,可却是再也不敢敲门了。

    吴暖暖对电台人的举动有些好奇,冲着他们摆了摆手,自己敲门喊道:“刑警办案,请问有人吗?”

    “哐啷啷……”

    里面立刻响起了东西散落的声音,紧接着,就听到一个男声喘着粗气喊道:“来了来了,等一下啊。”

    磨磨蹭蹭足足过了五分多钟,门才被打开。

    门一开,立刻一股怪异的味道从里面外了出来。

    一个身穿衬衣的中年男人出现在吴暖暖的面前。

    “你是台长?”吴暖暖问道。

    中年男人国字脸,长得倒也算正直,眉宇间却有一丝倦容。

    中年男人一看到吴暖暖,额头上却不知为何滚出汗来,连忙伸出手,“对对对,我是台长闫肃,请问您有什么事吗?”

    吴暖暖也伸手跟闫肃握了一下,视线却扫进了屋里。

    只见屋里办公桌的对面,正有一个女人背对着门口坐着,脑袋低垂着,手里似乎还在不停的动作,不知在做些什么。

    因为事情紧急,吴暖暖自然也不想过于纠结这些细节,直接问道:“尚化眉在吗?”

    闫肃一愣,暗出了一口气:“您找尚副台长?”

    吴暖暖更是疑惑不已:副台长?这尚化眉什么时候成了副台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