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卜非

第1060章 初入阴冥(4)

    “咯……”

    公鸡一声嘶鸣,显得痛苦无比,猛然间张开翅膀,直接高高冲天而起。

    眼见公鸡将白麻绳拉直的时候,公鸡的身体一滞,立刻又直直的下落,噗嗤一声,深深的扎进了那面写着麻衣神相四个字的小旗上。

    旗杆直没而入,贯穿公鸡的身体而过。

    可是,诡异的是,受了无邪鞭跟旗杆双重打击的公鸡,竟然依旧睁大着眼睛,咯咯叫个不停,浑然不是将要死去的模样。

    刘浪跟天暮同时被眼前的景象给惊呆了,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提耳道人微微一笑,将无邪鞭递还到刘浪手里,低声道:“只有受阴冥之物牵引,才不会迷路。”说话间,目光却瞟了瞟刘浪手中的无邪鞭。

    刘浪闻言不禁一怔,下意识低头看了看自己手中的无邪鞭,闷声自问:阴冥之物?这无邪鞭是阴冥之物?

    提耳道人不理会刘浪的疑惑,却是回身对天暮道:“天暮,我跟你交待的你都记清楚了吗?能否回来,我们全指望你了。”

    天暮重重点了点头,郑重道:“道长,您放心好了,这里的一切我不会让任何人碰,明天太阳一升起来,我立刻就将公鸡放开。”

    虽然不明白这样做的意思,可看着提耳道人一脸自信的模样,刘浪的心中也隐隐踏实了很多,默默念叨了两句:“吴警官,你等我,我很快就会来救你了。”

    再次抬起头,看了提耳道人一眼,刘浪问道:“道长,什么时候我们能进入阴冥之地?”

    “等……”

    提耳道人微微闭上眼睛,双手环于胸前,却是不再说话。

    时间飞快,冷风呼啸,夜幕越来越深,荒郊野地显得也愈发凄凉。

    寒夜里,隐隐起了一阵微风。

    微风过处,枯草伏地。

    刘浪见提耳道人不急不慌的样子,心里也不知该如何是好,只得站在提耳道人的身边,不时的看着时间,随时等待着异象发生。

    不知不觉中已到了半夜十二点,刘浪越等越心急,忍不住正想发问,突然见提耳道人睁开眼睛,急喝一声:“来了!”

    “喔……”

    公鸡终于发出了一声嘶鸣,忽然间双腿一伸,直勾勾的挺立了起来,将脑袋一歪,霎时间断了气。

    与此同时,周围忽然响起了阵阵啼哭呐喊之声,本来阴冷的空气似乎在一瞬间灼热了起来。

    刘浪立刻捏紧了拳头,紧张盯着那只公鸡。

    提耳道人本来放松的表情也在一瞬间紧张了起来,一伸手抓住刘浪的手,低声喝道:“不要丢了,跟紧我!”

    忽然间,周围的空气猛然间收缩了起来,似是有狂风呼啸般,灼热的气息疯狂的撕扯着脸颊,生生割开了好几道口子。

    刘浪大惊,正想看看是怎么回事,却突然看到一团火焰朝着自己的眼睛疾而至。

    连忙闭上眼睛,身体却被提耳道人的往前一牵,急走了两步,耳边更是响起了提耳道人的声音:“来了!”

    空气撕裂的愈加严重,不但是脸皮,就脸身上都被生生割开了好几道口子。

    若不是刘浪如今修为非常,而且有一定的自愈能力,恐怕还没进去就已失血而死了。

    耳边风声越来越急,阵阵腥臭气味时远时近,飘忽不定。

    声声呐喊却也忽远忽近的响了起来,一道道声音传进了刘浪的耳朵。

    “救命啊?这里是哪里?”

    “谁来救救我们啊?还有其它人吗?”

    嘈杂声不绝于耳。

    突然,刘浪只听一个声音冷冷的喝道:“大家都安静点,别吵了。”

    “吴暖暖?”

    刘浪心下大喜,猛然间睁开眼睛,却见周围像是蒙了一层灰黑一般,景致快速的后移,简直比坐火箭还快。

    而刚才抓住自己的提耳道人不知何时已松开了手,正在前面不远处急速的狂奔。

    “道长!”

    刘浪大惊,连忙发足急追而去,却是不敢耽误片刻。

    眼见离提耳道人越来越近,忽然提耳道人的身影一闪消失不见了。

    刘浪一怔,猛然间感觉自己脚下一实,立刻环顾了一下四处,顿时倒吸了一口凉气。

    眼前出现的景象跟自己想象的完全不一样,天空跟火烧一般红通通一片,甚至还能看到有火焰在燃烧流动,跟在阳间的流云差不多。

    而刘浪更是发现,自己所处的地方,竟然是一片一望无尽的沙漠。

    沙漠中不时会刮起一阵狂风,卷积着沙土直扑而来。

    而忽然之间,狂风又会突然消失。

    周围一片死寂,没有任何植被生长。

    而刘浪清楚的感觉到,这里的阴气之浓郁远比阳间要高上百倍千倍。

    在不远处,一辆火车正燃着熊熊大火,歪倒在沙土之中,不时有人从里面爬出来,哭啼惊恐的声音更是此起彼伏。

    火车竟然正是失踪的那辆!

    竟然真的进来了?

    刘浪似乎还有点不相信自己的眼睛,使劲掐了自己的胳膊一把,确认不是做梦之后,立刻想起自己的来意。

    吴暖暖,对,她人呢?

    连忙朝着翻倒的火车跑了过去,可是,还没跑两步,却突然被别人抓住。

    刘浪回头一看,正对上提耳道人的眼睛,忙问道:“道长,怎么了?我要救人啊!”

    提耳道人面色凝重,完全没了之前的淡定从容:“小友,不急。”

    刘浪顿时大疑,“为什么?”

    “按理来说,这些人全都是死人了。虽然还有**存在,但用不了多久,头顶上那些阴火就会烧下来,将他们全部烧成灰烬,释放出他们体内的阴魂。到时候,那些鬼差就会察觉,第一时间赶来抓捕这些魂魄。”

    “啊?那还不快点,在阴火烧尽之前将他们救出去?”

    提耳道人微微摇了摇头:“并没有你说的那么简单。我们借助这道缝隙进来本来就是冒了极大的风险,如果再大肆将人带回去的话,恐怕会惊动阴司里面的鬼差,而且会发现这里有一道可通往阳间的缝隙,如此以来反而更糟。”

    “啊?那、那该怎么办?”

    “不动声色!而且,我们顶多只能救一人回去,否则,那只公鸡也撑不住。”

    顺着提耳道人手指的方向看去,刘浪这才发现,在不远处竟然有一只跟牛犊般大小的公鸡,而那只公鸡正被一根白绳子拴在一面小旗子上……