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卜非

第1054章 越老越怕死

    茅山脚下,游人如织。

    鬼鬼身穿淡雅的轻便运动服,发髻高高盘起,脸上的浓妆变成淡妆,显出干练之色。

    抬头看了看茅山绝顶之上,云雾缭绕,好似仙境。

    嘴角轻轻勾起了一抹浅浅的微笑,鬼鬼长长出了一口气:“原来,这就是茅山啊,果然名不虚传。”

    在此之前,鬼鬼因为自己是黑巫教众的身份,对这种道家圣地自来心有排斥,虽然曾有很多机会来参观这种地方,可却每每临近之时,都会放弃。

    这是鬼鬼第一次来到茅山。

    心中莫名有些忐忑,鬼鬼眼见一个眉清目秀的小道士正行色匆匆的从山阶上走下,连忙上前施一礼,恭敬道:“小师父,请问朱涯道长在哪里?”

    小道士停下脚步,狐疑的看着鬼鬼,不觉眼前一亮,竟然是个美女啊。

    小道士平日里一直待在道观之中,哪里可曾见过如此美貌的女子?这次因为受了师父的差遣下山买东西,没想到竟然会碰到如此美丽的女子!

    略微一怔,小道士连忙答道:“哦,你问朱师兄啊?朱师兄在山上,请问您有什么事吗?”

    鬼鬼甜甜的一笑,“我是你们朱师兄的朋友,不知可不可以帮我引一下路啊?”

    小道士一听,心中立刻跟吃了蜜糖一般,将师父交给自己的事情忘得一干二净,连连点头道:“好好好,我现在就带您去。”嘴上这么说着,可心里却羡慕不已:朱师兄果然是师父的大弟子,竟然在外游历还能认识这么漂亮的女人。

    鬼鬼连声称谢,跟着小道士直奔山上道观而去。

    道观一处偏房之中,万义良坐于蒲团之上,身边朱涯垂手而立。

    万义良面前桌上放着几页泛黄的纸,纸上用毛笔写着字,字体龙飞凤舞,却有几分书法造诣。

    朱涯面色沉冷,一言不发。

    万义良眉头紧蹙,不停的翻阅着那几张纸,嘴中唏嘘,却是微微叹息:“朱涯,你还生为师的气吗?”

    朱涯连忙拱手请罪道:“师父,弟子不敢,弟子从来没有怪过师父,也从来没有生过师父的气。”

    万义良老脸一皱,勉强挤出一丝微笑,抬起手来,抓住朱涯的手,直直的盯着朱涯:“朱涯,你是我最得意的弟子,可是,却偏偏跟吴得钱走得近,为师……哎!”

    似乎想起了吴半仙,万义良长长叹了一口气。

    自从回到茅山,朱涯却再也没有了回到家的感觉,几次张嘴想要下山,却又于心不忍。

    万义良虽已埋入黄土半截,但因为修炼的原因,意识反应依旧极为敏捷,对朱涯的情绪自然也有感应。

    万义良清楚的感觉得到,师徒二人之间似乎隔了一层薄膜,无关痛痒,但却总是缺点什么。

    这次,万义良将朱涯叫来,想将茅山最大的秘密告诉朱涯,好留下自己的退路。

    朱涯性情虽冷,但也不是傻瓜,平时里跟万义良相处,心中也感觉如今的师父跟之前有什么地方不一样了。

    朱涯不会掩饰,心中想什么都会展现出来,由此彼此间也愈加尴尬。

    看着万义良头上的白发已占了半壁江山,朱涯忽然意识到,自己的师父已经老了。

    “师父,有什么话您有说吧,弟子一定听您教诲。”

    朱涯有些动容,恭恭敬敬的说道。

    万义良拿起手中的几张纸,用手轻轻触摸,似乎在感受纸上传来的温度。

    “朱涯,你打小就生活在茅山,是为师看着你一步步长大的。可是,为师却从来没有跟你说过后山山洞铁笼里关的那几个东西,为师……”

    边说着,万义良忽然眼圈泛红,就要哭出来了。

    朱涯一怔,忙回身拿了手巾,递到万义良面前,低声劝道:“师父,您没事吧?您、您怎么突然提起这个来了?”

    接过手巾之后,擦了擦眼角,万义良将那几张纸塞到朱涯的手里,轻声道:“朱涯,师父修习道法也也数十年了,开始时也坚信道之极为仙,可是,如今这个希望也愈加渺茫,为师恐怕……”

    说着,万义良声音再次哽咽了起来,干枯的树紧紧抓着朱涯,像是怕朱涯会跑掉一般。

    修道之人抓鬼除妖,可是,心中难免也存在着长生不老的奢望。

    冷面柔心的朱涯也微微颤抖了起来,扑通一声跪倒在地,像是孩子一般伏在万义良的腿上,低声哭道:“师父,弟子不孝,那四个东西本是茅山的不传之秘,我受朋友蛊惑无意中闯入,还、还请师父责罚。”

    朱涯口中的朋友,自然是刘浪无疑。

    只是,当初在茅山后山放走了照月跟左言之后,朱涯自己也被赶下了山,这件事便不了了之。

    可今天万义良突然提起此时,朱涯更是主动认罪。

    万义良老脸微微一憋,抚摸着朱涯的脑袋,跟看自己的孩子一般看着朱涯:“朱涯,师父从来没有怪过你,你也没有犯什么错。只是,师父恐怕命不久矣了,那几个怪物的事情,必须要告诉你。”

    朱涯闻言一怔,不明白万义良为何跟生离死别似的,连忙抬起头来,颤声问道:“师父,您、您怎么了?弟子有什么做得不对的地方,您直接告诉弟子,弟子一定会改的。”

    “呵呵,朱涯,你没有什么不对的,只是,人越老就越怕死啊。”话题一转又道:“但是,对于茅山千百年的传承,为师却不敢大意啊。”

    朱涯越听越迷惑,看着万义良,目光闪烁不已:“师父,您、您没事吧?”

    “呵呵,没事,拿着!”

    万义良将那几张纸硬生生塞进朱涯的手里,使劲擦了一把眼角,严肃道:“朱涯,已经逃走的照月跟左言并无可说之处,可是,另外那两个东西却不得不防。这上面写着他们的来历跟克制之法,你一定铭记在心。”

    说着,万义良忽然站起身来,背起双手,傲然挺胸,看着门口,喃喃道:“朱涯,你有朋友来了,快去迎接吧。”

    朱涯木讷的看了看手中的几张纸,略一迟疑,认真的折好放在身上,正好听到外面传来了小道士的声音:“师父,这里有位美女姐姐要找大师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