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卜非

第1058章 初入阴冥(2)

    来人鹤发童颜,青衣飘飘,左手执着一面小旗,旗上写着‘麻衣神相’四个字。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

    右手一个八卦盘,正眉眼带笑的看着刘浪跟天暮,似乎已将一切都收纳在自己的眼底。

    来人仙风道骨,不是提耳道人,又是何人?

    上次刘浪见过提耳道人的风范,近乎将他视为了神仙级别的人物,此时在这里看到,不禁又惊又喜。

    惊的是不知这提耳道人来此是敌是友,是善是恶。

    而喜的是,如果提耳道人能助自己一臂之力,恐怕进入阴冥之地会容易很多。

    提耳道人微笑的看着刘浪,轻轻点了点头道:“没想到,我们又见面了啊?”

    刘浪见提耳道长并无恶意,不觉心下大定,连忙问道:“道长,不知您对刘浪有何指教?”

    说话的语气恭敬至极。

    俗话说出手不打笑脸人,恐怕就算提耳道人此时有什么恶意,也无法动手了。

    只是,提耳道人显然是有备而来,跟刘浪打了声招呼之后,这才缓步走到天暮的身边,凝视着两根水泥柱之间,将小旗往前一挥。

    那小旗轻飘飘的浮了起来,啾的一声响,竟然悬空立于两根水泥柱的上方。

    紧接着,提耳道人右手摆动着罗盘,左手不断的掐来掐去,那模样倒跟之前刘浪的动作有几分相似。

    天暮起初看到提耳道人之后,眼神中闪过一丝疑惑,可一看到麻衣神相四个字,瞳孔立刻收缩,神情再也没有了一丝一毫的轻视,尽是崇敬之色。

    看天暮的样子,显然也知道提耳道人的存在。

    刘浪跟天暮一左一右站在提耳道人的身后,虽然不明白他究竟在做什么,但却也不敢出言相询。

    提耳道人口中念念有词,手中的罗盘不停的转来转去,足足掐算三四分钟,忽然间将手一指。

    半空中的小旗嗡的一声蜂鸣,猛然间打了一个回旋,直接插在了左边那根断掉的水泥柱上,深入三分。

    刘浪跟天暮都是暗暗惊呼一声。

    那水泥柱可是坚硬无比,恐怕就算用凿子凿开也得费好大的力气,可是,那根只有拇指粗的木质旗杆却直直的插了进去,而且还是隔空插进去的。

    这种力道跟修为,让任何人见了都为之一颤。

    刘浪心中只有一个想法:提耳道人跟胡三太奶有一敌之媲!

    刘浪所见过最为厉害的妖修就是胡三太奶,每次遇到厉害的角色,总会下意识的跟胡三太奶相比较。

    提耳道人收回左手,依旧托着罗盘,眉头微微一皱,这才回过身来,看了刘浪一眼,微笑着问道:“小友,你可真想进入这阴冥之地?”

    刘浪略一迟疑,立刻拱手道:“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呵呵,好,那此番贫道陪你走一遭,如何?”

    “啊?”

    “什么?”

    刘浪跟天暮同时张大了嘴巴,一脸的难以置信。

    二人根本不知道提耳道人何时出现的,竟然连俩人的对话都听得一清二楚。

    刘浪心中惊喜无比,不觉激动道:“道长,请道长陪我走一遭!”

    天暮闻言却是一怔,连声制止道:“不行,太危险了,而且……”

    天暮深深的看了刘浪一眼,低声道:“就算九让组长在此,恐怕也只能勉强打开进入阴冥的通道,我、我根本没有那个本事。”

    我晕,天暮推推搡搡一半天,原来自己根本没有这个本事。

    被击败之后的天暮,此时反而沉稳了很多,嘴上这么说,心中倒也有几分担忧刘浪。

    正所谓英雄识英雄,虽然天暮是个白脸小生,但却有一片侠肝义胆,对刘浪的本事更是不得不信服。

    提耳道人根本不理会天暮的阻拦,依旧盯着刘浪,语中带笑道:“怎么样?进入阴冥,极有可能永远回不来了,你想好了吗?”

    “道长,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哈哈、哈哈,好,很好,那我先摆上一个牵引大阵。刚才我已卜算过了,今晚子时,这片缝隙又会波动一次,到时候,我们借此进去。”

    刘浪闻言大喜,连忙道:“道长,需要我做什么?”

    “呵呵,你尽快去附近找十七根桃木枝,然后找到一只活公鸡,将活公鸡脚上拴上白麻绳。”

    “好,我这就去做。”

    刘浪满口应下,看了看时间,已是傍晚五点多了。

    虽然这里比较偏僻,但要找到这些东西,却也不难。

    可是,天暮却是一脸欲言又止的样子,再想阻拦,却发现刘浪已兴冲冲的跑远了。

    提耳道人看着天暮,又是微微一笑:“你叫天暮?”

    天暮连忙行礼:“是,我也曾修习过道术,只是后来加入了诡案组。”

    天暮不敢隐瞒,因为诡案组里有这提耳道人的资料,而且里面的记载极为详尽。

    资料中有一句话,提耳道人人称麻衣神相,卜算风水之术天下无双,修为远在九让之上。

    对于九让的本事,天暮可是清楚的知道,还在九让之上,那根本不是天暮所能想象的了。

    只是,此时天暮却相对要镇定一些,见提耳道人突然出现在这里,不禁有些疑惑,又见他主动要帮助刘浪进入阴冥之中,更是心生好奇。

    提耳道人似乎早就看出了天暮的疑惑,并不在意道:“天暮,如此说来,你我倒也是同宗一门。再者,我跟你的组长九让和尚也有过一面之缘,曾奉劝过他一句话,不知他如今是否还记得?”

    天暮闻言,却是不敢再抬头看提耳道人,低声问道:“天暮不知。”

    “呵呵,我曾奉劝过他,不要太过执念,一意孤行!”

    天暮心中微微一颤,虽然不明白这话的意思,但莫名却隐隐抓出了一丝端倪。

    提耳道人完全不理会天暮的想法,突然又长长叹了一口气:“天暮,阴阳即将混乱,已是无可避免。面对阴冥之敌,我辈中人自当全力以赴。虽然在他们面前我们只是蝼蚁,但也可蚍蜉撼树,不拼上一搏,怎么能甘愿一败?”

    提耳道人话中的意思,天暮又哪里不知?

    诡案组如今已对阴阳间的缝隙密切关注着,可却根本没有应对之法。

    缓缓抬起头来,天暮不觉有些动容:“道长,有什么需要天暮做的,请尽管吩咐!”

    “哈哈,好!”

    提耳道人朗声一笑,重重拍了拍天暮的肩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