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卜非

第1049章 煞妖幻镜(加更二)

    狂风卷积着乌云,只在西条路这块不到百米的方寸之间。

    王小烟伤心欲绝,突然见此情景,顿时大惊,慌忙抬起头来,四下张望。

    乌云越压越低,眼见触手可及,忽然回旋起了一道漩涡,好似龙卷风一般。

    而那座散发着臭味的垃圾堆却也颤抖了起来,各种各样的垃圾开始往外塌陷、散落、平铺。

    王小烟似乎终于意识到了不妙,再也顾不得哭泣愤恨,却是连忙站起身来,连眼角的泪都来不及擦,拔腿就跑。

    可是,还没跑出两步,双脚瞬间像是被什么东西抓住了一般,扑通一下摔倒在地。

    王小烟惊恐万分,蹬着脚挣扎着往回看,这一看,双眼瞬间直了。

    自己的脚上,正被一双手死死的抓住,而那双手,却是曹星中的手。

    “星中,你、你没死?”

    王小烟瞳孔收缩,似乎根本不相信自己的眼睛。

    可是,曹星中并没有回答,而是缓缓站起身来,一只手拖着王小烟,不停的往回拽,那模样,像是在拖一条死狗。

    漩涡越旋越快,周围的气息也愈发的阴冷。

    曹星中拖着王小烟,一步步向着垃圾堆走去。

    “星中,你怎么了?快放开我,你要干什么?”

    曹星中一言不发,脚步机械。

    王小烟猛然间意识到,曹星中可能被人控制了。

    连忙从腰间摸出一个泥塑小娃娃,王小烟往旁边一扔,大声喊道:“快,快帮我把他拉开!”

    “噗!”

    一声闷响,泥塑瞬间涨大,幻化出一个长得满身肌肉的壮汉。

    这个壮汉虽然看起来非常痴呆,可却是泥人王留给她的保命符,完全没有意识,却完全受王小烟控制。

    壮汉出现的瞬间,一把抓住曹星中的胳膊,用力一扯,直接将曹星中的胳膊扯断了。

    可是,曹星中浑然不知,依旧呈拖拉状朝着垃圾堆走去。

    王小烟失了束缚,连忙将曹星中的断臂从自己的脚踝剥离,挣扎着爬起来,回身就要跑。

    “呼……”

    刚刚跑到巷子口,头顶的漩涡像是受了王小烟吸引一般,直接飞了过去,将王小烟席卷而起。

    王小烟的身体不受控制的飞旋而起,毫无用处的挣扎了两下,却是被卷入漩涡中消失不见。

    漩涡再次慢慢收拢,不一会儿慢慢变淡,仿佛从来没有出现过一般。

    壮汉跟曹星中都撞入垃圾堆中,被一片垃圾掩盖,混杂在了一起。

    虚空之中传来了阵阵得意的笑声:“咯咯,双生术,还真是没想到啊。看来,我颜白奴这次没有白来阳间,却是后继有人了啊。”

    “轰!”

    垃圾堆完全坍塌,垃圾山将整条西条路都洒满,臭气飘散而开。

    刚刚前来的刑警站在巷子口,踟蹰不前。

    …………

    花圈店,刘浪再次见到花生却是欣喜不已。

    可等听完花生将石窟村的情况讲完之后,眉头不禁高高的皱了起来。

    “花生,你确定那是煞妖幻镜?”

    花生点了点头,却又摇了摇头道:“师父,我只是听爷爷的爷爷说过,可从来没有见过,应该差不多吧。”

    花生去了石窟村之后,因为并非人身,也无法四处打听,但却可以听听墙根。

    知晓了赵二胆跟千叶去了碎石山下后,便也沿着他们进去的痕迹找寻了过去。

    毕竟花生是妖类,而且也是长年生活在地底下,对地下的熟悉程度自然要强过赵二胆跟千叶二人,更不存在迷路的风险。

    进得碎石山下后,花生并没有找到赵二胆二人的踪迹,也不敢久待,刚出来之后,正好看到墓洞崩塌。

    花生自然也看到了山顶上那个白衣女子。

    待众人都离开之后,花生打了一个洞钻进了墓洞的下面,一眼就看到了宽近百丈的冰镜。

    冰镜寒意外散,表面却光洁如滑。

    花生一看到这面冰镜,立刻面色大变,想起了自己长辈曾经讲的故事。

    冰镜,被称为煞妖幻镜,说白了,其实是为了封印那些厉害的妖类,将他们隔绝在冰镜之下,避免伤害人类。

    煞妖幻镜再现,妖兽一旦发现就会试探冲破,来到人间。

    花生虽然只是听闻,但也知道地底深层里有些恐怖的存在,根本不是自己这些鼠妖甚至狐妖所能匹敌的。

    所以,花生略一思量,再也不敢多待,立刻回来告诉刘浪。

    刘浪神色凝重,不禁问道:“地下还有妖物存在?”

    “师父,何止是还有啊,地底下是一片广袤的世界,就算普通的妖类恐怕也得有胡三太奶那般修为呢。我爷爷的爷爷曾经告诉我,如果煞妖幻镜出现,就证明阴阳之间的界限早已不稳,而受阴阳界限的牵连……”

    花生眨巴着小眼睛,突然不说话了。

    刘浪见此,不禁疑惑:“花生,你、你怎么了?”

    花生肥胖的小身体剧烈抖动了起来:“师父,我、我得回趟家,将这件事告诉族里的长辈,让他们早做打算。”

    “啊?回家,你、你还有长辈在?”

    花生闻言,连连点着小脑袋道:“嗯,我们老鼠精虽然修成正果的不多,可毕竟数量庞大,而且都是生活在地底下,对地下之事也更为了解。”

    说着,花生伸起前爪抓了抓自己的小脑袋,似乎有些不好意思道:“师父,出来这么久了,一说起来,我、我感觉自己都有些想念爷爷的爷爷了呢。”

    “爷爷的爷爷?你……爷爷的爷爷还活着?”

    刚一问出,刘浪突然又觉得有些失言。

    可花生根本不在乎,摆着两只前爪道:“师父,我们老鼠寿命本来就不长,能修炼成精也才不过百年而已,有爷爷的爷爷自然也正常喽。”

    “嘿嘿,对哦!”

    虽然之前花生提过自己的家乡,也想带着刘浪去见自己爷爷的爷爷,可那时刘浪只当花生在开玩笑,没想到竟然是真的。

    一想起花生要离开一段时间,刘浪反而有些不舍。

    “那、那你这一去要多长时间?”

    花生又摸了摸小脑袋:“我也不知道,不过,我肯定会早点回来的。”

    “嗯……”

    刘浪略一沉吟,忽然回到卧室,从床底下摸出一个箱子,拿出一块骨头。

    花生见此,不禁一愣:“师父,化生骨?”

    刘浪微微一笑,将化生骨跟骨刀往花生面前一送:“花生,你叫我师父这么长时间了,我也没好东西送你,这两样兵器你拿着,想办法炼制为一件,算是咱们师徒一场,师父给你的礼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